我的收藏
版主
申請
開區
申請
薑花
加入日期:2004-8-8
流動積分:34503
查看 633596 回覆 13310
按讚 6 按彈 0

公開向澳門特別行政區全體官員求助

2015-2-27 10:39:02
  • 本帖最後由 薑花 於 2019-3-27 17:47 編輯

    3 封 公開求助-投訴信 :

    https://forum.cyberctm.com/forum ... ge%3D1#.XBB7tvZOJC8

    ------------- 為了方便查閱, 所以將本網頁置頂。



    最新動向:


    我在這裡公開求助的事情,

    目前,(關於卧底問題)大概是僵持在:

    檢察長辦公室主任認為: 要求報酬, 無具體事實和法律理由。

    我解釋我要求的是回報;回報與報酬意義不同;之後,我直接要求補發文件。
    回報(補發了文件),就有"具體事實和法律理由"了。

    ----------------------------------------------------
    就卧底問題向現任檢察長訴求,信函往來概況:

    日期                  摘  要                            備註

    2015-1-6
    致葉檢察長,陳述+附加資料,一共超過一百頁。    106~108?

    2015-9-14
    致檢察長, 要求跟進。

    2015-11-10
    譚主任回公函: “以卧底為由向檢察院要求報酬, 無具體事實和法律理由,故此不予接受。”
          ------ 而我是措詞要求『回報』。

    2015-11-16
    我解釋『回報』與『報酬』的涵義和分別。

    2016-6-20
    致檢察長,訴說“一棋不慎 滿盤皆輸”......

    2017-1-25
    呈信更正較早前的錯誤(案號),因記錯案號。

    2017-10-17
    向檢察長呈信, 求見。

    2017-11-9
    (檢察院) 求見被駁回。

    2018-2-6
    就3大事件再次聲請

    2018-2-18
    主任公函 : 維持結論。
    ** 主任: 要求報酬, 無具體事實和法律理由。**
    ** 然而,我要求回報;回報與報酬,意義不同。**

    2018-3-19
    我呈信直接要求補發文件

    2018-11-27
    再一次呈信向檢察長請求約見


    --------------------------後加:
    2017-1-25 呈信更正(案件編號):
    錯誤案號: CR1-05-0166-PCC
    正確案號:  CR1-07-0017-LCT
    ---------------------------------------------------------




    https://forum.cyberctm.com/thread-11534482-808-1.html


    求助的主要原因, 是因為:   
      http://forum.cyberctm.com/forum/ ... page%3D2&page=1


    我本人致前檢察長何超明的3 封公開求助-投訴信的相關事情.
    相信不須我說, 你們已略知一二......

    因為我相信你們...... 所以, 繼續向你們求助.


    三封信的主要內容,
    大概是以下的事情:

    (簡述版本 - 為方便網友了解事件的概況)


    1994年, 我被人侵犯…(1049/94 案), 我沒有即時報警追究,
    但兩天後, 他又登報毀壞我名譽, 我才報案......
    我不加以理會(不理他)……
    我開店舖......又被毀掉(如 APJ-016案和沒有在公開信提及的)……
    之後, 我又是不加以理會他們……
    我在貿易公司工作, 但被國際刑警邀問話 (CR1-05-0166-PCC案)......
    再次不理會他們……
    我尋找工作…… 我曾經找到一份製衣廠的職位為 廠長 的工作, 但那工廠的外勞, 有福建的客戶的人, 有外地勞工見到我的姓名, 居然拿著我的工咭, 在工場說三道四, 因此, 我上任後不到三日, 工廠的老闆以怕惹官非為由而辭退我……
    之後, 我在建築公司工作, 又前後多次在飲用水發現異物, 好彩未死去……

    1049/94案進行中……
    當年司法官對本人曾經提出口頭承諾:
    「 你幫我們司法機關做事, 我們會有適當的安排, 或者是隨時歡迎你在檢察院工作(我們安排適合你的職位), 或是追回上述1049/94案的賠償, 或是相關的回報, 到時視情況而定……」
    即是做卧底……

    在2008-9-5日, 我向檢察長呈信求助, 求助標的:

    懇請閣下關注我為你們做卧底的事實和給予適當的回報.

    為答覆我在2008-9-5日的求助, 在2009-4-15日, 檢察院有兩位代表約見我……
    而我不滿意 :
    在會談中, 就我提出的卧底問題, 檢察院的代表(承辦人)回答說:
    "沒有[卧底]的相關的法例,"
    所以, 我解釋 [卧底] , 只係措詞問題,
    並舉出法例  —  [單行刑事法典中的 黑社會 第十五條],
    問是否適用?  
    承辦人沒有正面回答我提出的法例, 而強調說:
    “澳門, 回歸前和回歸後, 都係冇 卧底 或類似卧底呢個概念暨制度...”,
    我多次問如何理解上述法例時, 他說:
    “我哋現在唔係同你討論如何理解你講暨法例暨問題. ”

    所以, 我再次向檢察長呈信, 投訴其下屬……
    而至今, 兩位代表仍然堅持認為“澳門, 回歸前和回歸後, 都係冇 卧底 或類似卧底呢個概念暨法例/制度暨嘢.” 而不作補充 解釋......


