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收藏
版主
申請
開區
申請
aiselo
加入日期:2009-8-23
流動積分:645
查看 1388 回覆 54
按讚 0 按彈 0

只有你不知道

2019-12-14 19:14:20
  • ~  序  ~

    世事好奇妙,有時候身邊發生的事情,看似與自己無關係,但這又可能是別人的重點故事;
    又或者,一些看似不重要的,不相關的偶遇片段,這又可能是別人的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
    一切的事情,看似無關係;但到頭來又是互相關連。你,不 曾會理會身邊的事,因與你無關,
    但是你的決定和行動也是左右這事情的發展,一 個扣人心弦的愛情故事,是與你有關連,
    只是你不知道……

        Aiselo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又是新的一年,當然有新的目標。自從學懂雙手彈 Canon 之後,
    由於疏於練習,現在已經有很多音調不記得了,感到有點可惜。亦因 為這樣,
    我叫自己每天盡量抽十至二十分鐘練習電子琴。經過三個月時間,學懂彈 黎明的《最好你走》,
    現在學習《眼神騙不過》。喔﹗真的很難用雙手去彈琴。

      一直以來都是獨個兒躲在家中寫作,第一次和人家合作編小說,而且是一位不認識、
    未見過面的網友。感覺很新鮮,從中學會了怎樣在互聯上溝通和交換意見。
    由於是首次作出這樣的嘗試,而且在不同時間和地域,內容和格式難免有些嫩,請見諒。
    我相信下次合作的時候在這方面會有所改善。

      小說會叫做 melody 是因為我覺得人生的道路總是不平坦,就像旋律一樣有高低起伏。
    當我們遇到失意的時候千萬不要放棄、亦不要自暴自棄,因為音符去到最低處後就是回升。
    我相信人生亦是一樣,失意過後是得意,只是很多時候我們都不知道吧。

        Jack


    0 0
  • aiselo 2019-12-14 19:16:36
    2#

    故事簡介

    夢藍暗戀樂霖,可是他已有一位女朋友希雅。一天放學,一位老人告訴她,
    如果想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只要擁有五個相關的信物,未來或許會有所改變。
    因為這句說話,奇怪的事情陸續地發生在二人身上。樂霖高級程度試失敗,
    到了澳洲留學,因為時差問題和希雅分手。當他畢業回港後,
    他選擇從事廣告設計而結識一位野蠻和經常喜歡作弄他的女同事,晴。
    樂霖發覺自己的感情生命一塌糊塗,曾經嘗試分別地和幾位女子談戀愛,
    怎知道她們都沒有好下場。究竟這是巧合,還是詛咒?

       jack~

  • aiselo 2019-12-14 19:18:15
    3#

    本帖最後由 aiselo 於 2019-12-14 19:24 編輯

    一‧ 情心不轉變


      〔二○○四年〕

      傍晚,在一個火車站處,下班的人們魚貫地步出大堂。當中有一位滿面愁容的男子徐徐地步出,
    身上披上黑風衣、在無名手指上戴著一隻半月型的戒指,低下頭一步一步地踏上回家路途。
    途中,他經過一個平凡的街角,和平日一樣沒有甚麼特別的街角。唯一不同的是,
    今天有一位老人家正在擺攤子,是一個占卜看相的攤子。

      男子沒有理會,繼續他的回家路途。這時候,老人家從後向男子叫道:「先生,先生,請留步……」
      男子回頭望向老人家說:「老先生,你是在叫我嗎﹖」
      老人家說:「是的,是的。你還認得我嗎﹖」
      男子略停,打量一下老人家說:「老先生,對不起﹗我真的不記得在那裡見過你,你是……」
      老人家:「哈﹗先生你還記得這個吊咀嗎﹖」

      老人家手上拿著的是一個菱形的、寶藍色的吊咀,上面刻有一個字「變」。
    男子站在那兒望著這個吊咀,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

      老人家說:「十年前,我幫你看過掌紋的,你還記得嗎﹖」
      男子像依稀記得的說:「哦﹗你就是當時那個算命先生。」
      老人家笑著說:「是的,就是我﹗」
      男子說:「老先生﹗那時你所說的都一一應現,現在我想也沒有甚麼好說吧﹗
    我想我現在還是要離去……」
      老人家連忙說:「先生﹗我今次不是同你看掌的,只是給你一個回憶﹗」
      男子有些不客氣的說:「回憶﹗……我想我不需要甚麼回憶﹗」
      老人家說:「先生,請不要怒氣,世間萬物總有其定律,因果也是有其原因而存在。
    當年我曾經和你說過,『萬般皆是影,只有心才真』,不知道你還記得嗎﹖」
      男子面黑黑的說:「記得﹗這又如何﹖」
      老人家沉默一回說:「先生,請將你的手掌給我……如何﹖不相信我嗎﹖」

      男子略有遲疑,最後還是將手掌交給了老人家看。老人家並沒有看,只是將吊咀放在對方手掌上,
    並將他的手掌合上。就在這個時候,一段段的往事從男子的腦海中浮現出來。
    十年前,在郊區的一條單車徑上,五男四女的一同踏單車……

    曲中情

      ※  ※  ※

      〔一九九四年〕

    樂霖:八月二十八日,星期天。晴,心情愉快。

      今天天氣很好,正是適合踏單車的日子。中午和四位死黨到大埔踏單車,
    如往日一樣他們的女友都有前來,唯獨是我的……唉,其實在上星期已約好希雅,
    怎知道她頑皮的弟弟在她出門的時候不小心地被木門夾到手,爸媽不在家,
    希雅唯有陪伴他到醫院。沒法子,結果只好看著其他人一雙一對地踏單車,
    我卻獨個兒像個傻瓜。不過,平日總是十人的活動,今天卻變成「九男女」,哈哈哈﹗

      在踏單車途中,不曉得是哪兒,當我們眾人經過的時候感到有一股熱氣從地面散發出來。
    肥誠還說是龍珠裡的場面:「感覺到一股很強烈的氣。」逗得我們眾人都笑起來。
    雖然希雅不在,我們倒是有說有笑。

      不過,還有四天便要開學,轉眼間我已經在這所中學渡過了五年光景。細心一想,
    這幾天的時間倒是過得很快,回想起五年前的我,初初進中學的時候甚麼也不懂得,
    現在竟然快要做個高中生。不過說起來,自己中五會考成績已經有十四分,
    要不是班上有很多同學比我成績好,我必定能夠在原校升讀中六。
    現在不單要和死黨們分開,日後還不可以和希雅一同上課、放學一同到自修室,真的不開心。

      無論怎樣,幾天後我便要到一處新環境,認識新的老師和同學。我告訴自己,
    在高中這兩年一定會加倍用功,目標是能夠考上大學。

      鈴鈴──當我剛將日記放回書架上的時候,大廳裡傳來電話響聲。

      「嗯,是啊﹗他一直都是笨笨的,難委我是他的妹妹,不過已經十六年,我甚麼都習慣。」
    妹妹接聽後和對方談了一會,跟著叫喊我。「哥哥,是希雅姐姐。」
      「怎麼你們又在說我壞話﹖」我從房間裡走到大廳,隱若地聽到妹妹剛才的說話,
    心裡頓時產生一點點的好奇。
      「你也知道自己有很多壞話給人家說呢,嘿嘿嘿……」妹妹奸笑起來。
      「無聊。」我左手提起電話筒,溫柔地說了一聲:「喂,希雅~」
      「咦﹗人家的毛管豎了起來啦﹗」妹妹連忙地揉自己的雙臂,跟著返回房間。
      「樂樂,你今天怎麼樣﹖」希雅問道。「真的對不起啦,我未能和你們一同到大埔踏單車。」
      「不打緊,不知道你弟弟現在怎麼樣﹖一切都好嗎﹖」
      「那個頑皮鬼看來上了一課,亦得到一頓教訓。醫生替他的右手指打上石膏,
    短時間內要以左手來做日常東西,吃晚飯時挻困難。」
      「我祝他快些痊癒。」我誠心地說。「剛才在寫日記,一想到幾天後我們不能一同上課,
    有點不開心。」
      「開心點呢,我們每天放學後可以相約一起到公共圖書館去。那樣的話仍可一起學習。」
      「可是公共圖書館和學校的自修室根本不同,我寧願留在家裡。」
      「不要這樣,有很多選擇嘛。你來我學校、我去你學校,或者如你所說,到你家一同溫習,
    我相信總有方法令我們的關係繼續地維持下去。」希雅嘗試安慰我。
      「嗯,我明白。在跟著的兩年,我一定要好好地學習。我答應你,將來我們再一同在大學上課。」
    我右手握著拳頭,懷著信心地說,雙目亦燒起鬥志的火花。
      「是的,我們在大學繼續一同上課……」

      不知不覺地到了晚上一時許,發覺我和希雅談電話談了這麼久,她開始有點倦意,
    我們掛線後各自返回房間睡覺。我躺在床上,以雙手按著後腦兒,想起在這幾年以來和女朋友一起上學,
    無論是晴天、陰天還是下雨天。一想到往後的兩年大家不能一同上學,真的感到有點不甘心呀﹗
    這一晚,我躺在床上很久很久,雙眼亦睜得很大很大,也不曉得自己是怎麼地入睡。

