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收藏
版主
申請
開區
申請
kakaox
加入日期:2014-12-12
流動積分:942
查看 851 回覆 1
按讚 0 按彈 0

關於“新沙士”防治思考

2015-6-24 18:02:32
  • 自二○一五年五月中旬韓國發現首例中東呼吸綜合徵患者以來,一個月間,這一被稱為“新沙士”的流行病呈現緩慢的蔓延趨勢。聯想到二○○二年底起源於廣東順德,次年三月在香港爆發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沙士(SARS)”,又稱“非典型肺炎”,曾經在香港、中國內地、東南亞以及世界各地造成大規模傳播的嚴重事件,人們不禁憂心忡忡,引起了較強烈的社會反響。因此,有必要回顧與總結各國各地區應對沙士和新沙士的經驗教訓,以便樹立正確的態度、採取科學的對策,做好新沙士的防治工作。
    緩慢蔓延危機潛在
    新沙士的學名是“中東呼吸綜合徵”,英文縮寫為MERS。顧名思義,這一疾病起源於中東地區。二○一二年九月,從一位曾經去過沙特阿拉伯的患者身上發現一種新病毒,被定名為“2012倫敦1號冠狀病毒”,該病毒引起的疾病臨床表現為發燒、咳嗽、呼吸急促並困難,多數病人還患有肺炎,有腸胃癥狀甚至腎臟衰竭,故被定名為中東呼吸綜合徵。由於致病的病毒與十多年前爆發的沙士病毒非常相似,所以這種流行病即被俗稱為新沙士。
    新沙士病毒被發現並有首例病人不治身亡以後,世界衛生組織曾經於二○一二年九月二十三日發出全球通報:沙士冠狀病毒已經出現新品種,造成病患死亡;鑒於該病毒有可能擴散傳播,提醒各國各地區予以重視和警惕。此後兩年間,中東地區和世界上一些國家陸續有發現新沙士患者的報道,但尚未出現突發性大規模傳播的情況。據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提供的資料,截至二○一五年五月底,全世界因患新沙士而死亡的病人累計已達434人。
    事態近期的嚴重化源於韓國。五月二十日,韓國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該國發現首例新沙士病患。一名前些時在中東逗留的68歲韓國男子,五月四日經卡達爾搭機返抵韓國,五月十一日起出現症狀到醫院求診,二十日病人的痰樣本中檢測出MERS陽性反應,隨即被隔離治療。次日再確認新增兩起病例。第二例是首例病人的妻子,因到醫院照顧丈夫而被傳染;第三例則是與首例病人同住一間病房的76歲男子。數日後第三例病人的女兒也被確診感染了新沙士,隨即還有照料上述病人的醫護人員被感染的報道,於是新沙士已經開始蔓延的信息不脛而走,引發可能大規模傳播的恐慌。
    至六月十七日止,韓國確診的新沙士患者計有162人,其中20人死亡,17人治癒出院,隔離人數則多達5,586人。數字表明,新沙士確實在韓國呈現出緩慢擴散的趨勢。
    瘟疫肆虐不可輕視
    類似沙士和新沙士大規模傳播的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值得引起高度重視。縱觀人類社會的發展歷史,瘟疫、戰爭和饑荒,被稱為影響最大、後果最慘的三大浩劫,其中瘟疫的危害又最為嚴重。
    瘟疫就像一個殘暴的無聲殺手,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將大批民衆斬盡殺絕。公元前五世紀後期,古希臘最大的城邦雅典為爭奪霸權對斯巴達發動戰爭。不料在公元前430年到427年之間,雅典爆發毀滅性的大瘟疫。親歷這場瘟疫的歷史學家修昔底德忠實地記錄了現場的情景:“身強體健的人們突然被劇烈的高燒所襲擊,眼睛發紅彷彿噴射出火焰,喉嚨或舌頭開始充血並散發出不自然的惡臭,伴隨嘔吐和腹瀉而來的是可怕的乾渴,這時患病者的身體疼痛發炎並轉成潰瘍,無法入睡或忍受床榻的觸碰,有些病人裸著身體在街上遊蕩,尋找水喝直到倒地而死……存活下來的人不是沒了指頭、腳趾、眼睛,就是喪失了記憶。”這場瘟疫起先被誤認為鼠疫,後來被定為天花,造成近半居民死亡,迫使雅典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投降,甚至導致了雅典文明的隕落。
    瘟疫的異地傳播則會產生更大的影響。十五世紀末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但與此同時西班牙軍人也將天花病毒帶到美洲,後來造成90%的印第安土著患病死亡,幾乎摧毀了瑪雅文明。此後梅毒從美洲傳入歐洲,導致法國軍人染病並在法西戰爭中大敗;由多國軍人組成的法軍在戰後解散,又將梅毒也帶回了各自的祖國,流毒甚廣並貽害後人。十多年前沙士流行期間,人人自危,談“沙”色變的情景至今歷歷在目,足見瘟疫的危害有多大!