    -----------------------------------------------------------------------------------------

    未知是否因為以前的求助貼, 累積了2仟多頁, 太長篇幅, 還是其他原因, 今日被鎖住了, 所以, 需新開這個貼.




    ---------------------------------------------------------------------------

    為免又一次被封鎖......

    薑花在回應其他網友的時候, 也不得不隨波逐流......

    ==========================================================================

    現在又加多一個滲漏水問題:  
    http://forum.cyberctm.com/thread-11709712-1-1.html

    =======================================

    http://forum.cyberctm.com/forum. ... 11966608&extra=
    山頂醫院重申依法送外就醫

    6 0
  • yanmei 2017-9-13 17:21:00
    推薦

    華人牙膏 發表於 2017-9-13 17:08
    花姐對sm好有研究....

    相信花姐對 "Sexy Men" 更有研究!...

  • 豆沙餅 2015-11-3 17:18:53
    推薦

    抵制美國薑

  • 薑花 2018-9-2 10:46:39
    推薦

    本帖最後由 薑花 於 2018-11-28 16:08 編輯

    名不正,则言不顺;
    言不顺,则事不成;
    事不成,则礼乐不兴;
    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
    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



    【译文】
    子路(对孔子)说:“卫国国君要您去治理国家,您打算先从哪些事情做起呢?”孔子说:“首先必须正名分。”子路说:“有这样做的吗?您想得太不合时宜了。这名怎么正呢?”孔子说:“仲由,真粗野啊。君子对于他所不知道的事情,总是采取存疑的态度。名分不正,说起话来就不顺当合理,说话不顺当合理,事情就办不成。事情办不成,礼乐也就不能兴盛。礼乐不能兴盛,刑罚的执行就不会得当。刑罚不得当,百姓就不知怎么办好。所以,君子一定要定下一个名分,必须能够说得明白,说出来一定能够行得通。君子对于自己的言行,是从不马马虎虎对待的。”

  • yanmei 2018-4-28 22:20:04
    推薦

    華人牙膏 發表於 2018-4-28 21:43
    花花係唔係去咗朝鮮參加烏有之鄉旅遊團?

    朝鲜华人车祸,属左派网站所办旅行团 ...

    相信花花福大命大, 吉人自有天相...

  • 華人牙膏 2016-5-1 23:26:14
    推薦

    薑花 發表於 2016-5-1 21:14
    入錯線, 入唔到去湖邊, 行海邊~

    花姐行差踏錯,做唔到好人,行蠱惑做餓底~~~

  • yanmei 2016-1-2 13:23:25
    推薦

    大醉俠 發表於 2016-1-2 12:50
    銅鑼灣書店股東柴灣中伏 妻報警指控公安:扮買書綁架   

    銅鑼灣書店股東柴灣中伏 妻報警指控公安:扮買書 ...

    ......身體智力正常,有手有腳,有出境自由

    相信香港警方只要花 "幾秒鐘" 就能從 "入境事務處" 拿到鎖定 "失蹤人士" 的出入境記錄...根據時間/口岸資料更能翻查相關監視設備錄影作確認...但從相關報導可看出應有的專業 SOP 都不見了!...莫非真有如此神通廣大的 "特工" 能把港人 "不留痕跡" 地帶到 "外(內)地"?...

  • 大醉俠 2015-9-27 21:45:30
    推薦

    NASA將開緊急記者會...宣佈發現火星生物啦!

  • afonsorua 2015-9-18 21:35:50
    推薦

    魚腩 發表於 2015-9-18 15:54
    聞說花花作動51小時快手入院預備生產……

    聞說花花51歲人才入院預備生產……

  • 薑花 2015-9-15 19:32:54
    推薦

    魚腩 發表於 2015-9-15 19:29
    薑花都傻傻哋~!你幫襯外圍賭場收唔到錢又問政府攞

    魚腩醒醒哋~! 畀外圍在府內開場~?  

  • holly.april 2015-9-13 20:30:56
    推薦

    魚腩 發表於 2015-9-13 12:45
    冇咗你呢個護守天神囉……

    認識了一班新朋友,所以少了上嚟~

    魚腩你好嗎?

