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收藏
版主
申請
開區
申請
aiselo
加入日期:2009-8-23
流動積分:648
查看 1540 回覆 14
按讚 0 按彈 0

十個故事 ~ 我們有錯嗎?

2020-7-17 16:35:04
  • 十個故事~我們有錯嗎

    前言~~

    轉眼間,十個故事都貼了一半,由於題材和整理文件,暫時十個故事的其餘故事暫時要停一停。
    而第六個故事『我們有錯嗎?』可以算是十個故事的終回。

    在這六個故事,以第六個是十個故事的主旨,在這幾年間,年青人、學生,很多時候會有些想不通的困難,
    由於缺乏別人的幫忙,而走上毀滅的路途。

    首先不計算事情中的人和事,誰對或錯。只是反覆思量,現在年青人的父母,本身也是年青過,
    或多或小都有當過年青人的經驗和際遇;但事情發生後,大眾的評論卻非於年青人的出發點,
    而是一眾媒介的耳鼻,或者社會的生活,已將他們年青時的熱血打沉。

    為人父母,亦有他們的難處,但當切身處地,以自己兒女的環境去想,他們旳事情,並不也是和自己年青時的一樣,
    為何父母們無法解決兒女的問題?

    有些事情,在眾人眼中是簡單不過;但當局者卻並不一樣,以他們的立場來想,或會有新發現。


    好了,說完一大段閒話,又是說故事的時候.....


    以下故事全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 ̄▽ ̄#)=﹏﹏

    0 0
  • aiselo 2020-7-17 16:36:08
    2#

    情緣,是一種奇妙的東西,【她】有自己一套個人風格,不像是任誰都可以擺佈。
    【她】不會讓你觸摸得到,說來就來,話走就走。【她】要溜之時候,留也留不住。
    你不知道【她】何時到來;也不知道【她】何時冷卻;又或者【她】早在你身邊,只是你並不知道。
    有時候,又像是上天安排,偏偏給你遇上。加上【時間】的這個惡作劇者,更令到情緣變化出層出不窮的愛情......

    『序』

  • aiselo 2020-7-17 16:37:09
    3#

    在一個郊野公園外的廣場上,一個義工領隊正在用廣播器說:【各位公公、婆婆請跟從義工哥哥、姐姐的指示,
    排隊上旅遊車。好多謝各位朋友參加今次的旅行活動,希望下一次各位還會參加我們所辦的活動,謝謝大家。】
    義工領隊對著面前的少女說:【靜文,這裡就交給你了。】
    靜文:【好的,無問題!】
    義工領隊:【是喎,明天你好像有新工作,對嗎?】
    靜文:【是的,明天將會到路加書院裡當社工.....】
    這時候一位婆婆好像找不到位子坐而嘈吵著,靜文和義工領隊就看看是甚麼一回事。
    婆婆:【怎麼沒有位子坐的?】
    靜文:【婆婆,你有甚麼需要幫忙。】
    婆婆:【我原本的位子沒有了,我不知現在坐那裡?】
    義工領隊:【婆婆,你是不是上錯車呢?】
    婆婆望望車頭所貼的號碼驚訝說:【哎喲!我真的老糊塗,竟上錯了車!】
    靜文:【婆婆,你坐的車是甚麼號數的呢?】
    婆婆:【1 號車!】
    義工領隊:【1 號車已很早開走了!】
    婆婆:【那麼我怎辦,這車的位子又滿了。】
    靜文:【婆婆,你不如坐我的位子吧!】
    婆婆:【那怎好意思;那你又怎樣?】
    靜文:【我自己搭車回去不就可以嗎?】
    婆婆:【那就謝謝你!】
    靜文:【不用客氣!】
    義工領隊和靜文下車說:【靜文,這裡等車可要一些時間的.....】
    這時候義工領隊看見一男子正在準備駕駛他的電單車離去,
    義工領隊:【呀!有辦法了,找他幫忙吧!】就走到男子那裡。
    靜文所見的那個男子極像一般時下的飛形青年,義工領隊和那男子不知說了些甚麼,那男子望一望靜文,點點頭,
    這時義工領隊招手示意靜文過去。
    義工領隊:【我來介紹一下,家俊。我們的義務義工,平日我們中心辦的活動,他都會無條件的過來幫忙的,
    不如讓他載你一程吧!】
    靜文對於這男子並不太喜好,就推卻說:【我看我還是坐車回去的好,電單車.....】
    家俊;【小姐,我很注重安全的,你大可放心;而且今天是假日,這裡未必有太多車到來的。】
    靜文:【這個.....】
    義工領隊:【靜文,不用擔心,他可是好好先生來;只是外表給人不大友善的樣子。】
    家俊對義工領隊說:【是嗎?我真的樣子很差。】
    義工領隊:【不是你的樣子差;而是你的外觀給人飛型青年的感覺。】
    家俊對義工領隊說:【呵呵!你又以貌取人.....】
    義工領隊對家俊說:【我第一次見你都是這樣啦,何況人家是女孩子!】
    義工領隊續對靜文說:【靜文,你放心,我肯寫包單,他不會亂來的,你回到家給我電話,如有甚麼問題,
    我會和他算帳。】
    靜文:【那麼也沒辦法,我就信你一次啦!】
    當靜文正想上車時,這時家俊拿了一個頭盔給她。
    家俊;【小姐,我可是跟足政府指示,請載上頭盔才坐上來吧!】
    靜文有氣無氣的就載上頭盔,而電單車就載著靜文揚長而去。

