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收藏
版主
申請
開區
申請
cutiemoon
加入日期:2018-2-27
流動積分:431
查看 521 回覆 0
按讚 0 按彈 0

自創小說《秦帝英雄傳》

2018-8-3 20:16:33
  • 第零章 我是女主角!秋月大戰七宿!

    公元前258年正月 - 秦都咸陽

      白起啞著嗓子道:「妳仔細聽好,我們作為秦國的臣民,就一定要忠心報國,大王受小人唆擺,才會將我一家處分。義父聞得九鼎一事,內裡隱藏著統一天下的秘密,妳有機會就把它們找出來,扶助秦幼主完成歷代先王統一天下的大業……」

      夜深人靜,在咸陽宮附近的一條大街內幾乎看不見人影的活動,住在都城內的居民經過一天的辛勞後已經甜入夢鄉;忽然,遠處從傳來一絲細微的聲響,隱隱的感覺如同有什麼人。隨著聲音越來越近,慢慢顯現出一個身影。腳步聲續斷不連,如果有人仔細看就會發現原來是一位女子。

      這位女子擁有一雙水汪汪的眼睛,尖臉桃唇,穿著一件開襟的翠綠色無袖短襦外衣,長度至腰,而裡面則穿著一件深藍色的短袖褻衣(襯衫),下裳則是穿著一條緊身的黑色短褲,直至膝蓋以上,再繫上一條黑色的腰帶,此女子身材適中,穿上這套衣服,正好把此女子的美態盡現眼前。看那女子的眼睛炯炯有神,一頭烏漆長髮披散在雙肩上,臉上完全沒有抹上任何脂粉,頭髮上插著的那兩根翠羽飾物,卻是更凸顯其美貌。

      這個約二十多歲的女子懷抱著一個剛滿月的嬰兒在大街內走動,她不時回頭探視,似乎是給什麼人追逐著似的。

      咸陽大街兩旁種滿了樹木,夜晚的涼風悠悠吹向並排而列的樹群,吹得樹葉散落一地,發出“沙沙”、“嘩嘩”的聲音。此時,這個面目清秀的姑娘突然停下步來,一陣如涼風掃葉之聲直由她的後方傳來,她側耳細聽那些踏葉之聲,輕重不一,如海浪擊石般跌宕起伏。那女子桃唇微翹,自語道:「一個、二個、三個……」

      火光從巷中燃起,趕到這兒並埋伏在其中的一名兵卒突迎面向這個姑娘揮刀伐去,她卻氣定神閑,挾緊了懷中的嬰兒,右手突發一拳,電光火石之間,便將那兵卒擊暈在地。

      其餘數百兵官見狀,便一湧而上,那帶頭的長官大聲令道:「奉丞相大人之命,把這妖女及這孽種格殺忽論!」

      那姑娘被數十名官兵圍攻,臉上不但沒有表現出驚懼的表情,反而臨危不亂,起腳騰空便是三連環腳。

      這一腳勁力十足,二十多名秦兵就如骨牌般應聲重創跌到在地上,在這群秦兵當中,有不少人是與這位姑娘相識的,其中一位長官以劍刃指著她,又向左方的小巷處拍了拍掌,冷笑地道:「伍秋月,妳別得意,妳睜大眼睛看看妳的朋友們!」

      原來這位姑娘是秦國白起的義女,白起被范雎誣陷入獄,伍秋月本想救他出獄,可是白起卻擔心她會重蹈長平之戰時的覆轍,自亂真氣走火入魔而大開殺戒,便強硬地拒絕了她。伍秋月無何奈何,唯有抱著白起之兒子逃離咸陽。

      伍秋月側頭一看,她的桃唇微張,非常驚訝地凝視著面前的東西。

      三名秦兵押著兩名小童來到伍秋月的跟前,並以刀駕在他們的頸項旁。

      他們雖然只有十歲左右,但是竟然沒有半點懼怕之色,其中一名男童露出一副勇敢的樣子,正氣地道:「秋月姐姐,我們雖然是小孩子,但是絕對不會貪生怕死,妳不用理我們,走吧!」