    祇知薑花不是太好⋯⋯⋯

  • 薑花 2015-2-27 10:39:42
    12#

    本帖最後由 薑花 於 2015-2-27 16:15 編輯


    1. 請恕我在此公開信上, 刪除了個人資料.  
    2. 貼在此, 原本的書信格式被改變了.
    ------------------------------------------------------------------





    第一封信 http://forum.cyberctm.com/forum/ ... read&tid=282380

    尊敬的何超明檢察長:
        您好!
    我是----, 為澳門居民---; 居住於澳門, 聯絡電話:--- , 電郵址:---
    閣下日理萬機, 我還是呈信求助, 實在是情非得已、迫於無奈, 因為我處於四面楚歌, 亟待援助。祈望閣下諒解並施手援助我解決燃眉之急, 謝謝!
        自1994以來, 可以說, 我未曾間斷向貴檢察院提出訴求、求助, 相信閣下對我的訴求還會有些少印象。時至今日, 對於我是事態嚴峻。 因為:十多年來, 我經常處於無收入(失業)狀態, 最近, 已失業超過一年時間;自從因初級法院第一刑事法庭卷宗編號CR1-05-0166-PCC而我被國際刑警透過澳門司法部門找我問話之後, 我直接或間接受多方滋擾和困擾。 例如: 一方面, 該案的被告和受害者均直接或間接滋擾和恐嚇我; 另一方面, 因失業而沒有經濟來源; 而律師有沒有真正幫我又是另一回事, 但費用照付了。四面楚歌, 總算形容得上我的慘況。
        最近大約六年時間裡, 我沒有再經常到檢察院訴求、求助, 是因為下列兩大原因和未提及的其他原因:
    1.        大約在六年前, 有人對我說了許多對我不利的述話, 可以說是恐嚇, 加上1049/94案仍然是由C------先生代為跟進中, 為免殃及C先生以及我考慮到各方面的利敗因素, 因此, 我詢問C先生是否需要回避, C先生當時答道未知如何, 而幾日之後, 我打電話到檢察院找C先生的時候, 聽電話的人是 XX 書記長, 他在通電話時對我說: “以後不要再打電話來找C先生……”當時, 我對XX長官的命令理解為C先生需要回避。
    2.        負責編號CR1-05-0166-PCC案件的司法人員曾經吩咐我, 因為基於案情需要保密, 暫時不要將該案的事情告知你們, 而貴檢察院亦沒有因為該案而傳令我。
        然而, 我今日向閣下禀呈書信的標的是:

    懇 請 閣 下 關 注 我 為 你 們 做 卧 底 的 事 實 和 給 予 適 當 的 回 報.

    就此標的, 我已經在2008年2月18日書面向XX書記長提出要求, 但至今, 仍未給我相關文件或回報或書面回覆, 為此, 我已經多次致電到貴檢察院咨詢和親身到貴院二樓的刑事訴訟辦事處提出要求, 但得到的, 似乎多數是令人失望的戲言和笑話。因此原因, 加上我的房屋因人為被破損而十多年來, 我多次透過行政暨咨詢中心向工務局求助, 但後果令人失望, 咨詢中心的工作人員建議我可以自行向廉署反映, 所以, 我曾經遞信言明是針對事件而不是針對人, 向廉政公署求助, 之後, 廉政公署的代表人, 建議我向閣下伸訴、求助, 所以呈上本信函。

       於二零零零年, 我也曾經向閣下禀呈書信求助, 時至今日, 事隔八年, 事事都在變動, 雖然首先要考慮避免浪費 閣下的寶貴時間及煩瑣,在此不列出所有與我有關的案件, 但為了清楚一些表達何來本信函的標的, 以及我也知道你們處理案件, 是每一個案分別進行的, 所以, 還請容許我對下列三個個案分別陳述和請求:  
    並懇請閣下撥冗參閱!
    (一)  案件編號: CR1-05-0166-PCC

    是在進行中的案件, 事由我所任職的貿易行業的多個企業在經營上有可能是有不法行為, 但尚未判決。
    該案在當初, 曾有司法警員到我任職的貿易行找我, 我跟隨他們回警局接受問話, 據說是國際刑警透過澳門司法部門找我。當時我向他們解釋我的工作並沒有觸犯法例,並告知他們我是做卧底工作的, 並請他們向有關方面(包括檢察院和法院的司法官及立法會)求證, 如果我所說屬實, 還請他們不要再找我, 待確實立案之後, 我才出庭作證。
        後來, 我曾經接到法院的通知書, 傳令我在指定的時間內上庭作證言, 而我有準時到達法院, 但當日沒有開庭……
    至現今, 據了解, 在該案中, 我是普通證人身份, 並沒有提及我做卧底的事實和回報的相關資料和文件。

    因為該案的事件而引發了另一案件(欠薪): 由於我的僱主並沒有清楚地與我解除職務並在我不在埸的情況下搬走我的辦公室的所有文件和物件, 之後與我終斷聯絡。 然而, 因為欠薪案, 我在2007年7月18日出庭, 在庭上, 在法官提出問題時引導我說出我是為你們做卧底工作, 並且, 我當庭徵得XXX檢察官口頭上肯定我是為你們做卧底工作, 和准許我日後措用卧底一詞。 而在庭上, 我一方面向司法官提出要求, 要求追回我做卧底的事實和回報, 但法官說, 需另行處理, 另一方面, 我在庭上向法官及檢察官提出:從現在開始, 我不再接受卧底工作。因為近年來, 曾發生很多人為的小意外事件, 如多次的交通小意外和曾經多次在飲用水發現異物等等, 雖然未致我於身亡, 但我不能再接受長期的超級心理壓力和不明朗的卧底工作定義, 以及我從未獲得卧底工作的報酬。
    (二)  案件編號: APJ-016-02-5
    關於該案件, 在此只是簡述:

    於2000年4月30日, 在XX商場我經營的店舖內, 我被人用地拖襲擊令我身體受輕傷, 心理受重傷; 襲擊我的襲擊者, 還意圖陷害我傷害他人身體; 之後, 其姐妹還把裝載着糞便的罐放在我的店舖門口…… 令我無法繼續營業而結束營業。 而法官的判決, 我只是被獲賠償澳門幣伍佰圓(MOP500), 當庭, 我徵得法官同意才提問, 我問法官, 獲賠償五佰圓, 實在太少, 可否提出上訴或要求, 但法官答: “你冇得上訴, 出去.”
    後來曾有法院的工作人員言及負責承辦該案件的人是否未夠資格…… 真是無奈! 但我推想, 是否在迫我為你們做卧底?
    (三)  案件編號: 221/96 (1049/94)

        我在此着重細述該案和重新提出我對該案件在進行中程序上的一些見解, 是因為我做卧底工作, 是在該案進行中提出的。
        在1994年2月21日, 因為我辭職準備返國內與他人合資經營建築工程而被當時的僱主無理毆打、禁錮、恐嚇, 兩天後更被他登報毀壞信譽(名譽)。 我的人格一次又一次地被侵犯, 所以我循法律途徑追究。
    按照我的理解能力, 我認為該案件是分別在當時的檢察官公署和初級法院雙向進行。我是根據案件在進行中程序上的一些細節, 例如我記得當時案件在進行中的時候, 法院有工作人員在我向其咨詢的時候對我說:「沒有資料……」 因為就該「沒有資料」的問題, 我又回去檢察官公署詢問, 得到的回應是:「 沒有資料, 他們不會上來拿取嗎? 沒有資料, 開什麼庭呀……」 以及未提及的程序上的問題, 才認為上述的 「雙向進行」。
        成立該案, 首先是我拿着一份我被登報的《澳門日報》去警察局第三區報案的。隨後該案在檢察官公署進行, 前後有數位檢察官負責該案; 案件在進行中的時候, 我曾答應第一位負責該案的檢察官, 幫助他們做事, 即是為你們司法機關做卧底工作。與此同時, 檢察官曾透過翻譯員告訴我知: 暫時將案存檔, 不是結束案件, 只是暫時將案收起, 待我有代表律師或找到足夠的資料或證據時, 才要求再打開案卷繼續進行。
    我從事卧底工作, 我只是憑檢察官的口頭承諾和對你們司法機關的信任而做事。而當時司法官對本人的口頭承諾的大概意思是:「 你幫我們司法機關做事, 我們會有適當的安排, 或者是隨時歡迎你在檢察院工作(我們安排適合你的職位), 或是追回上述1049/94案的賠償, 或是相關的回報, 到時視情況而定……」
    雖然一直以來, 我都有向各有關工作人員要求確定給我相關文件和報酬等事實, 一直未能如願以償; 但是有一次在我強烈要求給我有關文件的時候, 負責跟進的工作人員(C先生)對我說: 「是不可以給你的…… 你記得這個FILE (文件夾內)是欠缺一頁的就可以了。」
    而當時的檢察官亦曾經有着令我盡量告知他人關於我做卧底工作的事實, 並指出日後會對我有幫助。
    我從事卧底工作, 我只是憑檢察官的口頭承諾和對你們司法機關的信任而做事。而當時司法官對本人的口頭承諾的大概意思是:「 你幫我們司法機關做事, 我們會有適當的安排, 或者是隨時歡迎你在檢察院工作(我們安排適合你的職位), 或是追回上述1049/94案的賠償, 或是相關的回報, 到時視情況而定……」
    雖然一直以來, 我都有向各有關工作人員要求確定給我相關文件和報酬等事實, 一直未能如願以償; 但是有一次在我強烈要求給我有關文件的時候, 負責跟進的工作人員(C先生)對我說: 「是不可以給你的…… 你記得這個FILE (文件夾內)是欠缺一頁的就可以了。」
    而當時的檢察官亦曾經有着令我盡量告知他人關於我做卧底工作的事實, 並指出日後會對我有幫助。
    有一次, 我遵照你們吩咐, 到立法會諮詢和求助, 我曾向立法議員講述此事, 當時我明言是為司法官們做事。而我現今措詞「卧底」, 是去年在法庭上得到檢察官的准許才採用的。
    221/96案在初級法院進行的時候, 法律援助處因應我的要求, 曾委派XXX律師代表我。但當X律師代我申請開庭向被告提出追究後的很短時間內, X律師向法院退任, 不再任我的代表律師, 理由是同一律師樓的另一位律師接受(承辦)了被告的案件。 之後, 我再獲委派另一位律師(M. P.)援助繼續進行上述案件。
    於1996年11月6日初級法院曾經為221/96案開庭。 M.P.律師在開庭之前曾告訴我, 他(M.P.律師)只是繼續進行前任律師(X律師)對該案已向法院入禀的工作(即是追討五佰多萬圓澳門幣的賠償)。
    在初級法院開庭的時候, 法官在庭上表示在將至的星期五繼續開庭。 在預期開庭的當日, 我和代表我的律師準時到場, 但卻沒有如期開庭。 稍後, M.P.律師吩咐我先離開法院, 並表示有相關的消息時再與我聯絡。 當時我感到不妙, 於是, 我自行到檢察官公署向工作人員咨詢和求助。 因為前述的檢察官曾吩咐我, 若有任何問題, 可以隨時請教和告知他們。
    當時, 有工作人員(C先生)到法院了解情況, 然後告知我: “確實是未開庭, 因律師與法官之間有問題尚未搞清楚。”
    之後, 待我聯絡到我的代表律師的時候, 他表示已結案, 沒甚麼可以對我說。 後來, 我曾被法院傳令, 須繳付四萬多圓庭費。  
    對於這個案, 我最為不明白的是: 我身為受害人, 是原告, 為何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結案? 更何況是在法定的期限內, 我曾經常到法院了解案情, 如作判決, 為何不通知我到場 ? 是否因為在案中, 律師替本人提出要求賠償的金額超出初級法院的審理限額? 還是上述做卧底工作的事由呢? 至今, 似乎是未知答案, 因為既然肯定是「卧底」, 那為何遲遲不給予肯定這個事實, 如給予回報或相關文件呢?
    再說回在檢察官公署方面,當時已成立了檢察院。
    因為我不能接受律師說法院已結案,亦因為上述提及的卧底工作的原因,所以經常到檢察院求助及諮詢。 我推想應該是因為澳門回歸前夕太繁忙, 和在過渡期所沿用的法例有改變,還是要我做卧底工作等等問題, 所以, 在澳門回歸前夕的最後一個工作日, 前檢察長應我的請求作了批示, 其中有引用 一八八六年《刑法典》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二段…… 而該法例, 聞說當時已被廢止。
    當我收到上述的批示的副本後, 到檢察院諮詢, 檢察院的工作人員對我說: 「因為剛剛回歸, 所有東西都變動, 暫時未知如何…… 並且着令我先收起該批示,到適當的時候再作打算。」
    澳門回歸之前幾日的某一日, 前檢察長在檢察院曾經對我說:「蘭保, 你到時回來找我! 我是梅蘭!  ……」這是透過站立在前檢察長旁邊的人翻譯給我知的。我在此提及、引用述言, 只是為了提示前檢察長在作出上述批示的時候的背景。
    在旁翻譯的人還在告知我時表示不明白前檢察長為何這樣說, 但聽前檢察長說我會明白他的意思, 並說前檢察長似乎知道我喜歡看電影明星史泰龍的戲劇……
    我對前檢察長上述說話的推理為: 前檢察長已知悉我的卧底身份。

