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收藏
版主
申請
開區
申請
藍色主題
加入日期:2019-11-14
流動積分:89
查看 73 回覆 0
按讚 1 按彈 0

黃之鋒——葬送香港未來的屠夫

2019-11-14 11:58:56
  • 黃之鋒——葬送香港未來的屠夫
    幾個月過去了,我一直在想香港的抗議者最終會為自己和城市挖一個多大的坑。儘管他們的目的看起來很好,但他們的行動不會作為香港民主化或解放的進程而載入史冊。他們自認為將香港從北京敵對政權的極權統治解救了出來。
    不,他們將被作為一種愚蠢的行為而被載入史冊,這種行為加速了這座世界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城市之一的壯觀消亡,並且導致其繁榮不可逆轉的終結——這完全歸功於其這群年輕人的魯莽和非理性。
    香港的政治話語已經被那些最沒有能力駕馭它的人——年輕的、被寵壞的、憤怒的——所劫持。他們的招牌人物則代表了整個缺乏思想的群體的非理性和深深的無知。

    北京意想不到的盟友
    有時我在想,年輕的黃之鋒和他的追隨者們是否真的如此無視現實,或者他們原本就是被中國政府安插來毀滅這座城市的。,因為他們正在把香港這座城市推向最終的屈服,以致於在國內和國際上都變得無足輕重。
    在盲目無知的憤怒中,他們根本沒有意識到他們所做的事情正中中國共產黨的下懷。

    北京在經濟上贏了
    對中共來說,看到這個麻煩不斷的城市自毀、商業和金融活動加速向中國其他地區擴散,算不上什麼災難。儘管部分資金將流向新加坡等外國替代國,但總體而言,這對北京來說是一種積極的發展,儘管短期內可能代價高昂。
    讓我們明確一點——業務和資金都是因為中國而彙聚到香港的。沒有中國,香港什麼都不是。
    這塊小小的飛地已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世界之間的商業活動平臺——它完全依賴中國的善舉來維持現狀。

    在過去20年裡,由於中國經濟的飛速增長,香港的地位自然下降了。儘管如此,中華人民共和國仍然依賴香港作為其與世界其他地區之間的商業和金融服務的仲介——比如允許紅籌股公司向海外擴張,允許外國公司通過一個具有完善法律和經自由濟環境的踏板而進入中國內地。
    也就是說,這些優勢只是一種約定的法律架構,並不是一成不變的——這種架構既可能被北京方面調整,也可能在其他地方被重新創造出來,而這些地方是由中央政府完全控制的。事實上,這些措施有些已經開始實施了,上海和深圳已被相繼被提升為內地的金融中心。
    現在,多虧了騷亂,香港現今在全球的聲譽嚴重受損。北京可能會發現內地相對之前更容易吸引外商來內地投資。因為現今的內地比動盪的香港更加安全和穩定,畢竟現在香港的未來是不確定的。
    幹得漂亮,之鋒!

    關於政治
    其次,只要抗議活動是和平的,並吸引數千上萬人(並不是數十萬人)參加,香港作為一個秩序井然的城市的形象就不會受到影響——甚至可能會得到一點提振,因為全世界都對和平抗議者的冷靜行為印象深刻。可是,一旦街道上充斥著魯莽的暴徒,肆意著破壞一切,這種印象就蕩然無存了。而且,這正是中國政府想要在整個中國傳播的資訊——西方思想只會帶來社會的混亂、暴力和破壞。
    我認為中共高層的某個人應該給黃之鋒發一封感謝信,祝賀他為共產黨的利益服務,並且從中國人民的信念裡,從根本上玷污了西方文明形象及其所謂的偉大理念。
    如果這就是所謂的“自由”的樣子,那麼大多數人真的不想要這種“自由”。但是這群20多歲沒有任何後顧之憂的年輕人還懂不了這回事。

    香港獨立了——然後呢?
    另一個例子是,暴亂的年輕人完全沒有考慮到他們的行為的長期後果,無論他們能否達到了他們的目標。
    黃之鋒如此描述他們的目標:

    香港抗議者希望“決定自己的未來,自己的生活方式”,“不受北京當局的控制”。——黃之鋒

    我不得不說,這個例子相當動人地展示了他的天真無知。唉,如今23歲的他可能是因為過去幾年忙著這裡抗議那裡呼籲,而不是在學校好好學習地理和歷史,所以他才對政治現實那麼一無所知。