    電單車很快的停在靜文家樓下,靜文下車說:【謝謝你!】由於路面濕滑,靜文一不留神就跌倒,
    幸好家俊及時見到扶了她一把,而靜文這時卻見到家俊的手背有一條深而長的疤痕。
    靜文望著電單車離去,這時靜文背後有人輕拍她:【表姐,你怎麼在這裡發呆,還不上來,飯可會凍了。】
    原來說話的正是靜文的表妹,慧斯。

  • aiselo 2020-7-17 16:39:55
    4#

    由於今次故事人物眾多,所以略為介紹一下故事中的人物.

    蔣仲藍~
    生於國內的少年,來到香港定居,而在求學時認識到一位高傲的女同學。本和她是兩個世界的人,
    卻在一次事件中成為故事中美滿的一對情侶。


    汪婉卿~
    獨生女,早年喪父,由母親獨力撫養。自小養成獨立有主見的性格,雖則外表剛強;
    但內裡貼則是柔情似水。在一次意外事件,對藍產生好感,就成為故事中美好的一對。


    邱文韋~
    終日嬉皮笑臉,樂天一派,在他身上無法找到不開心的影子。與班裡的高才生拍拖,因為無主見,
    盲目相愛,最後和高才生踏上自殺的路途。


    高佩如~
    喜好玩樂,無人生目標。與文韋、雅儀是要好朋友;後來兩人先後去世,令到她重新認識人生的去向。


    唐慧斯~
    性格主動,與邱文韋秘密拍拖,雖比邱大一年。自小與婆婆居住,相依為命。由於本身家境復雜,
    在解不開的某件事而踏上自殺的路途。


    程雅儀~
    班裡不太多人認識,平凡而不顯眼。對藍有好感,和藍一樣都是由國內來港。但因為家庭劇變,而身亡。


    許靜文~
    慧斯表姊,剛完成社工課程。第一份工作就是在慧斯的學校擔任社工,滿腔熱情;但到頭來,
    並沒有解決到學生的問題,最後連自己的表妹自殺事件也幫不上忙。對於自己的工作,漸感心灰意冷。

    高家俊~
    靜文男友,是一高級行政人員,是高佩如的哥哥。時常參與義工工作,因而認識社工靜文,
    當靜文對自己的工作心灰意冷時,從旁開解,也顯露他過去不為人知的故事。