      ※  ※  ※

  • aiselo 2019-12-15 00:02:53
    4#

    夢藍:九月一日,星期四。天氣晴朗。

      一大天早上,我吃了媽媽親手做的早餐,就急急出門。今天是開學的第一日,
    也是我升讀預科的第一天,心情滿緊張的。昨晚和卿閒聊,本相約一同到校。
    卿是誰人,她是我的好朋友、好知己,或者可以說是好鄰居。這麼多年來我們雖然不是在同一所學校讀書,
    但我們卻是屋村裡的一群,時常一起。現在終於有機會在同一所學校讀預科。這倒是我們兩人小時候的一個小小夢想。
    但她今天卻因為約了另一位朋友而推卻我,真是的。

      上課堂鐘響起,我急急忙忙的走到操場,不知道自己應排在那裡,想不到升上預科都要像小學生排隊。
    不遠處卿正向我招手,示意我到她那裡,原來她所處的正是我的班級。

      正當我走上前去的時候,不知是否太心急,不小心的就向前摔倒,忽然一雙強而有力的手扶著我,
    我還沒看清楚,那人說:「你,你沒事把﹖」
      我還沒有定神,那人就說:「下次小心呀﹗」

      當我如夢初醒時,那人就遠離開去。

      這時候卿在我耳邊大聲說:「你還好吧﹖」
      我給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說:「卿,你這麼的大聲幹甚麼,嚇到我的心亂跳。」
      卿說:「心兒卜卜跳,看你像是著迷了,你在想那啊﹖」
      我說:「我……我。」
      卿說:「我甚麼,還不快些,大家都上課堂了,你還呆在這裡。」

      於是我和卿就急步的向課室走去。

      ※  ※  ※

    樂霖:九月六日,星期四。晴,緊張。

      第一天上課,來到新校舍,給我的感覺是地方很大很新。站在學校大門,看到的是停車場,
    右方是一個可以容納兩個籃球場的操場;在操場的左方是雨天操場,放置了很多桌椅。
    我獨個兒在雨天操場坐了一會,聽到早會鐘聲,看到同學們往操場裡排隊,自問不知道哪兒是六理班,
    我問了一位站在講台前的女老師。她環顧一眼後呼喊一位個子和我差不多高的女同學,著她帶我到六理班那兒排隊。

      原來,這位女同學亦是六理班學生。她擁有一把長長的頭髮,和我一樣並沒有戴眼鏡。
    第一眼看到對方,她給我的感覺是很有禮貌。得知我是新同學,向我介紹很多學校的規矩,
    如每天要排隊早會,小息的時候不可以逗留在班房裡等等。

      在課室,黃班主任將我編到第四行第四個座位,坐在我隔壁第三行第四個座位的人,
    正是在早會時帶領我排隊的女同學。原來在這個世界上,可以有這麼巧合的事情發生。
    喔,突然感覺到自己好像在小說裡生活。

      由於開學第一天只上半天學,下午回家後我立即約會希雅一同到附近的商場逛。
    她說學校上課集會沒變,不過很多在中五時一同上課的同學現在已經不在原校升讀中六,
    感到有點感慨。畢竟,大家一同在學校上課、嬉戲已有好幾年時間,現在只剩下幾十人,
    她感到有點難過。嗯,想起來,我亦是她所指的其中一份子吧﹖

      九月六日,雖然已經開學了好幾天,今天才是正式上課的日子。班主任教物理科,
    第一課上了一半,便來一個全民投票,選出男女班長和財政。坐在我隔壁的女同學卿被眾人一致推選為女班長,
    這個倒沒使我感到驚訝。還記得第一天上學的時候她帶領我,不知道是因為身為班長所以樂於助人,
    還是她的性格就是如此呢﹖

      由於前幾天都是處理學校行政上的事宜,同學們只用上半天課。
    一方面在放學的時候我總是急忙地離開學校,跑到希雅的學校門外等候她;
    另一方面我是一個內向和害羞的男孩子,在班裡沒有主動地結識其他同學。
    亦因為這兩個緣故,我在午飯時間並沒有和其他同班同學一起。
    一個人到餐廳進膳就是渾身不自在吧﹖結果我叫了外賣,留在課室裡獨個兒吃飯。

      放學後我如常地等跑到希雅的學校等候她,怎知道她被張老師選為中文學會主席,
    今天放學後還要開會。不能和她一同到自修室當然有點失望,不過希雅有正經事情做嘛,
    結果我獨個兒乘車回家。

      三天後的星期五,亦剛好是開學後一個星期,基本上我已經適應了新校園新環境,
    對老師們亦開始熟落。只不過,同學們好像不太友善。對於我這個新同學,見面的時候總是沒多話說,
    即使我向他們問安,他們只會輕輕點頭,跟著和我擦肩而過。是不是我不善於和他們打交道呢﹖
    還是因為我是新生﹖抑或是這所學校的文化﹖

      不過,在班裡倒是有兩位女同學沒有避開我,她們是女班長和另一位不知名的女同學。
    說起來,平日看見她們二人總是聚在一起,想必是一對要好的朋友。每每和她們打招呼的時候,
    二人總是會向我揮手,頗奇妙呢。

      ※  ※  ※

  • aiselo 2019-12-15 16:18:13
    5#

    夢藍:九月十四日,星期三。天朗氣清。

      開學日到現在已差不多兩個星期,在這兩個星期中,學校生活已慢慢的習慣了。
    上星期,班中選舉班長,在一輪的投票選舉下,卿就為女班長。

      今天早上,起床時,偶有些小不舒服,但沒有理會就急急的趕回學校。
    在操場上偶遇卿和一位男同學,正要和他們說早,突覺眼前一黑,不小心的就滑倒。
    一雙似曾熟識的手,又再給我扶起,這雙手就是當日開學時,扶我一把的那雙手,
    也就是和卿一起的那位男生,樂霖。

      在休息室內,卿、樂霖和我一起,醫務主任說:「沒有甚麼大礙,只是小小的感冒,
    回家休息一下,多渴開水身體便會轉好的了。」
      卿說:「那麼我送你回家吧﹗」
      我說:「不用啦﹗你還要上堂,我獨個兒回家是沒問題的﹗」
      說著又不小心的跌倒,樂霖扶著我說:「我看,我還是和你一起回家好些﹗」
      我低下頭說:「但這樣……」
      樂霖說:「不用介意,我相信不會阻礙我時間的,而且有一個人在旁總是好的﹗」
      卿說:「是啦﹗我會告訴班主任,你還是快些回家吧﹗樂霖謝謝你照顧她,她可是一個冒失鬼來﹗」
      我說:「卿﹗不要這樣說人家嘛﹗」

      大家都一起笑起來。在學校的道路旁上,有一排排的樹木排在兩旁。在陽光的照耀下,像有溫暖的感覺。

      樂霖說:「哈﹗還沒問你的名字。我自我介紹一下先,我是樂霖。」
      我有小小害羞的說:「我,我是夢藍,叫我藍就得啦﹗」
      樂霖說:「藍,很動聽的名字﹗」
      我笑著沒有回答。回到家的門前,我說:「我到了,你還是快快的回到學校吧﹗在此要多謝你﹗」

      樂霖和我道別後,我心裡突覺有一種異樣的感覺,不知道怎麼去形容。

      ※  ※  ※

    樂霖:九月十五日,星期四。晴。

      我喜歡秋天,因為氣候涼快,即使太陽跑到頭頂直曬也不會感到很熱。
    昨天班上的一位女同學生病感到不舒服,還險些兒暈倒在地上。
    在休息室內被女班長慫恿我要送她回家,看到她楚楚可憐的樣子,我心裡頓時萌生英雄本色。
    也不知道是從哪兒來的膽子,結果我主動地說要送她回家。

      結果,今天回到學校,我被眾人取笑圖謀不軌。為何會送一位結識不久的女同學回家,
    我被他們不停地質問,卻只有啞著嘴巴不知道應該怎樣回答。
    我看到,女班長坐在一旁掩著嘴暗笑。那一刻我心想,不會是她存心作弄我的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送藍回家亦令我有所獲。同學們覺得我是一個好人,因為願望幫助一位不太相熟的同學,
    這個使他們敬佩。

      時間悄悄地從我身邊溜走,轉眼間兩個月的光陰在無聲無息地過去。
    到了十一月廿五日,因為班主任的疏忽,原本應該在上星期派發的通告,卻在今天才給我們。
    是關於下星期三(三十日)是學校旅行日的通知,我現在仍在打量參加還是不參加。
    一來和其他同學不相熟,恐怕到時只會一個人獨自步行;二來希雅又不在身邊,
    今年的旅行不會和以往一樣那麼甜蜜蜜。唉﹗真是頭大。

      原本打算不參與的,可是在放學的時候,女班長不其然地問了一句誰人不打算參加請舉手,
    環顧四方,竟然沒有同學舉手。即是說全班同學都會參加。如果這一刻我舉手的話會多沒臉子。
    結果,我今晚還是把通告的「不參加」這三個字刪去。