      另一名女童白了那三名秦兵一眼,又大膽地向他們吐了數口唾液,朗然道:「你要殺就殺,我們是不會怕你們的!」

      那名帶頭長官被那兩名乳臭未乾的孩童搶白了一番,氣得幾乎說不出話來。他的雙眼突然一睜,如天上的旱天雷般直射向伍秋月,劍刃如狼牙般鋒利,錚的一聲,指著伍秋月冷然地道:「哼!妳這個妖女,妳武功再好,也沒辦法阻止我殺掉這群小孩吧?如果妳再不肯棄劍投降,我就一劍割破他們的喉嚨!」

      夏天雖然送給人一陣悶熱的感覺,但是往往又為天下萬物帶來了溫暖與希望,正如那群孩童一樣,他們並不是不害怕秦人如狼虎般唬嚇他們,而是他們相信伍秋月是天上的太陽,將會帶給他們無窮的溫暖,亦會賜給他們新生的機會。

      伍秋月正色地瞪著他們,道:「難道妳沒看見這群小孩子是多麼的淒涼嗎?你們竟然可以痛下殺手,還算是一個人嗎?」

      秦兵聽到伍秋月這番正氣凜然的說話後,幾乎笑彎了腰,伍秋月聽到他們如此嘲笑自己,臉頰突然泛起一陣微熱,嘟起了小嘴,右腳大力地踏了地上一下,舉起右拳,老羞成怒地道:「有什麼好笑的!」

      伍秋月飛身而起,右腿向著以刀要脅著兒童們的三名秦兵輕輕橫掃,嘭嘭三聲,那三名秦兵的臉頰便紅腫如抹上濃脂一樣,倒跪著地捲縮成一團。伍秋月雙手合攏,呈順時針方向旋轉了一周,漸漸形聚了一股氣團,包圍著那兩名孩子。神奇地,他們的身體突然浮在半空中,然後就這股氣流就沿著遠處慢慢落地,使得孩子 群脫離了秦兵的魔掌。這一招,就是,伍秋月的得意絕技,能夠抓起任何東西的武功 - 《搜神功》。

      伍秋月冷笑了一聲,輕輕地一個縱身,以他們的胳膊作踏腳,轉眼間便來到小孩子們著地的地方。

      伍秋月領著他們走出咸陽城後,眼中不覺流下淚來,自言自語地道:「義父,今天你遭范雎這個老狐狸所誣害入獄,弄得家破人亡,你托孤予秋月,秋月定當完成你的遺願,好好把這小孤兒照顧妥當!」

      她像箭一般快的腳步,轉眼間便拋棄了咸陽城內追趕她的官兵。

      距離與咸陽不足三十里的山腳下有一條小村,伍秋月奔走了多時,肚子早就餓得很了,自念道:「今次該怎麼辦好?我沒東西進肚倒不打緊,但這個嬰孩是不能捱餓的,我得要設法要找些吃的喝的來才行。」

      伍秋月逐家拍門,盼好心人能賣些食物給她,但是時間一久,嬰孩的哭聲也相繼激烈。剛出生不久,父母雙親就慘遭范雎諂害,白起在死前把自己的孩兒交托予秋月,他知道依憑伍秋月的武功,救他孩兒出脫險並不是什麼難事,但如此一來,伍秋月又定必會大開殺戒。

      一輪新月高高掛在天上,伍秋月走入村中,經過一塊濕潤的泥濘路後,便逐家逐戶拍門,可惜卻沒有一戶人肯跑出來。伍秋月搖頭微嘆著氣,又嘗到跑到村尾的一戶比較大戶的人家要飯,她敲了敲門,等了一會同樣是沒有人接應,眉頭一皺,欲轉身離開,此時卻有一對中年慈祥的夫婦打開了門。