  • aiselo 2020-7-18 00:02:13
    5#

    本帖最後由 aiselo 於 2020-7-18 00:06 編輯

    電視新聞傳來報導說:【今天十時許,一各受感情困擾的少女,企圖由寓所窗戶跳樓輕生,幸好消防員及時趕到,
    擾攘二十多分鐘後,終於成功將少女安全救出......】
    靜文的婆婆說:【真不明白,時下的年青人,怎麼會這麼容易想不通,喜歡鑽牛角尖的。
    婆婆年青時都遇過不小人生困難,不也是解決得到。】
    靜文:【婆婆,現在的年青人,多被父母過分溺愛。加上物質豐富,社會風氣的影響,在這個安逸的搖籃中,
    一遇到解決不到的事情,就會不自覺選擇一些錯誤決定。】
    這時電視又傳來另一報導:【政府有鑑於青少年自殺的比率升高,有關方面現正增加人手和資源到教統局屬下的學校,
    以解決青少年間存在的困難問題,而建議中.....】
    婆婆望著靜文:【你明天新工作,是不是這些所謂駐校社工.....】
    靜文:【是的,明天就是到慧斯所讀的學校去上班.....】
    慧斯開心說:【呀!明天可以和表姊一起到學校去學習!】
    靜文:【慧斯,你可別忘記,表姊不是去讀書;而是工作喎!】
    慧斯說:【差不多啦!都是上學去!】
    靜文:【這當然不同,表姊是去幫助有需要的同學,助他們了解或提供一些意見去解決問題。】
    慧斯:【那麼表姊不就是變做保母!】
    靜文笑著說:【或者慧斯也需要找表姊傾訴呢?】
    慧斯:【這個表姊不用擔心!慧斯已長大,自己會解決問題,我可不是省油的燈!】
    靜文:【這個明白,所以慧斯時常都一個人自己解決問題.....】
    婆婆用手輕碰靜文,她驚覺自己說錯話,連忙收口;而慧斯面上閃過一面不快,
    又轉回開心的嗓子說:【表姊,慧斯可知道,如果自己不解決,就沒有人會幫我的了。】
    靜文安慰說:【慧斯,你還有表姊我嘛!我一定和你共同進退的。】
    婆婆引開話題說:【吃飯啦!還說這麼多。今晚電視有音樂頒獎禮,一定要看!】
    靜文:【婆婆這麼《潮》的,能追上現今的年代!】
    婆婆說:【不要小看老人家,難道婆婆不可以做《潮》人嗎?我也可以追星......那個甚麼韓國天王.....】
    三人就這樣談談說說......

    ******

    悠長的假期,伴隨著落葉,悄悄的溜走了。辛辛學子們又再踏上征途。新學年開始,也就是標致著新的挑戰也隨之而來。

    在學校的一條必經小路上,兩旁就種滿了很多鮮花,雛菊。
    一個長髮女孩子,背著深藍色的書包,正慢慢的走回學校。這時候,另一女孩子正從後趕來,
    並拍著長髮女孩肩膀說:【卿,怎麼走得這麼快,讓我都追到氣咳!】
    婉卿:【哦!是你,雅儀!怎麼走到上氣不接下氣?】
    雅儀:【我要問你才對!遠遠見到你,和你打招呼;你卻像是看不見的,使我老遠的跑過來!是呢,你正在想甚麼呀?】
    婉卿:【沒甚麼?只是一些私事!】
    雅儀:【婉卿!不要想太多,所謂船到橋頭自然直;何需自尋苦腦呢?】
    雅儀續說:【卿,你知不知道今年學校改制呀!】
    婉卿:【聽說過,學校今年收生不足,部份班別已減少了,恐怕遲些我們可能被殺校!】
    雅儀:【這也沒辦法,不過如真的是,那時候我們都畢業了。也沒有甚麼影響!】
    婉卿:【如果到時候真的如此,學妹學弟就很難接到其他學院的課程!】
    婉卿續說:【是呢?學校改甚麼制度?】
    雅儀:【你收不到通知嗎?】
    婉卿:【無喎!】
    雅儀:【今年我們的班級小了一班;原本男女分班的我們,現在要混合成一班上課,亦即是男女同班!】
    婉卿:【這不是影響到從前的學習情緒;男孩愛活動的,上堂又不專心,學習氣紛一定差的了。】
    【這又不一定是你所想的!】雅儀。這時兩人已走到學校門外,另一女孩正走來,向雅儀打招呼。
    佩如:【雅儀,你好!今年我們同一班喎!】
    雅儀:【佩如,你好!是啊,真的巧,可以同一班上課!】
    雅儀對著佩如續說:【讓我來介紹,我的同學,婉卿。】
    雅儀又對著婉卿說:【這是我的鄰居,佩如。】
    佩如:【婉卿,你好!】
    婉卿:【你好!佩如。】
    婉卿想了一想說:【我有些事要辦,失陪了。】
    當婉卿走遠後,佩如問雅儀:【雅儀,你的朋友是不是不喜歡和別人談話的?】
    雅儀:【為甚麼這樣問?】
    佩如:【她沒說多一句話,就走開了,你不覺得她很冷傲嗎?】
    雅儀:【卿自小就是這樣,比較自我、或者是稱為獨立。並不多願和人交談;不過,她內心不是這樣的,
    多相處久了,便發覺她是很和藹可親!】
    佩如:【是嗎?】