    十多年來的際遇, 令我可以說是「眾叛親離」。 這也很容易理解, 因為沒有人會相信司法官甚至整個政府的官員、公務員處理事件的結果會同上述案件、事件的現行狀況一樣的。

    當我收到上述的批示的副本後, 到檢察院諮詢, 檢察院的工作人員對我說: 「因為剛剛回歸, 所有東西都變動, 暫時未知如何…… 並且着令我先收起該批示,到適當的時候再作打算。」
    澳門回歸之前幾日的某一日, 前檢察長在檢察院曾經對我說:「蘭保, 你到時回來找我! 我是梅蘭!  ……」這是透過站立在前檢察長旁邊的人翻譯給我知的。我在此提及、引用述言, 只是為了提示前檢察長在作出上述批示的時候的背景。
    在旁翻譯的人還在告知我時表示不明白前檢察長為何這樣說, 但聽前檢察長說我會明白他的意思, 並說前檢察長似乎知道我喜歡看電影明星史泰龍的戲劇……
    我對前檢察長上述說話的推理為: 前檢察長已知悉我的卧底身份。


    閣下明鑑, 祈求 閣下儘可能從速令我達到目的, 還我一個澳門居民正常的生活狀態, 並請恕我因學識膚淺而可能在本信函中出現的差錯!  謝謝!!         
            敬頌
    台端
             