      ※  ※  ※

  • aiselo 2019-12-15 16:21:02
    6#

    夢藍:十一月三十日,星期三。清涼,適宜旅行。

      今天是學校舉行的郊遊日,和卿他們組成一組,當中還有樂霖。
    在秋天,是燒烤的好時候,在一片紅葉的大地上,人們各自在燒烤爐旁辛勞。
    我和卿走到一小河邊,河上有一對水鴨。

      卿突然的問我:「藍,你覺得樂霖是一個怎樣的人﹖」
      卿這樣的一問,令我一時間不知所措:「樂霖﹗他是一個怎樣的人﹖
    幹嗎,突然這樣的問我﹖」
      卿邪笑著說:「哈﹗當然是有需要才問你啦﹗」
      我摸著頭說:「那麼為甚麼問我﹖」
      卿說:「你知道嗎﹖班中謠傳你和他……」
      我連忙說:「甚麼呀﹗我和他當然沒有甚麼啦……你們不要這樣說我和他啊﹗」
      卿說:「嘻﹗嘻﹗不用這麼緊張﹗說笑的……」
      這時候,樂霖走過來說:「燒烤爐已準備好,還不過來一起﹗」

      我紅著臉,卿卻偷笑著。

      樂霖問道:「藍,你是否不舒服,現在的你看起來滿臉通紅的。」
      卿大笑著,我只是更加低頭,樂霖就傻傻地看著我倆。

      在回家的路途上,我、卿和樂霖三人一同地走到巴士站,樂霖電話響起。
    一回兒,樂霖像有緊要事的就和我們道別。

      我心裡像有些失落,忽然,卿在我耳邊說:「喂﹗人家已紅經走了很遠,
    你還呆在這裡做甚麼,掛念他嗎﹖」
      我說:「當然不是啦﹗只是有些小失落的感覺﹗」
      卿說:「你壞啦﹗春心動﹗」
      我說:「你傻啦﹗這麼說,當然不是……」

      碰巧這時候在街角的轉角處,有一檔看掌相的攤檔子。

      卿說:「藍﹗你看,有一個看掌相的攤檔,不如看看你的未來吧﹖」
      我說:「我對星座運程比較有興趣;這些我並不是太熱愛的。」
      卿說:「過去看看也無妨,甚麼都要試試嘛﹗或者,會是一個好的預兆﹗」

      我不自覺地就和卿走到老人的攤檔去。當剛要走到攤檔前方,不知道是甚麼原因突括起一陣強風,
    老人本來是一直閉目養神地坐著,給這強風一吹,閉著的眼睛緩緩的張開。

      我們還沒到達攤檔前,老人卻開口對著我們說:「天意﹗要來的終於要來﹗
    兩位小姐,請坐下,我今天免費地幫你們看。」
      我驚訝的說:「老先生﹗不用這樣,我們只是走過來看看。你還是要照原來的收費,你需要生活的啊﹗」
      老者說:「這位小姐,你真是一個大好人。不過我今天是等某人到來,或者你就是我所要等的人呢﹖」
      我詑異的說:「等我﹖」
      老者笑笑說:「天機不可洩露。」略一停又說:「你今天是問愛情是不是﹖」

      卿和我都感到非常神奇,從一開始。我們都沒有說甚麼;但老者像是知道我們心裡所的事一樣,
    我不自覺的點點頭。

      老者說:「你的愛情,簡單一點是會有一個幾波折的過程。你和心中的白馬王子,
    都會同一些關鍵人物有影響,而令到你們不可以暫時一起……」

      我靜靜的望著老者,沒有說一句話。

      老人續說:「當你擁有五個相關的信物,或可以令到你的未來有所改變。」
      卿追問說:「五個信物﹖是甚麼來的﹖」
      老人說:「我暫時只知道是,一條頸鍊,一個女孩,……其餘的我都不知道﹗」
      我問:「老先生,你的意思是,當我擁有你所說的五樣信物,我的未來就可改變﹖」
      老人說:「並不是這麼簡單,那五件信物會在你的身旁或另一半的他身邊出現。
    當這五樣信物出現時,你的未來和他或會有一些轉變;但不要太強求,一切都是隨緣吧﹗」
      老人續說:「送你一句說話,『變幻是永恆,情心不轉變』,能夠做到這個信念,
    你的未來,會是一個幸福的將來﹗」
      老人突然向卿說:「你今天本有血光之災,但因為你幫助人的心,令到你逃過一劫;
    或者這是我們的緣份,你們好好珍惜大家的友情。我都要收拾攤子,有緣的我們將來再相見,再見啦﹗」

      我和卿給這老人家所說的話感到玄妙非常。我們別了他,就往所住的屋村走去。

      不遠處的十字路口,一架房車剷上行人路,做成多人傷亡,
    其中一些街坊說:「嘩﹗真是驚險﹗這裡平日都很少車輛往來;但今天卻因為交通燈故障,就發生意外。
    而平日我都是早幾分鐘在這裡經過,幸好今天遲了些小時間,就剛好避過這意外。」
      士多老板說:「這裡平時放學時間,很多學生都從這裡經過,不知道今次有多少人被送到醫院……」
      這時候士多老闆向著我和卿說:「藍﹗你們沒事嘛﹗」
      我說:「沒有,我們都是剛剛經過,不知道剛才發生了甚麼事﹖」
      士多老闆說:「今天你們遲了二十分鐘經過這裡,算是好彩了。平日這個時間,
    你們都應該是在這裡過馬路的;今天卻發生交通意外,幸好你們遲了二十分鐘,否則你們有可能也是受害者啊﹗」
      我和卿忽然想起剛才攤檔老人的一句說話:「今天有血光之災﹗」

      難道老人剛才所說的就是這個﹖

      在屋村的電梯大堂,我和卿正等著電梯,一把聲音從後響起:「藍!你們好﹗」

      卿和我望向聲音的來源處,是一個美男子,他就是住在我對戶的傑。
    傑從小就是和我在屋村中一同長大,所以可算是青梅竹馬,而我們就像是兄妹一樣,
    而卿和傑更是一對要好的朋友。

      ※  ※  ※

    樂霖:十二月一日,星期四。晴。

      今天是旅行日翌日,所以不用上學。回想起來,昨天過得挻是愉快,
    可是在黃昏離去的時候收到希雅媽媽的來電,說希雅在放學的時候不小心摔倒跌在地上,
    前額給撞破,還要留在醫院觀察。我聽到之後感到吃驚和擔心,連忙地從燒烤場乘搭的士前往醫院。

      看見希雅躺在病床上,前額被紗布和蹦帶包紮著,我心裡感到一陣寒意。
    希雅的媽媽看見我前來,著我留在醫院陪伴希雅。

      「樂樂,你來了﹖」希雅勉強地轉過身子,看到我坐在床邊。「媽媽呢﹖」
      「她說要到超級市場買幾枝葡萄適給你喝,還著我坐在這兒好好地照顧你。」
      「多謝你來探望我,我很感動。」
      「傻瓜,我是你男朋友嘛﹗」我將身子輕輕地靠近希雅,凝望著她的前額。
      「現在的我是不是很難看啊﹖」希雅沒精打采起來。
      「當然不是,你的樣子蠻好看。」我安慰道。
      「你是在取笑我吧﹗怎麼受傷的人的樣子會好看的﹖」聽到我的說話,
    希雅漸漸地流露出笑容,最後還笑起來:「你就是傻瓜﹗」
      「說起來,為何你會這樣不小心﹖」
      「我也不繞得發生甚麼事情,當時我在學校放學,一心想著回家,發覺不到自己的鞋帶子鬆脫。
    一不小心便絆倒,當時還以為自己會相安無事,站起來的時候感到一陣暈眩,最後還有嘔吐。」
      「怎麼會這樣的﹖」我一直細心地聽著希雅的說話,問道。
      「我也不知道,原來在摔倒的時候前額給撞破,還流下很多血。當時亦把我嚇了一跳。
    最後我到醫療室,書記看見我嘔吐,於是報警和通知我的家人。」
      「你現在感到怎麼樣﹖」我柔柔地撫摸希雅的頭髮,關心地問候。
      「原本仍是很痛的,不過看見心愛的樂樂前來探望,不痛了。」
      「嘻嘻,你真是一個笨蛋,日後記著小心走路。」我暗笑起來。
    「說起來,不知道醫生為甚麼著你留在醫院裡﹖」
      「因為我撞倒頭顱,而且曾經有嘔吐,所以要我留院觀察一天,看看我有沒有其他地方不妥當。」

      ※  ※  ※

  • aiselo 2019-12-16 00:26:35
    7#

    本帖最後由 aiselo 於 2019-12-16 00:27 編輯

    夢藍:十二月十一日,星期天。晴。

      差不多三個月時間,學校的測驗、功課都忙過不了。今天本約了卿一同到圖書館溫習,
    但她又臨時爽約,害我又白等一會兒。可能有些朋友會覺得,我是家中獨女,理應可以在家中溫習,
    為何又要到圖書館來呢﹖我覺得在家的話會有些小的分心,並不能專注地溫習,所以會多數去圖書館。