    值得警惕的是,新沙士正在出現異地傳播的跡象。五月二十六日一位韓國籍疑似新沙士患者(上文提及的韓國第三例患者的兒子、第四例患者的弟弟)曾經途經香港抵達廣東惠州,被發現新沙士接觸史後即被採取隔離措施,與其有關的人士也分別受到檢疫與隔離。儘管只是一場虛驚,並未造成新沙士的實際擴散,但事態的嚴重性必須引以為戒。根據媒體報道,在本次新沙士的疫情國韓國,已經出現了人傳人再傳人的第三次感染病例。遠在大洋彼岸的德國下薩克森州,媒體於六月十六日報道了一名65歲男子到阿拉伯半島旅遊感染新沙士、不久前因併發症不治身亡的消息。眼看新沙士有可能突破韓國防線捲土重來,各國各地區萬萬不可掉以輕心。
    公共衛生政府職責
    新沙士的防治絕非個人行為,也不是患病就醫之類專業事務。從應對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的角度來看,政府應當挑起大樑,承擔主要職責。
    為應對新沙士事件,韓國政府比較及時地採取了多種措施。例如向世界衛生組織報告疫情,召開記者會向公衆說明情況,宣傳普及新沙士的防治知識,採取果斷措施封鎖病源醫院,隔離疑似病患,積極治療確診病人等。韓國醫療衛生主管部門保健福祉部部長在記者會上表示,已成立由政府部門和感染協會、診斷協會專家組成的官民協同對策小組,全面研究新沙士的感染原因和傳播方式,力求將新沙士限制在可控範圍以內。另外,還採取了有關學校停課、醫院封閉、加強出入境人員的監控等積極措施。總統樸槿惠也到停課後復課的小學視察,給民衆打氣。
    民衆和輿論都對韓國政府防疫不力作出批評。韓國一家民調機構於六月十六日公佈調查結果,有68.8%的受訪者對政府採取的新沙士應急措施表示不信任,60.4%的受訪者同意“有必要更換保健福祉部長官,追究現任長官文亨杓新沙士疫情應對不力的責任”。文亨杓本人在記者會上也承認,政府部門對新沙士的傳染性估計不足,沒有及時監控首位患者的密切接觸者,未能及時瞭解前往中國的疑似患者金某與確診患者有過密切接觸的情況等。聯想到韓國政府對最初感染了12名病人的醫院諱莫如深的姿態,88.6%的受訪者認為政府未能迅速透明地公開新沙士的相關資訊,作出了負面的評價。由此觀之,在信息化的現代社會,政府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暴露在陽光下,隨時都要接受民衆的監督,來不得半點掩飾與隱瞞。
    澳門特區政府在韓國發生新沙士疫情之後,態度是積極的,工作也比較得力。從六月初開始,特區政府各有關部門紛紛採取應急措施,舉辦多種活動積極防範。政府將應對級別由“戒備”提升至“高度戒備”,同時啟動健康申報程序,要求所有持韓國護照入境的旅客填寫健康申請表,以便跟進必要的後續監管與控制工作。衛生局接連舉辦兩場“預防中東呼吸綜合徵講解會”,向醫務人員解說新沙士的流行情況、送檢流程、感染控制與防範措施等。治安警察局也邀請衛生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負責人為口岸前線及處理逗留事務的接待人員講解新沙士防範的相關知識與措施。政府部門的各種措施是比較得力的,效果也堪稱令人滿意。半個月來,本澳曾發現數個新沙士疑似病例,都被及時送醫院檢驗監控,事後都已排除了疑慮。
    個人防範力求三自