                                          聲請人

                                     ________________
                                                                   
                                        日期: 2008年 9 月 5 日




  • 薑花 2015-2-27 10:40:12
    13#

    本帖最後由 薑花 於 2015-2-27 11:19 編輯

    第二封  http://forum.cyberctm.com/forum/ ... read&tid=382938

    致 澳門特別行政區檢察院

    尊敬的何超明檢察長:
        您好!
        我是----------,澳門居民------------------------
        首先,為上一次呈給閣下的信中錯誤沿用檢察院的名稱而道歉!正確是 澳門特別行政區檢察院,而 [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 檢察院] 是錯誤的,懇請閣下諒解,並請恕我愚昧無知!
    我今日再次向閣下呈信,是因為我不滿意檢察院代表在2009年4月15日下午三時,為答覆我在2008年9月5 日呈給閣下的求助信,而在檢察院二樓約見我時的態度似審犯和對我說了極不尊重人的說話以及虎頭蛇尾,不是有始有終……
        估不到,上次向閣下呈信,是廉政公署的代表,指導我向閣下投訴你的下屬的工作能力和態度的,而我沒有,但今日,非投訴不可!
    是次召見我,檢察院的代表是梁先生和林小姐,在對話時,發覺梁先生似乎沒有因為我的訴求先稍為做資料搜集,甚至未看完我在2008年9月5日呈給閣下的信,例如他不相信法院曾經因為1049/94案的事件開庭,我出示資料也如是。
    梁先生對2008年9月5日的信的答覆,主要是提出以下問題和我亦對提出的問題作了回答和要求梁先生講解一些不明確的問題:

    一.   梁先生說:對信中的標的所提出的卧底問題,我們 政府 是沒有卧底呢回事。
    當時,本人還以為兩位代表不是檢察院的代表,並且問他們是不是檢察院的代表,和解釋了為何這樣問,並且問梁先生所指的,是否可以引用 單行刑事法典 黑社會 第十五條法例(註:當時我有說明本人記不清是第13還是第15條,現在才肯定是第15條.)?並且解釋,本人是透過律師和咨詢熱線,他們建議我,可以參考和引用上述法例的。
    梁先生答: “係冇呢個制度。”
    我問梁先生所指的制度是什麼制度? 是否相應我提出的法例?
    但梁先生沒有正面回答,而且曾經離場, 回到現場時, 他只是說:“係冇呢樣野…。”就轉到另一話題。
    梁先生在對話時, 曾經說: “我們只係受制於法律-受法律約束。”
    所以, 我不明白梁先生為何在我引用法例的時候, 他用制度回應, 在我引用制度時, 他用“呢樣野”回應我, 究竟是他強詞奪理, 還是我不識法律??

    二.  梁先生指本人沒有相關的文件。
    我當時回答:本人知道這個問題,所以才有信中的“標的”,以前,我曾經多次向你們提出要求給予我相關的文件,而你們未有應我的要求發給我,2008年9月5 的信內,亦有講述這個問題,所以未有。
    我並解釋了本人是透過檢察院的咨詢熱線和多個政府部門的法律咨詢,綜合得到的建議才提出標的的要求的。

    關於從前的書面請求,未有在文字上明確地指出本人是為你們檢察機關做卧底的問題,是因為一直以來,我都是按照上一信中提及的司法官的意旨做事,亦因為本人對法律的認知膚淺,不懂得在文字上如何措詞講述才適當,所以,對於做卧底的事實,我一直以來, 只是口頭講述,開始在書面講述,是在2007年7月18日在庭上向司法官請辭,不再接受卧底工作之後的事情。

    三.  關於前檢察長的批示內容,梁先生對前檢察長的批示中其中三個問題,包括一八八六年刑法典和輔助人及結案問題作答。本人接受梁先生對舊的刑法典仍然生效的回覆,但有要求講解為何沒有成為輔助人?本人並且解釋是在數年前,曾經有律師引用輔助人的定義教我反問的;對結案日期和輔助人的問題,本人要求重新考慮其用意。
    例如:   1. 參考 輔助人的定義
          2. 第二個歸檔日期? 當年,我是拿着報紙去報案的,為何在批示中說成是
              後加的?
       
      對檢察院的代表今次在回覆的對話過程中,有些細節,過於紊亂的關係,本人為了避免他們誤會,所以,有些重複問題,我只係回答已曾經解釋,而事實上,本人也不一定懂得如何在一時間重新簡單回答,事關是十多年的事,而十多年來,我幫你們做事(即是卧底工作),一直是被口頭上肯定的,而突然被否定,我無準備,即是沒有因此請教法律界專業人士。本人對此和覺得梁先生強詞奪理,所以,亦曾經表示,既然你們否定,那麼,我今日說什麼都沒有用。因上述各種原因,所以,到最後,我只是要求梁先生講解輔助人的定義和單行刑事法典 黑社會 第十五條法例 兩個問題,但梁先生並沒有講解。因此,我向梁先生提出要求:“既然,你否定我過去的工作,你肯定地說沒有這樣的制度,那麼,請你給我簡單的書面答覆,可以簡單成如你所講‘沒有此制度’,可讓我方便在外尋找工作,因為我找不到工作。”
    而梁先生只是回答:“冇”,並以時間關係離場。
    梁先生曾經說,今次會議,是有錄影的。雖然我感覺到會談時,有些對話是沒有可能被錄音,因為關係到距離、聲調與動作等等問題,對本人不利,而本人冒着你們會以為我失控的風險,也曾經對著鏡頭大聲疾呼!但即使是閣下和其他人可能會誤會我,但我還是懇請閣下撥冗看看錄影片,因為本人認為有這個必要。
       我從未試過寫信,像這封信這麼難敘述,未知是否梁先生故意為難,例如我問法例, 他答制度, 我問制度, 他用“呢樣野”來應付我, 而且對我要求講解的兩個問題不正面回答,並且曾經離場,需轉話題等等原因,還是我的學識膚淺,加上因失業呆在家近二年的關係。但無論是什麼原因都是一樣:本人懇請閣下諒解,並恕我在本信函可能出現的差錯,謝謝!