      由於卿要我呆等了一些時間,看來今天圖書館應該沒有空位,但我還是在圖書館裡碰碰運氣。
    當我走了一圈後,知道今天都是無望的了,忽然一隻手拍在我的肩旁。原來是樂霖﹗

      樂霖說:「藍﹗這麼巧,你也是到來溫習﹗」
      我說:「是的,但看來今天已經沒有位子了,現正想回家。你呢﹖」
      樂霖說:「我剛剛覆了電話,我的朋友有事不能到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你可以坐在我朋友的位置。」
      我說:「這樣會不會不太方便。」
      樂霖說:「那裡,你不用,位子也是空著,不如讓你坐。」
      我說:「那麼,我就不客氣了,謝謝﹗」

      樂霖笑著就帶著我到他的位子。我心裡想,他像是我心中的白馬王子,每當我遇到麻煩,
    他總會伸出援手,或者我和他真的是很有緣吧﹖但是老先生曾說過我和心中的白馬王子,
    是會經過很多波折,不知道,是否真的如老人家所說的呢﹖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傍晚,我們離開了圖書館,
    我說:「樂霖﹗你需要回家吃飯嗎﹖」
      樂霖說:「本應和朋友相約一同溫習後,到餐廳吃晚飯;但現在看來只有回家吃飯﹗」
      不知那來的勇氣,我對樂霖說:「如果不介意的話,我想約你到餐聽吃晚飯,當是你今天幫我的忙。」
      樂霖說:「不用這麼客氣,大家是同窗,好應互相幫助。無問題,反正現在都有時間,我也老實不客氣。」

      於是我和他就到附近的餐廳去吃晚飯,這就像是我和他的第一次約會。

      ※  ※  ※

    樂霖:十二月十一日,星期天。晴。

      和夢藍吃過晚飯後已經是九時許,作為男孩子的我應該有義務送她回家。
    可是不知道是甚麼緣故,她當時低頭想著甚麼的,結果還是向我搖頭示意不允許我送。
    那時的我其實不太明白,我早前不是亦曾經送她回家的嗎﹖無論如何,我尊重她的意思,
    於是獨自回家。返到家裡,我看見妹妹在大廳裡和人家談電話,樣子頗是陶醉。
    她看見我,突然地伸出舌頭扮一個鬼臉,我還被她的動作給嚇了一跳。

      良久,我返回房間取出一套衣服,跟著往浴室走去。約半個小時後,我從浴室出來,
    仍然看見妹妹在談電話。女孩子就是愛說話吧﹖妹妹看見我從浴室走出,
    還在一面臉子前梳理頭髮。當我正想返回房間的時候,妹妹連忙地呼喊我。

      「哥哥,是你的電話﹖」妹妹將電話筒遞給我,臉上還流露出一絲奸笑。
      「怎麼會是我的電話﹖」我兩眼瞪得大大,感到非常驚訝。
    「怎麼會是我的電話﹖明明看到你一直在談笑。」
      「是希雅姐姐。」妹妹亦瞪大雙眼,終於笑出來。
      「怎麼希雅的來電,你會談得這麼起勁﹖」我伸手接過電話筒,感到很愕然。
      「這是我和希雅姐姐的秘密。」

      妹妹站起來,繞過我身子返回房間。我望著她的背影,心裡不其然地感覺到,
    妹妹越來越諸事八卦。希雅是我的女朋友嘛,談電話的主角當然是我,怎麼會變成她的呢﹖
    無論如何,我接過電話筒後,坐在沙發上。

      「喂,希雅,你今天怎麼樣﹖」
      「樂樂,不好意思,昨晚和你約定到圖書館去一同溫習,準備四月份的模擬試。
    怎知道一位同學致電找我,托我幫忙到她的家裡取東西。」
      「不用擔心,我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裡呢。」
      「那麼,讓我測驗你今天有沒有偷懶。不知道你今天溫習的進度如何﹖」
      「我嗎﹖當然沒有偷懶。我今天很努力地做了純數的集論和序列兩課題目。」
      「嘩,竟然可以完成兩課這麼多﹖想必你現在的純數比我強。」
      「不是這樣,集論的題目比較簡單,所以我可以很快地完成;而序列的題目雖然較難,但有人指導我……」
      「有人指導你﹖」
      「不、不,我是說,我較喜歡美術和設計這一科。你亦知道,自中學一年級至今,我一直都喜歡繪畫和設計。
    真是可惜,在高級程度會考這科不是正選科。」
      「嗯,你好像有些甚麼東西在隱瞞著我似的。」
      「這個沒有可能,希雅,我和你一起這麼久,你不相信我嗎﹖」
      「我並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女孩子的直覺通常都是可靠的。」

      和希雅談了一會兒,她亦要準備溫習。結果我倆匆匆地掛線,我望著電話筒,
    不知覺地深深吸入一口氣,然後呼出。不知道是甚麼原因,我感到有點患得患失。


    曲中情

  • aiselo 2019-12-16 15:28:48
    8#

    二‧ 王子與公主


    樂霖:十二月十九日,星期一。陰,很寒冷喔﹗

      今天上物理科實驗室的時候,亦是電腦科主任的黃班主任突然接到一位技術人員通知,
    在電腦室有幾部電腦被人畜意地破壞。他瞬即跑到電腦室查看,結果我們因此而有兩堂半的空堂,哈哈哈。
    一位姓陳的同學(不知道他的名字怎樣寫)向我們說有一個主意,就是提議我們每堂輪流地派一位同學到電腦室進行破壞,
    這樣的話大家日後都不用上物理科。

      結果,全班同學都舉手讚成。跟著同學們一致地要求下一個負責破壞的人是陳同學,隨後是全班熱烈的掌聲,
    有些同學還舉腳讚成,笑得全班都幾乎跌在地上。
    我亦按著肚子笑了很久。我想,這就是「請君入甕」的意思吧﹖

      「不如我們在平安夜來一個聖誕舞會,你們覺得如何﹖」跟著,不饒得是誰人的提議,在平夜安那一晚舉辦一個聖誕聯歡會。
      「平安夜,我有節目啊﹗」一位男同學說。
      「我亦不能參加,那晚約了女朋友看電影和吃自助餐。」另一位男同學說。
      「媽媽說平安夜不平夜的喔﹗」一位女同學笑著說。
      「哈哈哈﹗」隨後是眾人的笑聲。
      「那麼,不如我們在聖誕節那一晚才舉辦舞會,你們說如何﹖」看來班裡有人死心不息,
    非要舉辦一個聯歡會不可。不知道是甚麼原因呢﹖
      「這個倒是沒有問題。」
      「我也沒有問題,反正當天閒著……」
      「媽媽說聖誕夜較為平安。」剛才的那位女同學亦笑起來。
      「那麼,我們不如到半月灣好不好﹖聽人家說那兒的景色頗美麗。我們白天燒烤和野餐,在晚上一同跳營火。」
      「半月灣﹖我不知道是在哪兒﹖」這時我看見藍舉手提問。
      「這個我知道,」我連忙地舉手回答。「在西貢,那兒有沙灘。」
      「嗯,看來倒是不錯。很久沒有到過沙灘,一大班同學圍在一起閒談和跳營火,應該是蠻有詩意的吧﹖」
    班上另一位女同學合上雙手,望著天花板說道。
      「不過,我有一個提議。」這時,鬼主意多多的陳同學提議道:「大家要和另一半一同出席,這樣會比較有意思。」
      「嘩﹗」陳同學的提議一出,全班都大聲地和應。跟著,同學們開始起哄,
    還站起來大吵大嚷。嚇得陳同學連忙地掩著嘴坐回位子裡去。
      「這是一個好提議啊﹗」
      「我也這麼認為。」
      「是啊﹗」

      原來,同學們起哄是因為認同他的說話,這個使我不其然地發出會心微笑。

      「不過,如果沒有拍拖的怎麼辦﹖」這時藍再一次舉起手。我不其然地望著她,她亦回望我一眼。
      「如果我們跳營火,一對對才像樣。藍,你可否找找班上有哪些男同學還沒有拍拖,
    這樣你們可以暫時地編成一組嘛。不用擔心,這個只是遊戲而已,大家不必認真。」
      「沒人說過要認真,哈哈哈﹗」藍掩著嘴暗地裡說,
    跟著站起來呼喊:「那麼,我想問班上有哪些男孩子現在仍沒有拍拖的﹖」
      「……。」過了好一會兒,奇怪地,班上沒有男同學舉手。這時全班再一次地笑起來。
      「怎麼會全班男同學都有女朋友﹖肯定當中有人在說謊﹗」
      「哎喲,這麼樣的話,我還是不參加。」
      「你不可不參加﹗」卿連忙地拍檯叫嚷。這一下我才知道,原來班上的女同學都很暴力的。
    「經驗告訴我,如果你不伴陪我的話,我爸爸媽媽一定不允許我參加這個派對。」
      「為甚麼﹖」藍好奇地問道。
      「總之,你不要多問,亦不可反對。你一定要參加,不然的話你會每天遇上惡運,
    踏狗便便、掉進糞渠、全科不合格等等等,嘿嘿嘿﹗」
      「你這個卿,我沒有開罪你吧﹖為甚麼要這樣地咀咒我﹖」
      「各位同學,我們繼續剛才的實驗……」這個時候,黃班主任返回來。
    同學們看到他,連忙地返回自己的座位。
      「藍,我們放學後再繼續討論這個。」