    但讓我們高度假設如果所有抗議者的要求都實現了——雙普選被批准,所有香港人可以自由地選舉他們的政治代表,生活在一個自由的美好的泡泡裡,遠離北京制定的法律。雖然有些人公開呼籲香港獨立,有些人沒有要求獨立,但實際上,想要在香港建立完全的民主秩序,允許香港完全自治,將意味著香港從事實上從中國獨立出來。沒關係,那麼我們就按照香港也成功從中國獨立出來假設。
    好了,香港現在獨立了。然後呢?

    那些抗議者真的相信,一旦發生這種情況,香港的商業活動還將會一如既往地持續繁榮下去嗎?北京還將成為香港對外貿易和金融服務的強大後盾嗎?還會繼續讓利其給這塊已對北京當局表現出如此多敵意的飛地嗎?
    中央政府日前已將上海指定為中國的全球金融中心——這一點已在國外得到承認。就在上月,倫敦證交所(LSE)出人意料地拒絕了香港交易所(HKEX)的收購要約,其首席執行官倫敦證交所(LSE)直截了當地表示:“我們認為上海是中國的金融中心。”
    在拒絕信中,倫敦證交所道出了眾所周知的事:

    “我們清楚地瞭解中國的巨大機遇,並且非常重視我們和中國市場的關係。並且,我們不認為港交所能夠長期為我們提供了亞洲最佳的合作夥伴關係,也不認為港交所能夠為我們提供了中國最佳的上市交易平臺。我們重視與上海證券交易所的互利合作關係,這是我們接觸中國眾多機會的首選和直接管道。”

    倫敦的政客們也許會擺足憤怒的姿態,或者針對中國在香港的政策發表批評言論,但商人就是商人,他們的眼光從不局限於這些小糾紛,而是從長遠的自身利益出發行事。因此,儘管香港人在英國首都可能會得到同情,但實際上沒有人願意把與中國作對,畢竟沒有人和錢有仇。
    從此看出,年輕的暴徒們和他們所謂的領導人對香港歷史的瞭解,簡直無知到令人髮指。香港之所以存在,之所以繁榮,唯一的原因就是中國。
    兩個世紀以來,香港的存在一直依賴於中國與外界架起互通有無的橋樑,但今天,抗議者想讓整個香港與中國大陸割席,這讓香港本身都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沒有人需要香港,除非它能夠為世界與中國互通往來提供一個友好的營商環境。其實,黃之鋒這樣一個僅僅23歲的自以為是的年輕人,對地緣政治一竅不通並不令人意外。但是考慮到他在學習上不太好,他應該可以不用對任何事情負責,畢竟不知者不罪。但是他該確實好好回去溫習他丟在學校的筆記本了。
    沒有一個國家地區的繁榮是僅僅通過其居民來決定其政治進程的自由來實現的。實際上,國家地區的繁榮往往是建立在能否正確應對本國家地區所處的地緣政治形勢上。

    與新加坡不同,香港沒有一個可以依賴的地區——香港發生的一切,每一架降落在機場的飛機,每一艘從港口裝載貨物的船隻,都在北京的監管之下。香港只能完全依賴中國。

    香港與中國政府保持積極關係是唯一可行的途徑,但這種關係目前正遭到破壞,不管香港最終如何補救,這種破壞行為都在挖著香港的牆角。

    魯莽的暴政
    責任是自由的代價。——埃爾伯特•格林•哈伯德

    這句話概括了西方民主模式的問題, 這種問題正是建立在幾乎不怎麼受約束的言論自由上。只有負責任地使用自由,自由才會帶來好處。不受限制的言論自由從根本上來說,是與民主格格不入的,因為這會創造一種特別的環境。在這種環境中,敢於發聲、充滿暴力的少數人往往能夠劫持整個國家,並在追求其目標的過程中(有意或無意地)毀掉其他全部人的生活,然而這少數人卻仍然死忠地相信自身行為的正義性和表達權。