    另一邊,靜文和慧斯也到了學校,靜文別過慧斯,就走到校務處去。
    靜文:【請問.....我是新來的社工,想找一找校長。】
    校務員:【請等等!】
    良久,校長從辦公室出來說:【你好,我是這所學校的校長,歡迎加入我們的這個家庭。】
    校長續說:【我帶你到教員室去,見一見其他老師吧!呀!忘記了,怎稱呼!】
    靜文:【叫我靜文得啦!】靜文就這樣跟著校長到教員室。
    在靜文眼中,這校長和往時所見的校長略有不同,他沒有一般校長的威嚴,只是像一個與世無爭的老頭兒;
    但和他說話卻有著給人一種壓迫感。
    來到教員室,校長安排了一位老師和靜文交待事誼就走了。

    劉老師:【你好,我是Miss 劉!】
    靜文:【你好,我是靜文。今年的駐校社工!】
    劉老師:【讓我簡單介紹一下學校和你的辦公地方......】於是兩人就一路說一路行。

  • aiselo 2020-7-22 10:28:39
    6#

    鈴、鈴、上課堂鐘響起,學生們都回到課室;但在這一個課室門外,卻站著五、六個男生沒有進內,
    而內裡的女學生驚見男學生站在課室外, 即時起哄,更令這班男生不感進內。
    這時候劉老師正站在男學生後方問:【同學們,你們為甚麼不進入課室?】
    男同學甲:【哦!老師,怎麼只得我們五、六個男生的!】
    男同學乙:【是啊!這班女生這麼多,很恐怖啊!】
    劉老師:【女生和男生有甚麼分別,大家都是來求學的嘛!來來,跟我入班房!】
    於是那五、六個學生就跟著老師入內,班內的女生更加起哄。
    劉老師:【好啦!好啦!大家安靜些。相信大家都知道,今年學校因為某些原因,而要將班制改為男女同班。
    現在就歡迎我們的新男同學吧! 】
    女生們都大笑和私私細語,男生們更是緊張。最後由老師安排,男生們都被編在一個角落。
    劉老師:【好啦!現在暫時安排臨時坐位。一星期後,選了班代表和班長,就從新編排坐位!好啦!現在上堂。】
    於是各人就聚精會神地去聽劉老師教學。

    放學時間,學生們都續一離開。在學校門口,兩個女孩子結伴的走著,一個短短頭髮,面上架著淺粉紅色框眼鏡;
    而另一個女孩,梳了馬尾,

    背上一個粉紅色書包,兩人有說有笑的步出學校。
    淺粉紅色框眼鏡女孩:【慧斯,今年暑假去了那裡呢?】
    慧斯:【沒有地方去,只是留在婆婆家中溫書,以應付來年的會考!】
    淺粉紅色框眼鏡女孩:【嘩!怎麼這麼快就準備,今年才是第一年,還有很多時間喎,而且那些課題都未教?】
    慧斯:【佩如,你錯了,高中的課程本是初中時所學的東西;不過加強了多些內容吧!】
    佩如:【慧斯,不愧是高才生!】
    慧斯:【誰都可以的,只要用心去讀就可以。】
    佩如:【這個就沒有這麼恆心了;還是玩玩開心些,到我家走吧!怎樣?】
    慧斯:【都好,今天還沒有功課要溫習,就和你玩一會兒!】兩人就結伴到佩如家。

    這一邊廂,婉卿正和雅儀離開學校,而由於她們住得較遠,所以通常都結伴回家。
    當兩人步出學校,就遇見一男孩子,這男孩子像很面熟。對了,是班中那五、六個男生之一。
    雅儀:【喂!這位同學,你站在這裡等誰啊!】
    文韋:【無!我是新來這學校,不知道要搭的巴士應往那裡走。】
    雅儀:【甚麼?你不是今天就搭巴士來上學的嗎?那會不知道巴士那裡搭?】
    文韋:【哦!我是路痴一名,沒有方向感的,所以......】
    婉卿:【你跟我們向前行,就會見到一個巴士站,那個就是你要搭的巴士!】
    文韋:【謝謝!你真是好人!】
    婉卿沒有任何表示,就和雅儀一起上路,而文韋就跟著她們。
    雅儀:【你怎知道他搭那巴士,難道你.....】
    婉卿:【他今天早上都是問我同一個問題,這學校怎去。我也是這樣告訴他,真想不到他這麼快就忘記路程。
    唉,真是的.....】