      放學回家、吃過晚飯後,我如常地致電話給希雅。
    同時,我亦約會她在聖誕節那天和我一同參加班會所舉辦的聯歡會。她連忙地答應我,說沒有問題呢﹗
    只不過,我心裡在想,自從我倆在不同的中學學習之後,各人相見的時間和機會減少了很多,
    好幾次約會她,她總是有事情而不能赴約。這一趟,我其實亦很擔心如果當天她失約的話我會怎麼辦。

      ※  ※  ※

  • aiselo 2019-12-16 15:32:01
    9#

    龍傑,早年從國內移民到香港定居,住在一個擁有香港特色的公共屋村,
    在這裡他認識到很多同年紀的朋友,其中兩位最令他深刻的是藍和卿。

      藍,一個性格較內向和不主動的女孩子;卿,卻剛好相反,主動和帶些野蠻,
    不說的話,會以為卿的年紀會大過藍的。因為她們走在一起的話,卿就像大姊姊,藍就像小妹妹。

      大家雖然同住一層數,自升上預科後,但已很少一同玩耍;只是偶爾在電梯大堂中遇見,點點頭。
    在聖誕節前的一星期,傑和卿偶然地在電梯大堂相遇。

      卿說:「傑,聖誕節有節目嗎﹖」
      傑笑笑說:「聖誕節﹖都是像往昔一樣,呆在家中﹗」
      卿說:「你沒有女朋友嗎﹖」
      傑說:「你還是和從前一樣,說話這麼直接的。是的﹗我還沒有女朋友,所以聖誕節對我來說。
    只是一普通的節日,會留在家中看電視的機會較多﹗」
      卿說:「這你就不對啦﹗聖誕節應約朋友出外,享受那節日的氣氛才對﹗」
      傑說:「不是不約會,而是我所認識的朋友,大多是男孩子,每人都有其另一半;或是在家溫習功課。」
      卿說:「是喎﹗你讀的是『和尚寺』,沒有女生的呀﹗哈哈﹗」
      傑說:「卿,你不要取笑人家啊﹗」
      卿平伏了一下說:「言歸正傳啦﹗在下星期的聖誕節你應該沒有約的吧﹖」
      傑說:「是的,有甚麼事﹖」
      卿說:「我和藍會一同參加班上的一個聖誕舞會,而舞會規定每個人要帶另一半出席。
    我就會和另一半約好;可惜,藍就沒有。我告訴爸爸媽媽,他們恐怕我獨個兒參加會遇上甚麼危險,
    說一定要有藍陪伴我才可以參加﹗所以沒法子,想請你幫幫忙﹗」
      傑說:「怎樣幫﹖」
      卿說:「請你暫時做著藍的男朋友囉﹗」
      傑說:「這樣會不會不好呀﹖你有詢問過藍的意見嗎﹖我本身就無問題,反正閒著,但我害怕藍不喜歡喎﹖」
      卿說:「萬大事包在我身上﹗」
      傑說:「那麼到時候再約定吧﹗」
      卿說:「或者到時你可能找到心中的女朋友呢﹖」

      傑笑一笑的就走了。在傑的心裡,藍是卿的好妹妹,同時也是他的好妹妹一樣。
    但卿在他心中卻是另一樣……

      緣份這東西很奇妙,看似是你所想的;但原來並不是。不曾想過會是的;卻偏偏是你所有。
    傑在聖誕舞會中無意中認識到樂霖的妹妹樂雯。而那晚,傑也想不到另一個她會出現他自己的生命裡,
    她是誰,她就是樂霖的女朋友,希雅。

      在聖誕舞會中,樂雯發現不見了哥哥,同時,卿也找不到藍。各人開始去找他們,因為害怕他們出了意外。

      突然電話鈴聲響起,傑望著樂雯說:「樂雯﹗你的手電響了﹗」
      樂雯才驚覺哥哥的手電在其手中,電話傳來一女子的聲音:「樂樂﹗我現在趕來你的舞會啊﹗地址是不是……」
      樂雯驚慌地說:「希雅姐姐﹗不好了,哥哥失蹤了……」
      希雅:「雯雯﹗不要擔心,你哥哥現在年紀已這麼大,不會遇上甚麼事故的,我正趕來,看看可否幫到忙﹗」
      樂雯:「好的﹗希雅姐姐,我們現正在半月灣……」

      一大班舞會中的同學四處地尋找,天漸光。在沙灘一邊的石堆,忽見樂霖出現,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但大家的目光不其然的望向樂霖身後,他背後還站著夢藍。
    希雅在眾人中站出來,還未待樂霖說話,希雅已一掌打在他面上,並轉身走了,在場的各人都不知可以說甚麼,
    而傑卻給這女子剛才的動作,深深地刻在腦海中,也因此令到他們在往後產生了變化……

      ※  ※  ※

  • aiselo 2019-12-18 00:43:08
    10#

    夢藍:十二月廿五日,星期天,晴,寒冷。

      聖誕節……收音機傳來聖誕的歌曲音樂,想不到這麼快的就到了聖誕。
    今年的聖誕是否又和從前的一樣,平平凡凡的渡過呢﹖答案是不,今年我渡過了一個既驚喜又特別的聖誕節。

      今年班中的同學決意自己搞一個私人的聖誕舞會,各人都可以與另一半一同參加,
    當然沒有伴侶的我,也就只可以獨個兒去參加。原本我是不想去的;但在卿的熱烈威迫下,是的,是威迫,
    卿用盡種種的方法,硬要我去。因為她和另一半去,為了說服其家人,就找我來當盾牌。
    卿的家人比較保守,並不喜歡她去夜街;但如果是和我一起,他們家人就會比較安心,於是我就被硬拉去了。

      卿又比較多計謀,不知怎樣,她可以說服鄰居的阿傑一起來,她說每個人都帶同伴侶去,說我也要帶一個,
    否則那怎成事,最後卿和我、傑和卿的男朋友,就一起去參加我們班的聖誕聯歡舞會。
    聯歡會內,卿和她男朋友一早就「閃」了,只剩下我和傑在一起。傑很有紳士風度,一直在我身旁,
    其他同學都因為傑的俊貌,而在一邊談論著我們,使到我面都紅紅的,不知如何是好。
    一陣驚呼聲,樂霖也和她的女朋友到來,這一刻我才知道,原來樂霖已有一個要好的女友。

      我待大家的不留意,就偷偷地溜出大屋的露台。在這裡我一個人的呆坐在長椅上,想起剛才樂霖和她的女朋友,
    突然感覺到自己好像是一名第三者,心裡不其然地悶悶不樂。

      樂霖忽然在我身後說:「藍﹗為何你一個人在這裡,你的男朋友怎麼不和你一起呢﹖」
      我吃驚的說:「啊﹗是你﹗你誤會了,那人是我的鄰居;並不是我的男朋友﹗」
      樂霖說:「是嗎﹖我還以為你男朋友不理會你了,因為他正在和我妹妹一起說笑﹗
    所以就走來看看你怎樣﹖你好像不開心的﹗」
      我心裡忽然開心地說:「你妹妹﹖」
      樂霖說:「是的﹗是我妹妹﹗我原本是有約我女朋友,可惜她說有些事,今晚不能和我參加這個舞會﹗」
      我又突然失落的說:「你女朋友不能來……」
      樂霖說:「是的﹗我不想騙你,我是有一個要好女友,所以我想應該說清楚給你知道﹗」
      我不開心地說:「你告訴我是甚麼意思,打從一開始,我沒有表示甚麼﹗」
      樂霖說:「我不是要表示甚麼,作為朋友,我想我有需要告訴你一些關於我的事情。」
      我心裡忽然想起相士的一句話,就說:「是的,緣份這東西不可強求,或者我們做朋友是可以的,請原諒我一時的不是﹗」
      樂霖說:「不用這樣﹗可能是我當初沒有說明清楚,讓大家產生誤會,不過我相信我們還是可以做朋友的吧﹗」
      我笑著說:「是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朋友,我們,原本不就是朋友嗎﹖」

      我想到沙灘走一走,樂霖就陪我一同到大屋外的沙灘。在遠方有一大石堆,我說想到大石上聽海浪拍打的聲音,
    於是樂霖就扶我到大石堆上,在經過某個石面時,我發現石上刻有三個字「夢月島」。

      我心裡雖然並不開心;或者從一開始,我只是一廂情願地暗戀他。我沒有說甚麼,
    就倚在他肩膀聽聽海浪拍打聲,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