    在新沙士於韓國開始傳播後不久,當年對防治SARS做出過重要貢獻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教授通過媒體透露,新沙士(MERS)病毒沒有明顯的變異,可能不會像SARS病毒一樣多代傳播。主要來源被認為是駱駝,主要是單峰駝,病毒發源地是中東地區,特別是沙特阿拉伯。新沙士病毒的潛伏期一般比沙士病毒長一些,因而容易延遲求醫而導致死亡率較高。該病毒的主要傳播途徑可能是近距離的飛沫傳染,目前還沒有發現可以針對性治療的有效藥物。鑒於這些特點,對於新沙士的個人防範也就顯得格外重要了。
    十多年前,在全民動員抗擊沙士的戰鬥中,有人總結出應對瘟疫類公共衛生事件的教訓和經驗,並且概括為三句話:無憂患意識是最大的隱患;危機意識不足是最大的危機;應急教育是最應急的應對措施。這些話確實很有道理。記得消防領域流行的格言說道:隱患險於明火,防範勝於救災。這個道理同樣適用於瘟疫防治。萬萬不要以為新沙士還沒有大規模流行便掉以輕心。寧可瘟病千日不生,也不可一日不防。一旦新沙士和當年的沙士一樣爆發,後果就會嚴重得多。
    至於每個社會成員,無論是出於對自己負責還是盡社會責任,都應當努力做到“三自”,即“自愛”、“自保”和“自律”。
    自愛是指自己愛護自己。具體說就是要“潔身自愛”。針對新沙士往往通過近距離接觸和飛沫傳染的特點,應當講究個人衛生,養成勤洗手、勤洗澡、多換衣、不吃不潔食物等良好習慣。要注意保持居住和工作環境的整潔,剷除各種病菌和病毒的孳生地。同時,還要積極鍛煉身體,增強抵抗力和免疫力,有了一個健康強壯的身體,就有了對付疫病的最大資本。
    自保是指自我保護。人總是生活在一定的社會環境之中,僅僅潔身自好往往不夠,還要防範外來的幹擾和侵犯。為了有效抵禦新沙士的飛沫傳染,到公共場合活動應當戴好口罩,特別是到醫院和探視病人時尤其要嚴格做好自我防範。鑒於新沙士等瘟病的傳播性,在流行期間應盡量避免到公共場所活動,特別是避免去韓國、中東各國等病源地區旅遊。一旦到過這些地區,或者與病人有了近距離接觸,應及時向有關部門報告,並積極配合後續的監控和防治。
    自律是指自我約束。作為社會的一員,每個人都承擔著一定的社會責任,也就是要通過自己的言語行為服務社會,造福他人。面對著公共衛生事件,每個人首先應當遵紀守法。要約束自己的行為,力求規範、道德。例如不隨地吐痰,不亂丟廢物,不做破壞公共環境的事。還要遵紀守法,千萬不可像韓國那名男子一樣隱瞞實情,甚至虛報撒謊。假如遇到別人做出違紀違法的行為,則要敢於指責,敢於鬥爭,以維護社會的正常秩序與和諧穩定。
    新沙士無法避免,但新沙士並不可怕。只要正確認識,科學處置,便能從容應對,立於不敗之地。

    0 0
  • JasonN 2015-6-24 23:49:42
    2#

    關於“新沙士”防治思考

    關於“新沙士”防治思考
        自二○一五年五月中旬韓國發現首例中東呼吸綜合徵患者以來,一個月間,這一被稱為“新沙士”的流行病呈現緩慢的蔓延趨勢。聯想到二○○二年底起源於廣東順德,次年三月在香港爆發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沙士(SARS)”,又稱“非典型肺炎”,曾經在香港、中國內地、東南亞以及世界各地造成大規模傳播的嚴重事件,人們不禁憂心忡忡,引起了較強烈的社會反響。因此,有必要回顧與總結各國各地區應對沙士和新沙士的經驗敎訓,以便樹立正確的態度、採取科學的對策,做好新沙士的防治工作。
        緩慢蔓延危機潛在
        新沙士的學名是“中東呼吸綜合徵”,英文縮寫為MERS。顧名思義,這一疾病起源於中東地區。二○一二年九月,從一位曾經去過沙特阿拉伯的患者身上發現一種新病毒,被定名為“2012倫敦1號冠狀病毒”,該病毒引起的疾病臨床表現為發燒、咳嗽、呼吸急促並困難,多數病人還患有肺炎,有腸胃癥狀甚至腎臟衰竭,故被定名為中東呼吸綜合徵。由於致病的病毒與十多年前爆發的沙士病毒非常相似,所以這種流行病即被俗稱為新沙士。
