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收藏
版主
申請
開區
申請
黎星晴
加入日期:2019-6-3
流動積分:7
查看 73 回覆 1
按讚 0 按彈 0

人生在我手中

2019-6-3 20:51:07
  • 小學美術老師認為我文章中校園霸淩事件是我精心編造的謊言,阿姨的朋友小學語文老師認為我在多年後公開學校霸淩黑歷史是對霸淩者和學校師生的報復,究竟是學校故意隱藏當年導致我休學發生的惡性校園霸淩事件,還是一切都只是我們之間缺少溝通的誤解?
    因親戚朋友無法理解遭遇校園霸淩而痛苦的我,多年失學後意外闖入由當年小學老師組織的毽球隊,並加入他們的微信群。
    我將過往自己遭遇校園霸淩的事實撰寫成文章發給他們,由此展開了一場人性中善與惡的較量。
    究竟是我所說當年校園霸淩猖獗,還是如他們所言我小氣記恨?
    撲朔迷離的真相,牽扯人物班主任老師的女兒與表弟他們在這一事件中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我的童年好友究竟是校園惡勢力,還是失去父親的不幸者?
    這一切問題的答案無人知曉,你踏入小鎮時會聽到人們的竊竊私語,你駐足聆聽時他們會立刻沉默,寂靜的只剩風聲,你該信任處境可憐的我還是試圖告訴你我筆下嚴重的校園霸淩事件其實只是小孩間玩笑的老師們?

    0 0
  • 黎星晴 2019-6-3 20:52:09
    2#

    「我認為你寫的很好,贈你一句話,敢於面對鮮血淋淋的不幸遭遇與慘澹的人生才是真正的勇士。」他對我說。「有你的支持就已足夠。」我回答。                                                             黎星晴   著