    雅儀回頭望去,只見文韋亦步亦趨的跟著,不自覺的笑了出來,而文韋也都報以微笑。
    婉卿看到雅儀傻笑問:【你笑甚麼?】
    雅儀:【沒有!沒有!】

    ******

    不知不覺間,很快就過了一個星期。
    今天在課室內,老師:【各位同學,相信大家都認識了一段時間,也差不多知道身旁的人是誰,
    所以今天 就開始選班長和班會代表,還有重新編排各位的座位.....】
    經過一輪的抽簽,最後各人所坐的位置也有不同,有兩、三個男孩子就被安排到女孩子群內坐著,而文韋就是其中之一。
    老師:【好啦!暫時的編排就是這樣,對於不滿意坐位的同學,可以待下一個月編位時再重新編配時提出,
    其實大家也可以曾這次機會重新認識你旁邊的同學。記著將來你們出到社會工作,也會接觸到不同的人;
    也不一定是自己喜歡的人,但我們要學習怎樣去和人相處,學習社交禮儀,和如何去同別人溝通。人是群體生活,
    並不會單單的一個人.....】
    正當老師正在說教時,文韋對坐著旁邊的女同學說:【你好,我是韋文!】
    佩如給文韋的突然打招呼,有些小愕然;但都禮貌回應:【你好,我是佩如!】兩人就開始傾談起來。
    這時老師講解完說話,卻朝文韋那裡望去;但文韋並不知道,這時候文韋背後被人用間尺推碰幾下,文韋望望後方,
    正是早前指引他搭巴士的女同學。
    這時劉老師說:【邱文韋。你對你的坐位有意見嗎?】
    這突如其來的一問,令到文韋下意識第一時間的站起來說:【沒有!沒有!】
    劉老師:【不用站起來,我只是想知道是不是有意見;同學們要知道上課時,不要說閒話。有問題,要舉手發問,
    不可以在坐位裡竊竊私語。

    你們已長大,不再像從前小學生一樣,要老師管住,知道嗎?】
    劉老師對邱文韋說:【邱文韋,你可以坐下啦!留心老師說話,知道嗎?】
    文韋坐下,吐一吐舌頭,而旁邊的佩如半掩著咀笑。
    老師:【好啦!現在我們選班長和班代表,有人提意嗎?】
    雅儀舉手說:【我提議由汪婉卿擔任班長。】
    老師:【有沒有人反對呢?】全場啞然無語,老師續說:【贊成的呢?】
    所有女孩子即時舉手;但其中一個男孩子說:【嘩!都不知道那個是汪婉卿,她可以擔任嗎?】
    老師:【或者我們請汪婉卿同學站起來,讓大家認識你吧?】
    文韋對佩如說:【誰是汪婉卿,這麼的受歡迎?】
    佩如說:【我都不知道,我也是今年才轉來這一班!】
    這時候文韋身後的女孩突然站起來,原來她就是汪婉卿,其樣子給人相信是一個勝任的人.....

    就這樣,女班長就由汪婉卿擔當,其次是班代表。而令文韋留意的是,還有班會文書,唐慧斯.....

  • aiselo 2020-7-27 14:59:02
    7#

    很多事情都是由某些原因開始,也因為這個原因,故事才可以發展下去,而這裡也是其中之一......

    一個月時間,學習的生涯,也慢慢適應下來,學生們的功課和測驗也隨之而增加。而一些學生由於根基打得不好,
    所以在放學後也有上一些校外的補習班,而這些補習班更是為了會考而推出一些特別課程,
    來讓學生更有自信的去應付會考;但這又像是與原本的教育慨念背道而馳,是為考試而讀書而非求知識的出發點。
    更有趣者是,補習班的宣傳方法,竟是用上補習老師去拍宣傳廣告,想不到在這個資訊泛覽的年代,宣傳也講求花巧!