        新沙士病毒被發現並有首例病人不治身亡以後,世界衛生組織曾經於二○一二年九月二十三日發出全球通報:沙士冠狀病毒已經出現新品種,造成病患死亡;鑒於該病毒有可能擴散傳播,提醒各國各地區予以重視和警惕。此後兩年間,中東地區和世界上一些國家陸續有發現新沙士患者的報道,但尙未出現突發性大規模傳播的情况。據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提供的資料,截至二○一五年五月底,全世界因患新沙士而死亡的病人累計已達434人。
        事態近期的嚴重化源於韓國。五月二十日,韓國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該國發現首例新沙士病患。一名前些時在中東逗留的68歲韓國男子,五月四日經卡達爾搭機返抵韓國,五月十一日起出現症狀到醫院求診,二十日病人的痰樣本中檢測出MERS陽性反應,隨即被隔離治療。次日再確認新增兩起病例。第二例是首例病人的妻子,因到醫院照顧丈夫而被傳染;第三例則是與首例病人同住一間病房的76歲男子。數日後第三例病人的女兒也被確診感染了新沙士,隨即還有照料上述病人的醫護人員被感染的報道,於是新沙士已經開始蔓延的信息不脛而走,引發可能大規模傳播的恐慌。
        至六月十七日止,韓國確診的新沙士患者計有162人,其中20人死亡,17人治癒出院,隔離人數則多達5,586人。數字表明,新沙士確實在韓國呈現出緩慢擴散的趨勢。
        瘟疫肆虐不可輕視
        類似沙士和新沙士大規模傳播的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値得引起高度重視。縱觀人類社會的發展歷史,瘟疫、戰爭和饑荒,被稱為影響最大、後果最慘的三大浩劫,其中瘟疫的危害又最為嚴重。
        瘟疫就像一個殘暴的無聲殺手,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將大批民衆斬盡殺絕。公元前五世紀後期,古希臘最大的城邦雅典為爭奪霸權對斯巴達發動戰爭。不料在公元前430年到427年之間,雅典爆發毀滅性的大瘟疫。親歷這場瘟疫的歷史學家修昔底德忠實地記錄了現場的情景:“身強體健的人們突然被劇烈的高燒所襲擊,眼睛發紅彷彿噴射出火焰,喉嚨或舌頭開始充血並散發出不自然的惡臭,伴隨嘔吐和腹瀉而來的是可怕的乾渴,這時患病者的身體疼痛發炎並轉成潰瘍,無法入睡或忍受床榻的觸碰,有些病人裸着身體在街上遊蕩,尋找水喝直到倒地而死……存活下來的人不是沒了指頭、腳趾、眼睛,就是喪失了記憶。”這場瘟疫起先被誤認為鼠疫,後來被定為天花,造成近半居民死亡,迫使雅典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投降,甚至導致了雅典文明的隕落。
        瘟疫的異地傳播則會產生更大的影響。十五世紀末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但與此同時西班牙軍人也將天花病毒帶到美洲,後來造成90%的印第安土著患病死亡,幾乎摧毀了瑪雅文明。此後梅毒從美洲傳入歐洲,導致法國軍人染病並在法西戰爭中大敗;由多國軍人組成的法軍在戰後解散,又將梅毒也帶回了各自的祖國,流毒甚廣並貽害後人。十多年前沙士流行期間,人人自危,談“沙”色變的情景至今歷歷在目,足見瘟疫的危害有多大!