    並懇請閣下親自或安排工作經驗豐富的有良好的職業操守的人解決我的請求! 或者如有問題,請通知我書面答辯,或先給時間我作好準備,因為你們提出的問題,通常是涉及法律問題,我是需要請教專業人士才知道如何回答的。請不要再拖時間,因為今次召見我,梁先生仍然是說,十多年前陳先生曾經說過的說話:“我們需要調查……”
        懇請你們不要十多年如一日地兜圈子。
        祈望
    恩准
                           
                            聲請人: __________________
                               日期: 2009年4月23日



  • 薑花 2015-2-27 10:40:50
    14#

    本帖最後由 薑花 於 2015-2-27 11:24 編輯

    第三封

    http://forum.cyberctm.com/forum/ ... read&tid=508264


    尊敬的何超明檢察長:
        您好!
        我是……, 澳門居民身份證編號為……, 居住於澳門, 聯絡電話……電郵址……

          因為我在2008年9月5日曾經向閣下呈信求助, 為回應本人的請求, 閣下的下屬 — 梁先生和林小姐兩位代表, 於2009年4月15日曾經召見我。然而, 我本人不滿意當日在檢察院的二樓與兩位代表見面時, 梁先生對本人的訴求的答覆, 故在2009年4月23日, 我再次向閣下呈信訴求, 但是, 時至今日, 本人仍然未得到應有的權益、合理的回報, 所以, 現在再次向閣下訴求:

    (1) 我不接受梁先生當日的口頭答覆。
    因為他的回應可以一個字概括說:“冇”。我在2009年4月23日禀呈給閣下的訴求信中, 已經說過這個問題, 請恕我在此不再重說一遍。
    當日, 我舉出相關的法例之後, 他仍然堅持到最後回答是“冇”。 因此, 我擔心我本人對法律的理解能力不足, 所以, 我向多方面的法律界人士求助, 之後, 肯定了有相關的法律、制度。
    例如:就我提出的第6/97/M號法例, 法務局的法律專家是這樣回覆:
    “澳門第6/97/M號法律<<有組織犯罪法>>第十五條規定,在有組織犯罪中,是設有卧底調查制度。”

    (2) 我不接受另一代表人(林小姐)的口頭回應和不給予我曾經多次請求的書面答覆。
    自從去年4月15日, 兩位代表召見我之後, 幾近一年來, 我不斷向司法輔助廳查詢卷宗的跟進情況, 終於在春節前夕, 林小姐在電話回答我的查詢, 但未知林小姐是為了讓我開開心心過春節, 還是其它原因, 林小姐與我有如此的對話:

    我本人:……我的求助標的, 可以簡單地理解為要求給予人工(報酬)。

    林小姐: ……譬如說, 我在澳博工作了一個月, 但到出糧的時候, 澳博說我沒有簽合  約, 不出糧給我, 那可以怎樣?

    我本人:這個很簡單, 因為你事實上, 在澳博工作了, 未簽合約, 可能是行政程序上的問題, 又或者是特殊情況之下, 例如緊急需要人工作等等情況, 那麼, 可以補簽文件、合約……似乎, 此情況與我的情況相若……

    林小姐: ……我冇這麼多錢給你。

    我本人:我不是向你要錢! 你是代表……

    林小姐:這裡也沒有那麼多錢……

    我本人:……政府庫房的錢多到要派(如現金分享)……

    但是,春節之後,在今年3月16日下午,林小姐應我的請求,覆電話給我時,又是如此的對話:


    林小姐:…… 回歸之後, 是沒有派卧底出去的案例……

    我本人:你說回歸……?回歸之後, 什麼都是新的, 什麼案例都是未曾有的啦…那是不是不需做……

    林小姐:… 不要說我不做事呀! 我分析過你所提出的幾個案件, 我認為是沒有必要派卧底……

    我本人:是回歸之前, 司法官……

    林小姐:你等我講完才到你講啦…是誰叫你幫他做事呀? ......你幫特首, 就去問特首要錢, 又不見你去問特首要錢……

    我本人:如果是特首命令我幫他, 我自然會找特首…… 問題是你們的司法官……

    林小姐:別人講, 你就信喇……

    我本人:嗱…如果不信…… 你現在都是同我講, 而且是在電話講……我信不信你講的好呀? 我已經知你想說什麼……請你書面答覆我吧……
              ……
    林小姐:你等我講完才到你講…… 你大不了, 只係找勞工處來對付我們, 好叻咩!
              ……
    林小姐:對於你的事……我不會再答……你講啦講啦……
           (我還沒有機會回話, 她已經發蠻橫地、重施故技地, 又是掛斷電話.)
       