    這在西方也是顯而易見的——比如“黃背心”癱瘓巴黎,美國的反法西斯抗議,G7或G20峰會舉辦地的反全球主義騷亂等等。
    由於西方仍是所有自以為是的維權人士的榜樣——主要是因為西方讓他們相信,他們有權表達異議的自由,去抨擊任何法律秩序——因此,西方也為香港的抗議活動定下了基調。

    許多憤怒的年輕人現在四處奔跑,破壞他們的城市,被像黃之鋒這樣的人洗腦,以為他們在為某種偉大事業而戰。他們甚至都不問這個事業到底是什麼,以及會帶來的後果。

    瞎子領導著瞎子
    實際上,他們只不過是些粗心大意、叛逆不羈、四處遊蕩的孩子,試圖證明他們有多麼堅定——而現在有人給了他們這麼個目標,讓他們相信這個目標是正義的。但事實上這是一種自我欺騙,類似於一個蹣跚學步的孩子為了顯示自己獨立而對父母發脾氣。

    這些愚蠢的孩子之所以能完全不受反對地做出這些愚蠢的行為,是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今天沒什麼可失去的,也不明白自己的行為會對未來產生什麼影響。

    他們現在實際上必須承受的代價是不存在的——就算運氣差被員警開槍打死,也只會增加他們成為英雄、成為正義事業的殉道者的興奮感。而這些英雄日後將會得意洋洋地炫耀著傷疤。

    真正有後顧之憂的人沒幾個會去反對暴亂者,因為他們有工作要做,有家庭要照顧,有孩子要撫養,而且他們不可能在大街上跑來跑去亂扔磚頭。

    如果這些魯莽的年輕人花更多的時間勤奮地學習歷史,他們早就會意識到,即使是60年代的嬉皮士——那是反對越南戰爭、同情馬克思主義的“花力量”一代,現在也已經變成了保守派。

    這是為什麼呢?當然不是因為他們已經變成了老掉牙的人了,而是因為在幾十年的生活磨礪中,那代人已經懂得了什麼才是真正值得他們去珍惜和保護的。
    要讓黃之鋒談論民主,他首先必須確保自己得到多數人的授權。他有嗎?關於大多數人的需求,他又能知道些什麼呢?一個23歲的人僅僅因為嘴巴大而得到了不應該得到的自我膨脹?

    對他來說,唯一重要的事情是把毫無根據的憤怒發洩到一個根本沒有前途的政治事業上。但他太蠢了,看不出來。

    就像年幼的格蕾塔•通貝裡發表她毫不瞭解的氣候問題觀點,如果黃之鋒能乖乖地去上學,在這個過程中學會一兩件事,而不是浪費時間去抗議那些他一竅不通的事情,那就更好了。
    如果這種情況真的發生了,那麼他也許會明白,民主不僅是尊重人民的意願,而且是為大多數人的最大利益服務。

    那麼日益暴力的抗議活動究竟在哪些方面為大多數人服務呢?愚蠢地破壞公共和私人財產會為大多數人帶來什麼好處嗎?破壞地鐵站,迫使運營商關閉整個地鐵網路,有效地使整個城市陷入停頓呢?放火燒街道和建築物呢?用燃燒瓶襲擊香港員警——與黃之鋒和他的抗議者同伴都是香港人——會為大多數人帶來什麼好處嗎?癱瘓機場,給成千上萬無辜的旅客帶來不便,玷污這座他們自稱熱愛的城市聲譽會為大多數人帶來什麼好處嗎?
    所以,黃之鋒提出的未來到底是什麼? 是魯莽的愚蠢?暴力和破壞?無知、無能和盲目的憤怒?年輕的黃之鋒為數百萬香港人提供的價值到底是什麼?一個被邊緣化、經濟衰退和缺乏前景的未來?
    與所有的政治制度一樣,民主只是達到目的的一種手段。那麼,香港的亂局最終會引向什麼結局呢?黃之鋒沒有答案。這群年輕人沒有意識到的是,要實現有意義的改變,需要的不僅僅是憤怒。

    建造比摧毀要難得多。

    這就是為什麼歷史最終會將黃之鋒列入“用善意帶領香港走進地獄之路”的名單。

    1 0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重要聲明:本網站討論區內容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澳門流動社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澳門流動社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並遵守特區政府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所公佈的「在互聯網上發佈個人資料的注意事項」.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內容,敬請自律。

小黑屋| Archiver| 澳門流動社區 CyberCTM.com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