        値得警惕的是,新沙士正在出現異地傳播的跡象。五月二十六日一位韓國籍疑似新沙士患者(上文提及的韓國第三例患者的兒子、第四例患者的弟弟)曾經途經香港抵達廣東惠州,被發現新沙士接觸史後即被採取隔離措施,與其有關的人士也分別受到檢疫與隔離。儘管只是一場虛驚,並未造成新沙士的實際擴散,但事態的嚴重性必須引以為戒。根據媒體報道,在本次新沙士的疫情國韓國,已經出現了人傳人再傳人的第三次感染病例。遠在大洋彼岸的德國下薩克森州,媒體於六月十六日報道了一名65歲男子到阿拉伯半島旅遊感染新沙士、不久前因倂發症不治身亡的消息。眼看新沙士有可能突破韓國防線捲土重來,各國各地區萬萬不可掉以輕心。
        公共衛生政府職責
        新沙士的防治絕非個人行為,也不是患病就醫之類專業事務。從應對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的角度來看,政府應當挑起大樑,承擔主要職責。
        為應對新沙士事件,韓國政府比較及時地採取了多種措施。例如向世界衛生組織報吿疫情,召開記者會向公衆說明情况,宣傳普及新沙士的防治知識,採取果斷措施封鎖病源醫院,隔離疑似病患,積極治療確診病人等。韓國醫療衛生主管部門保健福祉部部長在記者會上表示,已成立由政府部門和感染協會、診斷協會專家組成的官民協同對策小組,全面硏究新沙士的感染原因和傳播方式,力求將新沙士限制在可控範圍以內。另外,還採取了有關學校停課、醫院封閉、加強出入境人員的監控等積極措施。總統朴槿惠也到停課後復課的小學視察,給民衆打氣。
        民衆和輿論都對韓國政府防疫不力作出批評。韓國一家民調機構於六月十六日公佈調查結果,有68.8%的受訪者對政府採取的新沙士應急措施表示不信任,60.4%的受訪者同意“有必要更換保健福祉部長官,追究現任長官文亨杓新沙士疫情應對不力的責任”。文亨杓本人在記者會上也承認,政府部門對新沙士的傳染性估計不足,沒有及時監控首位患者的密切接觸者,未能及時了解前往中國的疑似患者金某與確診患者有過密切接觸的情况等。聯想到韓國政府對最初感染了12名病人的醫院諱莫如深的姿態,88.6%的受訪者認為政府未能迅速透明地公開新沙士的相關資訊,作出了負面的評價。由此觀之,在信息化的現代社會,政府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暴露在陽光下,隨時都要接受民衆的監督,來不得半點掩飾與隱瞞。
        澳門特區政府在韓國發生新沙士疫情之後,態度是積極的,工作也比較得力。從六月初開始,特區政府各有關部門紛紛採取應急措施,舉辦多種活動積極防範。政府將應對級別由“戒備”提升至“高度戒備”,同時啟動健康申報程序,要求所有持韓國護照入境的旅客塡寫健康申請表,以便跟進必要的後續監管與控制工作。衛生局接連舉辦兩場“預防中東呼吸綜合徵講解會”,向醫務人員解說新沙士的流行情况、送檢流程、感染控制與防範措施等。治安警察局也邀請衛生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負責人為口岸前線及處理逗留事務的接待人員講解新沙士防範的相關知識與措施。政府部門的各種措施是比較得力的,效果也堪稱令人滿意。半個月來,本澳曾發現數個新沙士疑似病例,都被及時送醫院檢驗監控,事後都已排除了疑慮。
        個人防範力求三自