      忽然我耳邊響起樂霖的聲音:「藍﹗我們好像被困了,所走過的路子都已經被海水浸了。」
      我忽然驚醒地說:「甚麼﹖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樂霖說:「我們看來要待退潮才可以回去了﹗」
      我忽然想起手提電話,就說:「我們打電話救援吧﹗」
      樂霖無奈苦笑著說:「對不起﹗我沒有手提電話﹗或者其他人會發現我們不在;會來找我們吧﹗」
      我說:「希望是啦﹗」但我心裡卻非常開心,因為現在我可以和他一起;雖然只是短暫時間,
    但我覺得像是上天給我的一種安慰。我對樂霖說:「你可以說說你女朋友的事給我知嗎﹖」
      樂霖有小小奇怪的說:「你想知我和女朋友的事﹖」
      我說:「是啊﹗我們是朋友嘛﹗讓我也知道一些關於你們的事可以嗎﹖」
      樂霖說:「好的﹗那麼我就從我和女朋友是如何認識的開始……」

      其實我只想靜靜地倚在他身旁,樂霖要說甚麼我也不想知道,說著說著我又睡著了。

      忽然,在我耳邊又響起樂霖的聲音:「藍﹗你是否很凍,我看你像是非常冰冷﹗你沒有大礙吧﹗你的手很冰啊﹗」
      我一字一字的說:「樂霖﹗我身很凍,我很凍……」
      樂霖這一刻用他的大衣覆蓋在我身上,並從後抱著我說:「你穿起這大衣﹗讓我抱著你,這會比較暖的﹗但請你不要誤會我要佔你便宜﹗」
      我說:「我不介意……」我好像已漸失去意識。

      我悠悠地醒來,天已漸光。在來的小路已再重現我們眼前,樂霖這一刻伏在我背後,
    他原來整晚就這樣的抱著我,他看來好像已經非常疲倦。遠方傳來一大班人的聲音,原來是我班的同學。
    樂霖也醒了,我們就沿著原路走回沙灘。來到一大班人跟前,當中突然有一女孩走出來,樂霖正要說甚麼,
    那女孩就一掌的打在他面上,氣憤地走了。其他人都望著樂霖,我不知道可以說甚麼,只是呆呆的望著他……

    曲中情

      ※  ※  ※

  • aiselo 2019-12-21 12:23:47
    11#

    樂霖:十二月廿六日,星期一。陰,很寒冷喔!

      終於又一次,希雅失約﹗我在上星期的預言果然應驗了,而這一次看來還有很多麻煩事情陸續地發生。
    天啊﹗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男孩子,考試壓力已經很大,恐怕不能承受其他的煩惱和擔子。

      上星期原本已經約好希雅在昨天早上於九時半在她家樓下等候,怎知道一等便是半個小時,還不見到她的蹤影。
    沒法子,我上門呼喊她。伯母開門看見我,感到很奇怪,原來希雅昨晚到了同學家中,現在仍未回家。
    當時的我第一個想法是,怎麼到了同學家中亦不預先告訴我﹖而且是在平安夜。
    一想起班裡有一位女同學說過甚麼「平安夜不平安」,不知何故我心裡就是感到非常不安。
    希雅啊希雅,你究竟在誰人家裡過夜﹖

      結果,我硬著頭皮回家,妹妹看見我垂頭喪氣,感到挻是奇怪。
    我將希雅的事情告訴她,她卻沒有說甚麼話,只是返回房間更換一件衣服。

      「你做甚麼﹖」我好奇地問道。
      「希雅姐姐今天沒有空嘛,這麼難得的機會,我是時候要出擊。」妹妹說。
      「出擊﹖出甚麼擊﹖」我凝望著妹妹,連忙地眨眨眼睛。
      「你不要理會這麼多,我們現在快些出門,不然便會遲到﹗」妹妹拉著我,連忙地跑出門外。
      「看來我明白一點點,你的頭腦果然簡單,既然我們要一對一對地出席這個聯歡會,
    試問又怎麼可能會有單身的男孩子出現﹖」
      「嘻,或許有一些女同學像你一樣,她們的男朋友突然不知所縱,結果找到哥哥做拍擋。」
    妹妹暗地裡奸笑著。「這樣的話,我不正好有很多機會﹖嘿嘿嘿。」
      「看來樂雯你今天是生病了。」我伸出右手,朝妹妹的前額按去。
      「不過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臉子,在其他人面前不會識穿我倆是兄妹。」
      「總之你今天不要亂來。」我斜著眼睛望著妹妹,心裡感到有點不安。
      「哥哥,不,樂樂,我要抱抱和鍚鍚……」妹妹張開兩手,還向我扮鬼臉。

      就這樣地,妹妹牽著我的手一同前往半月灣。這麼大年紀,被妹妹牽著,
    我就是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可是她卻感到沒有相干,或許是因為她仍沒有拍拖的緣故。

      「嗨﹗樂霖,想不到你的女朋友這麼漂亮﹗」來到半月灣,
    第一個遇見的人是卿和一位頗是英俊的男孩子,想必是他的男朋友吧?
      「你好,我是哥……」在我還沒有說話以前,妹妹已經開口說道:「不,我是樂樂的女朋友,我叫希雅姐……不,我叫希雅。」
      「……。」聽到妹妹的說話,我連忙地伸出雙手掩著臉兒。唉,我有預感她的身份很快便會暴光。
      「希雅你好,我是卿,而這位是阿傑。我和藍的好朋友。」卿先是望著妹妹,
    跟著望著我:「哈哈,原來你叫樂樂。」
      「阿傑你好。」我伸出右手和他握起來。「你是卿的男朋友吧﹖」
      「不,我男友和藍剛蹓了去買水。」卿搖搖頭回答。「阿傑是藍的鄰居,你知道的,如果他不同來,藍一定不會來。」
      「嗯,這個看來我明白。」我微微地點頭。
      「這個,我不明白。」妹妹望著我們,狐疑起來。
      「小女孩不可以這麼諸事八卦。」我冷不防地回答。
      「小女孩﹖哈哈,樂霖,你真是有趣。她可是你的女朋友啊﹗」卿笑起來。
      「嗯,嘻嘻、哈哈……」我頓時支吾以對。
      「阿傑是藍的鄰居,他不來她不來……」妹妹喃喃自語,跟著好像靈光一閃地拍掌。
    「我明白了﹗阿傑是冒充藍的拍擋吧﹖」
      「哈,希雅,你真是聰明。」阿傑臉上泛起紅霞。
      「那麼,你現在有女朋友嗎﹖」妹妹連忙地走近對方。
      「不、不,現在仍沒有呢。」阿傑顯得好像不好意思。
      「這個真好,我也沒有男朋友……」妹妹頓時顯得興高采烈。
      「怎麼了﹖樂霖,聽聞她是你的女友,現在卻又……」卿望著我感到萬二分驚訝,口亦張得大大的。
    我一臉無奈,不知道應該如何地解說。

      ※  ※  ※

    夢藍:二月六日,星期一。晴,寒冷。

      新學期開始,我和樂霖都有意無意地迴避對方,
    卿多口地問:「上一回聖誕舞會後,樂霖和你是不是發生了甚麼問題﹖」
      我說:「卿﹗不要再提這件事,樂霖原來已有一位要好的女友,我不想因為我而令到他難做。」
      卿說:「這又不是甚麼,喜歡的就在一起;不喜歡的就各自各走路,這是現在的愛情觀,不像從前的一生不變的﹗」
      我說:「始終他女朋友和他是認識在先,我這一個局外人,就像是第三者﹗」
      卿說:「你要記得相士的贈言『變幻是永恆,情心不轉變』啊﹗」
      我說:「你只是說我,你和他又怎樣﹗」
      卿說:「我和他分手了﹗」
      我驚訝的說:「分手﹗」
      卿說:「是啊﹗大家既然都是性格不合的,就不如早早分手,免得大家痛苦﹗」

      自新年過後,各人都為功課而忙碌,中期考試,結果是我的成績仍是中上,
    但卿和樂霖的成績卻每況愈下,成績像是大退步。

      ※  ※  ※

  • aiselo 2019-12-21 12:27:38
    12#

    樂霖:二月九日,星期四,陰。

      距離聖誕聯歡會過後已經兩個多月,一直和希雅吵架及冷戰到現在,每天都是感到難過。
    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不過怎麼說當時的我又是離譜了很多,竟然和藍相擁在一起。
    試問有哪個女朋友願意、忍心或能夠容忍自己看著心愛的男朋友對其她女孩子如此地親暱﹖
    無論如何,不對在先的人是我,我每晚亦會致電話和希雅道歉。只是,不知道她還要恨我多久,
    有些時候,吵架的心情真的很磿人,終日都不能認真和集中精神地上課。

      在學校裡,我亦沒有怎樣和藍說話。因為,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去面對大家,
    我很內疚。唉,為甚麼上天要這樣地作弄我呢﹖

      ※  ※  ※

      轉眼間,各人的高中生涯在無聲無息中完結。自從聖誕舞會過後,眾同學都忙於應付來年的高級程度會考,
    根本沒有空閒時間去開其他派對。在跟著的日子裡,樂霖放學後如常地和希雅在公共圖書館會面,
    二人一同很用功地學習和做模擬試題。