      那男人看上去約四十餘歲,打量了伍秋月一會兒,祥和地問道:「姑娘,已經月上柳梢頭了,請問有什麼要事嗎?」
      「孲……孲……」嬰兒突然哭了。

      伍秋月一邊哄著啼哭中的嬰兒,無奈地道:「兩位可以行行好心,可以給我的義弟一點兒食物好嗎?」

      老婦人向她的夫君點了點頭,便帶著憐憫的口吻,摸了摸伍秋月手中的嬰孩,道:「可憐!嬰孩定是餓壞了肚子了,來,小姑娘,請進來!」

      伍秋月喜極而泣,擦了擦眼睛,連聲拜謝,道:「兩位的大恩,伍秋月感激不盡!」

      兩老立即拿了些粥水及菜湯出來,又點燃了燭火,請伍秋月坐下,態度頗為客氣,伍秋月又是拜謝,拱手道:「多謝兩位的幫忙,未請教大名?」

      老婦人笑道:「老身姓伊,隨夫家氏冷,衞國人,因為兩個女兒都不在家,今得姑娘來訪,喜極萬分,希望姑娘能夠多留一點時間!」

      那老丈人拿了一瓶丹藥出來,取出一夥,誠意地給了伍秋月,並道:「伍姑娘,我有一個外孫女,出生後便有心痛病,女婿擔憂,便收集千年靈芝,雪蓮等物提煉而成,有強身健體之效,姑娘俠義,請收下。」

      伍秋月謝禮道:「那怎麼可以?」

      兩老堅持要伍秋月服下,伍秋月甚為不好意思,只好再三謝過。

      冷夫子嘆了一口氣,道:「老夫有兩個女兒,兩個生性愛武,偶然機會下拜得一名高人學習武功,大女兒嫁給了那個高人,而二女兒,則拜其門下為弟子。」

      冷伊氏苦笑道:「現今天下紛亂,想活命,一就是練上好武功,二就是得到達貴人器重,投其門下,方可保命。」

      伍秋月用膳,卻感到肚腹傳來劇痛,方才知道中了毒,便立即運功把毒壓下,伍秋月心道:「幸好我先進食,否則後果嚴重。」說罷,便怒道:「豈有此理!你們竟然下毒?」

      冷氏夫婦聽到伍秋月的說話,愕然萬分,正想詢問是什麼一回事,伍秋月右掌擊出,啪啪兩聲,冷氏夫婦已經倒在地上死去。

      伍秋月哼了一聲,轉身便走。

      過了一個時辰後,冷氏大屋外傳來了一個少女的叫喊聲,那個少女披著長髮,擁有一副瓜子臉孔,雙眼炯炯有神,她張著桃唇在喊著,欣喜若狂地敲著大門。

      那少女喜道:「爹爹!娘親,心兒回來了!」

      少女奇怪沒有人回應,便推門進去,她看見燈火通明,而冷氏夫婦卻倒在地上,便掩嘴大驚,拭淚道:「爹!娘!究竟是誰殺死你們的!為什麼會這樣的?」

      少女哭著檢查父母的屍首,又道:「為什麼會這樣?是誰殺死你們的?爹!娘!」少女伏在冷氏夫婦的身上。

      此時,那位少女的六個朋友們也來到了,其中一個男子安慰著她,道:「師妹,究竟是什麼人做的?」

      少女搖了搖頭,道:「爹與娘是給人重掌殺死的。」

      另一個長得眉清目秀的男子想了一會,看見冷氏夫婦表面上並無任何被殺的跡象,便猜測道:「伯父與伯母給人重掌至死,按理上五臟六腑受到重擊,他們應該即時會吐血,但是嘴角卻沒有半點血跡,可見兇手的武功一定絕頂。」

      少女愕了一下,微側著臉,雙眼露出驚恐的神色,顫道:「當今除了師父,嫪毐,聶武,和昭君的武功可以達到這個級數外,就只有赤目仙子伍秋月!難道是她?」

      「什麼?是她?這……」其餘六個男子緊張地談論著,而且更驚訝萬分。

      少女緊握著拳頭,怒道:「伍秋月,無論妳如何厲害,我都要報仇!」

      話說回頭,伍秋月找到了一間破屋,寂靜之間,突然從村口的西面傳來隱隱的腳步聲,她往窗外一探,驚見七人各執其兵器,有刀、劍,錘,弶,棒等,但主要都是以劍作主兵器為主,大概二十來歲,四處搜索些什麼似的。

      伍秋月早已料到秦王這昏君定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的,便抱緊這嬰孩,正欲離去之際,那七個人已擋在屋門前。

      伍秋月眉頭一皺,怒目問道:「七位找我有要事嗎?」其中一個男子一言不發,便舞劍直剌向伍秋月右手所抱的嬰孩,可惜伍秋月輕盈的一個右轉身,劍尖沒剌到嬰孩,反而被伍秋月用左腋挾著這男子的劍,身子轉回原處,那男子像是被動者一般,連人帶劍的失了重心跌在地上。