        在新沙士於韓國開始傳播後不久,當年對防治SARS做出過重要貢獻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敎授通過媒體透露,新沙士(MERS)病毒沒有明顯的變異,可能不會像SARS病毒一樣多代傳播。主要來源被認為是駱駝,主要是單峰駝,病毒發源地是中東地區,特別是沙特阿拉伯。新沙士病毒的潛伏期一般比沙士病毒長一些,因而容易延遲求醫而導致死亡率較高。該病毒的主要傳播途徑可能是近距離的飛沫傳染,目前還沒有發現可以針對性治療的有效藥物。鑒於這些特點,對於新沙士的個人防範也就顯得格外重要了。
        十多年前,在全民動員抗擊沙士的戰鬥中,有人總結出應對瘟疫類公共衛生事件的敎訓和經驗,並且概括為三句話:無憂患意識是最大的隱患;危機意識不足是最大的危機;應急敎育是最應急的應對措施。這些話確實很有道理。記得消防領域流行的格言說道:隱患險於明火,防範勝於救災。這個道理同樣適用於瘟疫防治。萬萬不要以為新沙士還沒有大規模流行便掉以輕心。寧可瘟病千日不生,也不可一日不防。一旦新沙士和當年的沙士一樣爆發,後果就會嚴重得多。
        至於每個社會成員,無論是出於對自己負責還是盡社會責任,都應當努力做到“三自”,即“自愛”、“自保”和“自律”。
        自愛是指自己愛護自己。具體說就是要“潔身自愛”。針對新沙士往往通過近距離接觸和飛沫傳染的特點,應當講究個人衛生,養成勤洗手、勤洗澡、多換衣、不吃不潔食物等良好習慣。要注意保持居住和工作環境的整潔,剷除各種病菌和病毒的孳生地。同時,還要積極鍛煉身體,增強抵抗力和免疫力,有了一個健康強壯的身體,就有了對付疫病的最大資本。
        自保是指自我保護。人總是生活在一定的社會環境之中,僅僅潔身自好往往不夠,還要防範外來的干擾和侵犯。為了有效抵禦新沙士的飛沫傳染,到公共場合活動應當戴好口罩,特別是到醫院和探視病人時尤其要嚴格做好自我防範。鑒於新沙士等瘟病的傳播性,在流行期間應盡量避免到公共場所活動,特別是避免去韓國、中東各國等病源地區旅遊。一旦到過這些地區,或者與病人有了近距離接觸,應及時向有關部門報吿,並積極配合後續的監控和防治。
        自律是指自我約束。作為社會的一員,每個人都承擔着一定的社會責任,也就是要通過自己的言語行為服務社會,造福他人。面對着公共衛生事件,每個人首先應當遵紀守法。要約束自己的行為,力求規範、道德。例如不隨地吐痰,不亂丢廢物,不做破壞公共環境的事。還要遵紀守法,千萬不可像韓國那名男子一樣隱瞞實情,甚至虛報撒謊。假如遇到別人做出違紀違法的行為,則要敢於指責,敢於鬥爭,以維護社會的正常秩序與和諧穩定。
        新沙士無法避免,但新沙士並不可怕。只要正確認識,科學處置,便能從容應對,立於不敗之地。
        李嘉曾
        (澳門城市大學澳門社會經濟發展硏究中心執行主任)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重要聲明:本網站討論區內容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澳門流動社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澳門流動社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並遵守特區政府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所公佈的「在互聯網上發佈個人資料的注意事項」.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內容,敬請自律。

小黑屋| Archiver| 澳門流動社區 CyberCTM.com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