      另一方面,由於夢藍在聖誕舞會當天遇見希雅,還看到對方在眾人見前一巴掌打在樂霖的臉上,
    她知道自己的存在影響到二人的感情。有一次,她在圖書館遠處看見樂霖和希雅二人一起溫習,
    並沒有上前和他們打招呼,而是轉個身子靜悄悄地離去。自始,夢藍和卿在學校圖書館一同努力。

      ※  ※  ※

  • aiselo 2019-12-22 10:23:31
    13#

    夢藍:一九九六年七月十日,星期三。炎熱。

      很快的,時間過去,兩年的預科生活仿佛轉眼間的流逝。自預科畢業後,我再也沒有遇見樂霖,
    而卿因為成績和其家人的經濟問題,也出來社會工作。儘管如此,我們仍時有保持來往。

      暑假天,我就和媽媽一同回到婆婆家處,而爸爸就因為工作關係要到外地工幹,不可以和我們一起到外婆家。

      外婆家是在國內的某個省鎮中,是要坐很久的火車才可到達。畢竟是郊外地方,
    對我這一個活在城市裡的人來說,是有些少不習慣。外婆是很痛愛我,然而對於外婆的事我所知的不多,
    只是從媽媽那裡聽個一些故事,但沒有太多的記憶。

      來到外婆所住的家處,是一個頗大的花園,而外婆所住的屋子就正正的在其中,而在花園的外圍就有一條小河。
    河的岸邊就有一條斷橋。迎接我們的是照顧外婆的姨姨的孩子,夢童。和我一樣名字是有個夢字的。

      夢童帶我到外婆處,外婆一早已站在門口等待我們;外婆年事已高,所以需要用扶杖來幫忙步行。

      我看見外婆,連忙地上前扶著她,她說:「這麼久沒見,藍你也長得這麼高了,外婆都不得不認老了。」
      我吐吐舌頭,媽媽說:「是啊﹗這麼大了,還扮鬼臉,真是長不大啊﹗」

      於是我們就在外婆家渡過這個暑假;也因此令我遇上相士所說的第三件信物。
    住在外婆家也差不多兩星期多,每天就是陪著媽媽和外婆。

      外婆說:「藍,你可以出外走走,不用時常陪著我,有你媽媽在就可以。」
      我說:「我都不知道去哪裡好,所以還是留在你身邊比較好﹗」
      這時候夢童剛巧進來,外婆說:「童﹗你來的正好,你可否帶我的小孫女到外面遊覽一下。」
      夢童說:「沒問題﹗反正我都要出外幫媽媽買生活用品,就順道帶她到外面遊覽。」
      外婆說:「那麼就麻煩你了,還有你要好好地看顧我這小孫女啊﹗」
      夢童說:「婆婆﹗我辦事你放心啊﹗」

      就這樣我就和夢童一齊出外購物,在出到門外,在河邊的那條斷橋,又給我一個奇怪的感覺。

      差不多黃昏時分,我們又回到外婆家。當車子又經過那條斷橋附近,
    我終於忍不著的問:「夢童,我想問一問,為何那條斷橋不修葺一下,就是讓它立在這裡,
    不怕發生危險嗎﹖」
      夢童說:「啊,你是說那條斷橋。」我點一點頭,
    夢童續說:「這是你外婆的意思,我們都沒法子。而且聽長輩說,這個斷橋背後是關於一個愛情故事,
    所以全村的人都知道這裡,小孩子都不會到這裡玩。」
      我說:「愛情故事﹖」
      夢童說:「是啊﹗一個幾感人的愛情故事。」
      我說:「可否告訴我呢﹖」
      夢童說:「故事的大概是說有一對男女,本是同班同學,男原本是有一個要好的女友,
    而女後來知道後,為免做成第三者,就自願地退出。後來男的女朋友和另一男子來往,
    男子最後就只有獨個兒生活。而某一個晚上,那一對男女在這條橋重遇,並且成為情侶;
    可惜世事難測,戰爭爆發,男的就上了戰場,女的就只好等待男的回來。」
      夢童略停一停,我卻很心急的追問下去:「後來怎樣﹖」
      夢童續說:「後來這裡也被戰事波及,一晚橋就給炸中,就成為這個模樣。
    戰爭完結,女的每日都在這斷橋等待男的回來;但男卻沒有回來,後來女的就不知所蹤。」
      我說:「那男的後來有沒有回來﹖」
      夢童說:「這個我就不大清楚,只知道後來你婆婆來了這裡就不准任何人去修理那斷橋,
    而我們長輩好像很尊敬她,也不准其他人到那斷橋處。」

      吃了晚飯,就回到房裡睡,想起今天夢童所說的故事,不其然地就想起樂霖,
    已經很久沒有他的消息,不知他現在身處何處,正在做著甚麼呢﹖想著想著,就睡了。

      一大天早,婆婆和媽媽要出外,只有我獨個兒的坐在屋內。閒時無聊,就走上閣樓。
    閣樓有一個房間是鎖著的,記得媽媽曾經說過,這是婆婆的秘密房間,連她也不可以進入,
    媽媽曾經試過想進入這房間,就給外婆見到,而痛罵一噸。
    來到媽媽所說的房間,一隻貓兒不知從何處出現,飛快的撞開了房門,好奇心的驅使下,
    我就偷偷地走入房間。

      房間內非常光潔,看似像是時常都有人打理。房內有一個圓桌子,桌上有一個打開了的木盒,
    在房的一邊有一窗戶,我打開窗戶,一陣強風吹過,將桌子上的木盒內的信紙吹散。
    我慌忙的收拾信件,在眾多的信件中,我看到了一封信,內裡就告訴了我關於婆婆年青時的故事,
    而同時我發現了一個公仔,是一個木造的小公主。

      還有一星期就要回家,在婆婆家這裡已住了差不多兩個月,我沒有將我偷入婆婆的秘密房間說出來,
    因生怕婆婆的怪責。今天我走到村外散步,途經一處像是市集的地方,我像發現一個似曾相識的人,
    是的,是他。一個上回在街角擺檔的老者,老者看了我一眼就揮手示意我過去。

      我沒有待老者開口就說:「老先生,這麼巧我們又在這裡見面。」
      老者託異的說:「小姐﹗我相信你是認錯人了,這是我們是第一次見面的。」
      我疑惑的說:「我們不是很久前就見過面的嗎﹖」
      老者說:「聽小姐的口音,應是從外地來的;但我卻從沒有離開過這個村落,
    所以你可能見到的是另有其人。」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見到老者桌面上的一個公仔,一個像王子的公仔。

      老者看我看得入神說:「你喜歡這個公仔﹖」
      我說:「不是,只是這公仔和我婆婆家的公仔有些相似,所以好奇地多看一下。」
      老者說:「這公仔本應是一對,可惜朋友送給我時說,已經遺失了另一半,他說將來有緣的話,
    可以將這公仔轉送給有另一個公仔的人;或者你就是我朋友所說的那個有緣人吧﹗如不介意我將這公仔送給你如何﹖」
      我說:「那麼我也不客氣,這公仔好像和我很有緣的﹗」
      老者說:「這位小姐,我想問一問你是否有一件事情解不開﹖」
      我望著老者說:「老先生為何會這樣說﹖」
      老者說:「雖然我並不是一個專業的相士,但我都可以看懂一些,或者我給你一兩句贈言吧﹗」
      我說:「那麼,我想知道我心中的王子會否有機會再遇見,我們會否有將來﹖」
      老者想了一回,從口袋裡拿了一根煙點著說:「你和他是很有緣份;但又卻像是要離離合合,
    我不敢妄下意見,你和他是有機會相遇;但不要太過強求甚麼,經過時間的洗禮,你們或會有緣在一起,
    能夠連結你們的將會是五件東西,這五件東西出現就表明你們將來會願望成真。」
      我說:「你和我早前所遇見的老人家所說的都是一樣,如果說你們不是同一人的話,我真有不相信。」
      老者說:「世間的事情巧合是很多,或者將來我們有緣的話又可以再遇見。」

      別了老者,我又一個人的回到婆婆家。明天便是我和媽媽回家的日子,今晚我就和婆婆道歉,並且說了我如何得到這個公仔。

      外婆說:「你今晚到閣樓的房間等我,我有話要和你說。」
      在閣樓的房間內,婆婆將一個木盒打開,並且說:「我知道你曾經入過來,因為所有信的次序都亂了。」
      我說:「婆婆,對不起﹗我將你的東西搞亂了,還沒有向你道歉﹗」
      外婆笑著說:「婆婆不怪你﹗只是婆婆早前還活在過去之中;當我看見你的到來,
    我就覺得自己是一個逃避現實的人。你很像從前的我,你亦令婆婆明白過去的事是已發生,不可改變。」
    我望著婆婆的面龐,她面上像經歷了很多的事情。
      外婆續說:「你手上的公仔是不是覺得和這個很像呢﹖」說時,在木盒內拿著我早所見的那個公主公仔。
      外婆說:「這對公仔原出於一對因戰爭而離別的男女;婆婆想今生今世也未必可以再見到這對公仔,
    但你卻可以將他們集合一起,或者是上天的安排,你就是這對公仔的新主人。」
      我說:「婆婆,這是你最愛的東西,我不可以愛的。」
      外婆說:「與其活在過去之中;不如重新開始,婆婆己經想通了很多,而你也是一樣,
    幸福是要自己把握的,錯過了就不可以回頭,所以就要努力去爭取;將來或者未必如心中所想的,
    但肯去做;就算失敗了也覺自己是有努力過,而不是事後後悔。藍﹗你要努力啊﹗」