    第1章 - 致各國領袖的公開信

    近來,校園霸淩的新聞不斷增多,可是社會與政府對於校園霸淩的重視卻遠遠不足。
    校園,本來應該是純潔的淨土。所有從校園中畢業的人,走向工作崗位的人,每當提起校園時代都顯得無限懷念。校園,在所有人的口中都是那麼的美好,是人們長大後或者老去後,心中最純真的回憶。
    可是,我知道有一部分人卻沒有同樣的感觸。你可以說這類人是異類,但他們卻是別人的折磨,虐待製造出的魔鬼——他們就是校園霸淩的受害者。
    大家有沒有想過,校園霸淩的受害者最終會成長為什麼樣的人呢?教育,是人類文明的基石,我認為成功的教育應該是每一位受過教育者都應該比未受過教育者表現出對社會更多的關愛和對他人更多的理解與包容。中國所崇尚的教育是傾向于對學生思想品德的教育,這些在我們的校訓中,在我們的班級格言中都有所體現的。中國不是一個崇尚個體的國家,而是一個崇尚集體的國家。那麼本著對於學生思想品德教育和集體榮譽感的重視,我們是不是應該杜絕這種不益于學生心裡健康發展,和有損集體榮譽感的事件呢?
    今天,隨著社會各界對於校園霸淩關注的增多,隨著新聞媒體對於校園霸淩事件的廣泛報導,作為一個曾經遭遇過校園霸淩的受害者,我願意站出來,為曾經的自己發言!也希望我的這封公開信可以引起各國領袖與政府的重視,因為我相信有著滿滿正能量的世界媒體力量,會保護每一個生活在其中的孩子,我相信你們不忍看到任何一個孩子在無人援助的境地裡孤單的忍受著欺侮!
    很多孩子在遭受欺侮的過程中選擇了死亡,結束了他們年輕的生命,斷送了他們本該擁有的未來。他們中有些人可能是不被人所理解的天才,也許會為我們的社會帶來美好的改變,也許他們中有人會發明出使我們的生活更加便利的發明。可是隨著他們的離世,我們最終無緣享用那些本該擁有的他們所帶來的美好。
    而那些幸運存活下來的孩子們,他們會成為什麼樣的人呢?他們的心理狀況會怎麼樣呢?作為一個曾經在初中與小學被霸淩的受害者。我最害怕的就是面對心中最深的恐懼,談論被霸淩的恥辱,但是今天,當我讀到新聞對於霸淩的報導,當我看到無數人在網路這個載體中暖心的評論,和對於霸淩的反感,作為一個遭遇過霸淩的受害者,我想說謝謝!是你們給予我勇氣,讓我在這封公開信在媒體暴露時,有可能受到曾經霸淩我的人報復的情況下,仍然決定寫出這封公開信!
    年幼時的我,是一個充滿天真幻想和所有普通小學生無異,非常平凡的,在人群中不會被發現的小孩子。我生活在一個地理面積不大,每一家如果出什麼事,大家都會知道的地方。然而就在這樣一個生活本應該簡單的小地方,我在當地的小學,這個我所熱愛的故鄉,遭受到了為期幾年的校園霸淩。該霸淩一直持續到我初中輟學。
    在這樣一個發生什麼事人人都會皆知的小地方,我被霸淩的事,在本地政府的公務員據說都是知道的。然而,沒有人會去管一個被霸淩人的死活,學校的領導,以及本地政府全部選擇對此事件漠視。
    最為淒慘的是當時所在班級裡的班主任,都覺得我是累贅,有這樣一個懦弱的學生和萬惡的霸淩者,增加了她的負擔。
    回首,距離我的小學初中時代已經有四五年的時間了,距離那段可怕的歲月也已經有四五年的時間了,可是我心中的創傷卻不曾平復。轉眼,我已經從一個不知道如何保護自己的孩子轉變成一個懂得維護自己權益的成年人。
    轉眼,那些霸淩者最終成長為可以負刑事責任的成年人。可是,時過境遷,他們現在能付刑事責任,我卻不能以曾經他們兒時的罪行起訴他們。讓他們獲得應有的懲罰!
    正如我所說,這裡是一個小地方,我現在偶爾還會看到曾經的施暴者,有段時間我看到那些施暴者不得不強顏歡笑,假意奉承他們,假裝自己不害怕他們。可是近來,隨著自我意識的強大,我克服掉懦弱,勇敢的不再理睬他們。可是每當看到他們時,心中還是不免顫抖。我知道被霸淩過的肉體上的痛,雖已逝去,可是內心中的卻揮之不去。他們現在已是可以付刑事責任的成年人,我知道如果他們再霸淩我,騷擾我,我會舉起法律的武器,絕不輕饒他們。可是,難道只有當我們成年後,才可以用法律的武器,這個維護我們社會秩序的根本來維護我們的權益嗎?為什麼兒時,未成年的我們卻受不到法律的保護?為什麼未成年的兒童要自己孤單默默承受連成人都無法承受的羞辱與肉體折磨呢?
    我知道你們不忍這些在人們口中嬌嫩的祖國花朵,在象牙塔中就夭折對不對?他們還沒有經歷過人生的美好,沒有完成畢業,結婚,生子,這些人生中重要但美好的經歷就黯然離世。為什麼你不能給予他們以法律的保護呢?
    反觀,那些霸淩者們,他們沒有被學校開除,沒有受到任何法律刑事的懲罰,他們在長大後甚至沒有任何道德意識的悔改,他們的孩子也將成為下一任霸淩者,並且沒有任何負罪感。
    那麼假如戲劇性的轉變,風水輪轉後,他們的孩子成為了霸淩的受害者呢?我猜想那時他們是否也會像我一樣,希望司法化懲治霸淩者呢?或者在沒有法律約束下,大家只能選擇以暴制暴,在您享受一杯咖啡的美好瞬間,一群青少年卻 在用重型違禁武器作為生死決鬥,造成社會混亂呢?
    最後,再談一談被霸淩者,我相信所有的霸淩受害者都是像我一樣的心靈殘疾,我們會懼怕與人的緊密相處,會無法享受與人該有的愉快正常交流。我們的內心是扭曲的,在過度的防護自我,希望不受傷害的情況下極有可能做出傷害他人的事!
    在這裡我作為一個霸淩受害者,向你求救,哀求你贊同把校園霸淩列入司法,嚴厲禁止,使霸淩者受到應有的法律處罰,讓我們這些受過校園霸淩的受害者再次見到那些施虐的變態時可以有底氣,不再懼怕,讓未來的孩子們不再受到校園霸淩的干擾。
    請給孩子們一個乾淨美好的校園吧!讓我們長大後回憶起校園都是無限的懷戀,而不是驚恐!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重要聲明:本網站討論區內容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澳門流動社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澳門流動社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並遵守特區政府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所公佈的「在互聯網上發佈個人資料的注意事項」.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內容,敬請自律。

小黑屋| Archiver| 澳門流動社區 CyberCTM.com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