    (3) 我不接受: 當我肯定知道了有相關的法律、制度之後, 曾經多次向承辦人提出請求, 要求跟進和答辯, 但是, 兩位代表口頭上的回應一時一樣; 加上昨日, 我致電話到司法輔助廳查詢時, 司法人員的回話, 得到的結論似乎是: 梁先生和林小姐, 現在堅持保持去年4月15日會談時的言論, 即是堅持認為沒有卧底及相關的法例, 甚至類似相關概念的法例的制度也沒有, 不作補充。

        為此, 請問檢察長 閣下:

    (1) 作為司法官/司法人員/卷宗承辦人, 有法例, 說沒有。 那究竟是他們瀆職還是我愚昧? 我可以如何??

    (2) 承辦人的口頭答覆, 十年如一日地、 一時一樣地在兜兜轉轉, 又不給予書面回覆, 那又可以怎樣? 司法官在庭上所言, 也沒有法律效力嗎?

    (3) 當年司法官辦事, 是否需要現時的承辦人以今時今日的情況、觀點, 去分析之後, 先作批准呀?

    (4) 難道法律規定我(市民), 不可以向行政長官、勞工事務局求助嗎? 為何承辦人怪責我向人求助呀??


    因應上述和從前所陳述的情況, 本人在此再次懇請檢察長 閣下,請關注我為你們做卧底的事實和給予適當的回報, 並請儘可能在將至的 x月 x 日(CR1-05-0166-PCC開庭日)之前, 完滿解決拖延了十多年的問題! 謝謝!

    因為我考慮到, 如果我在各方面再次重新細訴, 會阻礙閣下的寶貴時間, 所以, 選擇了隨本函附上分別於2008年9月5 日(附件一)和2009年4月23日(附件二)致檢察長 閣下的信稿的方式, 以方便閣下認為有必要時查閱。祈諒!

    期待閣下撥冗回覆! 謝謝!!
    敬頌 台端
                                聲請人:……
                                日期: 2010年3月30日

  • 薑花 2015-2-27 10:41:28
    15#

    本帖最後由 薑花 於 2015-2-27 11:34 編輯

        謝謝各位一直以來的支持!  
       請繼續支持我爭取應有的權益!   

  • 薑花 2015-2-27 10:42:08
    16#

    本帖最後由 薑花 於 2016-9-23 00:28 編輯

       懇請各位網友回貼的時候高抬貴手! 說笑話之時不要太胡鬧呀!!  


      期望閣下諒解! 眾網友依然改不了說笑話的習慣~    

  • 200999 2015-2-27 12:01:10
    17#

    第一個捧場!   

  • 薑花 2015-2-27 12:10:12
    18#

    200999 發表於 2015-2-27 12:01
    第一個捧場!

    謝謝!  

  • 讚賞 2015-2-27 12:13:20
    19#

    花姐, 有沒有向新任檢察長遞信?

  • Flyfox 2015-2-27 12:13:28
    20#

    之前果個貼又爆左???

  • 薑花 2015-2-27 12:19:54
    21#

    讚賞 發表於 2015-2-27 12:13
    花姐, 有沒有向新任檢察長遞信?

    有呀!  一月初已經遞咗啦! 90幾頁紙~  

  • 薑花 2015-2-27 12:21:06
    22#

    Flyfox 發表於 2015-2-27 12:13
    之前果個貼又爆左???

    係被鎖定, 不能回貼~  

  • 讚賞 2015-2-27 12:36:25
    23#

    薑花 發表於 2015-2-27 12:19
    有呀!  一月初已經遞咗啦! 90幾頁紙~

    呵呵, 九十幾頁, 以本地官員作風, 幾難會同你仔細認真睇喎....

  • 薑花 2015-2-27 12:45:55
    24#

    本帖最後由 薑花 於 2015-2-27 12:56 編輯

    讚賞 發表於 2015-2-27 12:36
    呵呵, 九十幾頁, 以本地官員作風, 幾難會同你仔細認真睇喎....


    1. 真正寫給新檢察長的信, 只係幾頁啫, 其他90頁係附加資料.

    2. 我相信葉大人會看! 他任法官的時候, 我也曾經向他呈信, 是申請文件(資料), 當時, 他即時回覆批示!  (批示日期都係寫 "即時" !)

    3. 行政長官都話過: "要將解決居民的訴求的工作放在首位......"

  • 薑花 2015-2-27 12:52:16
    25#

    魚腩 發表於 2015-2-27 12:48
    薑花帖太過長壽

    謝謝魚腩的支持!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重要聲明:本網站討論區內容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澳門流動社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澳門流動社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並遵守特區政府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所公佈的「在互聯網上發佈個人資料的注意事項」.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內容,敬請自律。

小黑屋| Archiver| 澳門流動社區 CyberCTM.com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