      伍秋月知道此七人來意不善,便瞪眼道:「你們想怎樣?」

      這七個人無論在服飾或武功均大同小異,江湖上人稱“青龍七宿”,那帶頭的男子傲氣地向伍秋月逐一介紹。他們分別是程凌角,司馬亢,鐵錐氐,張子房(張良),冷在心,鍾離尾及虞子箕七人。伍秋月聽後沒有任何反應,只是喃喃自語 道:「原來你們在前年時沒有給我殺死,竟然給你們僥倖逃脫了。現在卻自動找上門來,定必是受了范老鬼的什麼好處,受他的命令來截擊我吧?很可惜,這次你們找錯對象了。」

      程凌角怒道:「伍秋月,妳少裝傻了,妳連老弱婦孺也不放過,今天妳休想有命離開這兒!」

      張良接著罵道:「伍秋月,妳這個妖女,冷氏夫婦有什麼得罪妳了,妳要下毒手殺死他們?」

      伍秋月哼笑了兩聲,便道:「你說那兩個老傢伙嗎?他們在食物中下毒,欲置我們於死地,那你們說,我該殺他們嗎?」

      冷在心淚盈於睫,怒火使她暫時忘記了傷痛,指罵道:「廢話!我的爹娘以禮待妳,妳竟然恩將仇報,妖女,妳殺死我的爹娘,今天就要妳血債血償!」

      程凌角走上前,推開了冷在心,道:「師妹,妳先退下,讓師兄為妳報仇好了!」

      伍秋月手中突運起氣勁,一拳就打向程凌角的肩膀。伍秋月所發出的勁力非同小可,一般人若是被擊中,必然斃命。她本性善良,絕不喜歡以武力去解決問題,但是由於她在近幾年內所經歷的事情如長平之戰,神宿派等事實在令她太不愉快,惱氣早就充斥了她整個頭腦,加上他們又多管閒事,無端的站在范雎這一邊, 奪走自己的義弟,心中的怒氣就已按捺不住,她這一拳在盛怒下殺傷力亦異常強大。

      程凌角看已來不及閃避,欲大膽地以左手硬接伍秋月這一擊,當眾人均認為程凌角可以很輕易地接下這一拳之際,程凌角的手心及指骨已傳來被虎咬火燒的劇痛,他慘叫一聲,口吐鮮血,跪到在地上。

      其餘六人見大哥程凌角如斯輕易就被伍秋月一拳擊倒均感驚訝。程凌角這時所感覺到的,而不是左手被打折後痛的感覺,而是內心的恐懼。

      伍秋月並沒有因為他的驚慌而把進攻的節奏減慢了半分。隨即躍上半空,一個翻身就跳向青龍七宿處,起腳欲踢向程淩角,程凌角剛受了伍秋月的一拳,打折了手骨,又豈能避得開伍秋月這一腳?六人眼見勢危,都不若而同拔劍相助,齊呼:「妖女,看看我們的劍法!」

      司馬亢、鐵錐氐二人雙劍齊出,劍氣連勢,張良及虞子箕從伍秋月的左右側兩旁夾攻,其餘二人除了受了傷的程淩角外,其餘六人均在劍陣外作出防禦。

      司馬亢與鐵錐氐二人正以全力與伍秋月惡鬥,每擊出一招一式都要小心謹慎,絕對不能輕敵,否則只會成為伍秋月的掌下亡魂,二人直把劍剌向伍秋月的踝骨,可惜伍秋月身形極為靈動,一個輕後空翻,已避開了二人的劍擊。

      此時張良卻乘伍秋月往後躍身之際,看准了她在空中躍跳一瞬間,揮劍狠剌伍秋月。但伍秋月並非大意之輩,在翻身的同時掌心早已暗自運氣,在張良的劍未擊到自己前,掌風已貼貼實實地劈到張良的面前。這一掌迅速無倫,殺傷力卻也不大,使得張良只是後退了幾步。


    0 0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重要聲明:本網站討論區內容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澳門流動社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澳門流動社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並遵守特區政府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所公佈的「在互聯網上發佈個人資料的注意事項」.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內容,敬請自律。

小黑屋| Archiver| 澳門流動社區 CyberCTM.com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