    曲中情

  • aiselo 2019-12-23 12:24:06
    14#

    三‧ 網絡友情人

    樂霖:八月二十日,星期二。晴天、離別天。

      會考放榜後,我整個人都很低沉。我真的不明白,在這些日子裡,我已經付出了那麼多,
    最終卻未能考進大學。回想起月初放榜的時候,我取過成績單後甚麼也沒有說,只是提著書包離開學校。
    雖然我是男孩子,當時的我還是哭了出來。

      一直在學校外等候我的爸爸、媽媽和妹妹,知道我高考失敗後不但沒有怪責我,反而勉勵我努力。
    「人生不是為著讀書而學習,而是要好好地生活。」

      雖然雙親是這麼地說,可是當他們晚上致電話到親友家,得知誰人和誰人考進了中大的、
    電腦科學和科大的電腦工程學系後,便盛讚人家將來前途無限。
    嗯,我知道自己的高考成績差,然而我更知道自己不是一名蠢孩子吧﹖
    聽到他們的說話,我連忙地返回房間,把門關上,就是裝作甚麼也不知道。

      結果,家人為我打量了很久,最後仍替我申請報讀一間在澳洲的大學。
    爸爸說,要學習電腦、要懂得編程,這是將來很有潛力和發展的一門學科。
    無論我怎麼地說,他就是強迫我修讀電腦學系。
    我不知道他的動機是不是要和某某親戚的兒子對衡,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對電腦科根本沒有興趣。

      回想起昨天我在機場和家人道別,現在卻要孤身隻影來到悉尼。人生路不熟,
    要不是提著行李箱子到處打探、要不是遇上其他同機的香港人、要不是大家都是說著廣東話,
    試問我又怎可以這麼快便被安置好﹖

      現在最掛念的,是我的女友希雅,她考進港大的社會工作學系。當她知道我要離開香港三年,
    心裡就是會不停地擔心我們日後不能再見。說實話,我亦有致電給藍,可是不知道為甚麼,
    她家裡的電話一直都沒有人接聽。我不知道她的高考成績怎麼樣,不過,她那麼勤奮用功,
    而且聰明伶俐,我對她很有信心。

      ※  ※  ※

    夢藍:九月七日,星期六,晴。

      新學年很快地開始,上了大學所有的都不同了,包括人和事。

      傑,我的鄰居,今年他和我都是考上同一大學;雖然大家所修讀的科目不同,
    但也會有些時候一同搭車上學。而我偶有發現他和一女孩在一起,這女孩仿佛在哪裡見過;
    但別人的事我是沒有去多想,只是這女孩對我來說像是有一種似曾認識的感覺,所以才會比較留意她﹗

      今天,是星期六,一早約了卿出來。我和她已很久沒有一同出外,於是就在這個周末,
    相約一同出外看戲,卿現在於一間廣告設計公司做文員。

      在地鐵站內,人如潮湧;無意中看見鄰居的阿傑,正想上前去打個招呼,卻見到一個女孩正朝他走去,
    於是我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很奇怪,這個女孩像是在那兒見過,但我就是不記得。

      卿一手拍在我肩膀說:「你在看甚麼﹖」
      我說:「沒有甚麼,只是看到阿傑。」
      卿說:「這有甚麼出奇,你時常都和他一起上學,不見到他才奇怪﹗」
      我說:「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看見他和一個女孩子一起;而這個女孩子就像是曾經見過面,
    只是忘記在哪兒見過﹖」
      卿說:「不要這麼八掛,我們還是早些入場吧﹗」

      於是我們就離開地鐵站走到戲院去。無巧不成話,我們在戲院中和阿傑相遇,還有他身邊的女孩。

      傑說:「藍,這麼巧的,你們也是來這裡看戲。」
      卿開玩笑的說:「不是巧合的,就是想來看你和誰一起﹗」
      我說:「卿不要開玩笑啦﹗我們都是剛巧來這裡看戲。」
      傑說:「卿時常都是這樣的,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朋友,希雅。」
      希雅說:「你們好﹗」
      我說:「你好﹗」
      卿說:「你好,啊﹗你的名字像在哪裡聽過﹖」
      希雅說:「是嗎﹖」

      電影開場,卿急急的拉我入場。

      在戲院內,卿說:「藍﹗你還記得希雅這個名字嗎﹖」
      我說:「不記得了,你和她是認識的嗎﹖怪不得她這麼面善﹗」
      卿輕拍我的頭說:「你真是無心肝,她不就是樂霖的女朋友囉﹗真是的﹗」
      我疑惑的說:「是嗎﹖」

      腦裡不時想著那晚樂霖和我在石堆的往事。

      ※  ※  ※

  • aiselo 2019-12-23 21:00:30
    15#

    樂霖:九月八日,星期天,晴朗。

      悉尼是澳洲第一大都市,其次是墨爾本。墨爾本位於澳洲東南沿岸,是維多利亞的首都。
    這兒的風景非常美麗,港口、公園、林蔭大道,在香港可以說是難得一見。
    對我來對,來這兒未學習前已經能夠令我對世界不同地方有一點點認識。

      不知不覺,已經在墨爾本有三個星期。回想起當初在機場裡提著行李四處走的我,
    感覺上好像有點兒成長了。我知道,由離開香港的一刻開始,我要學習如何獨立。
    在香港的時候一直有爸爸媽媽照顧,那種感覺真的很幸福。只是,很多時候我們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現在住在距離學校不遠的一間公寓,是和另外兩位同校同學一同租住。說起來也真是幸運,
    在沒有親朋戚友的情況下仍然可以這麼快地找到地方。屋友是兩名外地男生,如果沒有聽錯應該是法國和英國。
    有時候我會想,我是因為高考跌眼鏡才要到這兒來,不知道他們的原因又是甚麼呢﹖
    無論如何,希望我們三人日後可以和睦相處。

      晚上十時我在一間便利店外致長途電話回家。晚上雖然氣溫較冷,聽到家人的聽音,心裡就是暖暖的。

      「樂霖,你在那兒的生活過得怎麼樣﹖」
      「爸,我這兒倒是蠻不錯,不用擔心我。」
      「你現在年紀還小,要你這麼一個人去到那麼遠的地方學習和生活,身為父母的心裡總會有些擔心。」
      「這個我明白,在這幾年我會好好地學習,一定不會辜負你們。」
      「傻兒子,不要說是辜負我們。你能夠努力學習,知識是給自己的,我相信你亦會把握今次的機會。」
      「媽媽在嗎﹖」
      「她在廚房,等等。」隨後電話筒內傳出爸爸的聲音:「樂雯,快些到廚房喊媽媽來聽電話,而且要幫媽媽燒飯。」
      「知道。」妹妹亦和應起來。
      「喂,是樂霖嗎﹖」
      「媽媽,是我。你近來好嗎﹖」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我很好,你呢﹖」
      「我亦很好,不用擔心我。」
      「那兒天氣寒冷嗎﹖記著小心身子,晚上睡覺不要踢被子,現在沒有人幫你蓋被啊﹗」
    媽媽慈祥地說。「不用擔心家裡,我們這兒一切都很好。」
      「媽媽,我會努力地學習……」說到這兒,我不知道為甚麼,淚水就是不聽使喚地流下來。
            「我一定會很快畢業,那個時候再一同到茶樓喝茶。」
      「我知道你孝順。現在讓妹妹聽,我恐怕她不懂得煮菜……」
      「是的。」我以雙手抹抹眼晴,嘗試把淚水拭去。
      「喂,哥哥,你在那兒好嗎﹖」
      「我很好,你又怎麼樣﹖有沒有頑皮﹖我不在家,沒有人能夠管束你。」
      「當然沒有。現在你不在家,真是一個好消息,我將房間裡不用的東西搬到你的床上去。
    你的房間亦變成一個雜物房,現在的我有一間很大的房間,嘻嘻嘻。」
      「傻瓜,那麼我要收取你每天五十元的地方儲存費用。」
      「好呀,當你回來的時候我會用雙手在你手臂揉去,給你很多『元』。」
      「好了,電話咭快沒有餘額,我下星期再致電給你們。」
      「哥哥再見。」

      當我掛上電話後,閉上眼睛,站在便利店裡的電話機旁好一會兒。
    最後睜開眼晴,提起電話筒致電給希雅。

      ※  ※  ※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重要聲明:本網站討論區內容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澳門流動社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澳門流動社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並遵守特區政府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所公佈的「在互聯網上發佈個人資料的注意事項」.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內容,敬請自律。

小黑屋| Archiver| 澳門流動社區 CyberCTM.com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