    這一天,文韋經過圖書館,在圖書館的走廊上,巧遇班裡的文書,慧斯。慧斯手上拿著一大堆書本,
    而心裡像是想著些事情,並沒發覺她眼前的文韋;正當文韋想要閃避她時,慧斯卻又往同一方向走著,
    最後兩人還是撞過正著。
    慧斯:【哎呀!】手上的書全都掉在地上,而文韋也第一時間的幫她執拾。
    慧斯:【謝謝!】拿著文韋幫她拾回的書說。
    文韋:【不用謝,是我不對,沒有避開你!】
    慧斯:【也不是你的關係,我只是想事情,沒有留意走廊上的行人。】
    文韋將最後一本書拾起就交給慧斯,並說:【這麼多的書,不如我幫你拿一部份啦!】
    慧斯:【哦!那麼謝謝你。】兩人就往圖書館的另一方走去。
    慧斯:【你好像很面熟的,不知那裡見過?】
    文韋:【我們是同一班的。】
    慧斯:【是嗎?怪不得好像在那裡見過面,原來是同班同學。】
    不遠處,佩如正懶洋洋的坐在石椅上。
    佩如:【哦!你們怎會走在一起?】
    慧斯:【都怪你不幫忙,剛剛在圖書館裡借了這麼多的參考書,就一個不小心,書全都掉在地上,
    幸好得到他幫忙。】
    佩如邪笑著:【是嗎?他幫你,或者是有心做事掛!】
    文韋緊張地說:【不是你所想的,真是意外來。】
    慧斯:【佩如,人家好心幫忙,不要亂想一通。】
    佩如打著呵欠說:【是啦,是啦!】
    慧斯轉過頭來問文韋說:【呀!還未請教你的名字!】
    文韋正要開口,佩如插咀說:【他不就是坐在我鄰座的那位男生囉!】
    慧斯驚呀說:【哦!原來是你!】
    文韋錯愕問:【是嗎?你認識我!】
    慧斯笑著說:【是的,你是文韋。對吧!】
    文韋點點頭說:【是的,我是文韋。】
    慧斯說:【佩如時常都提起她新編配的坐位旁那位特別男生。】
    文韋望望佩如,不知她平日是怎樣形容自己。
    而這時候佩如卻站起來說:【看來我有些事要辦,我還是走先了。】
    慧斯說:【你不是和我說要努力準備應付這次測驗的嗎?幹麼這麼快就走了?】
    佩如:【現在我想有更適合的人選代替我,我還是回家睡一睡好些。要走了!文韋,這裡就交給你了,
    要好好對慧斯呀,否則我不會放過你,嘿嘿!】說時向文韋打了一個眼色。
    文韋不好意思的望著慧斯,而慧斯面上也紅紅的不知所措。

    最後,文韋另開話題說:【咦!你這本不就是我們今早劉老師所說的那本書。】
    慧斯說:【是的,剛才在圖書館裡就是找這本書。】
    文韋:【可以借我看嗎?】
    慧斯說:【可以,不如一起來看看,這裡還有其他參考的書籍。】於是兩人就坐在這石椅上,一同溫習。

  • aiselo 2020-8-7 23:13:47
    8#

    正當佩如走出學校的同時,又巧如婉卿和雅儀。
    雅儀:【佩如,這麼巧的,回家嗎?】
    佩如:【是的,正想回家。】
    而一旁的婉卿只是點點頭,而佩如自開學以來都習慣了她是這樣,也只是點點頭算了。
    雅儀:【我和婉卿到附近的一間雪糕店吃東西,有興趣嗎?】
    佩如考慮了一下望著雅儀說:【這個,不知道方便嗎?】說話中是隱藏著一些意思。
    這時候,婉卿卻開口說:【佩如,和我們一同去吧!】
    佩如有小小愕然;但笑著說:【好的。】
    於是三人就一同結伴到那雪糕店去。

    雪糕店裡,三個女孩子選了一角落坐著。
    三人東談,西談的,慢慢就談著些女孩子的夢想,
    雅儀:【如果會考成功的話,當然是想繼續升學啦,現在社會到處都要求高學歷;不繼續讀書,
    出來社會都未必可以選到合適的工作,想改善家裡的環境,談可容易。】
    佩如:【這又不一定要讀書才可以找到理想工作,好像我自己知道不是讀書材料,
    會考之後可能是去那些展翅計劃去學習一些技能還好。】
    婉卿:【不要小看自己,世間上,沒有甚麼不可能。很早期,我讀書的成績都不好,但去讀了一些補習班,
    成績就有些起色。】
    佩如:【電視宣傳的那些補習班好嗎?價錢也很貴,而且我覺得似學店多些。】
    雅儀:【婉卿說的不是那些,而是社區中心舉辦的那些。】
    佩如:【社區中心?】
    婉卿:【是的,有些社區中心會定期搞些學習課程,解決我們課程上不明白的地方。】
    雅儀:【有沒有興趣,有的話,到時候預你一份。】
    佩如:【好呀!是呢,婉卿你又有何夢想?】
    婉卿沉思了一會說:【夢想是有的,希望將來能從事網絡資訊的這方便的工作。】
    佩如:【網絡資訊?】
    婉卿:【是的,現在很多東西都和電腦有關,而不久的將來,電腦將會成為人類的不可缺小的伙伴。
    而任何人都會和電腦拉上關係,可見的未來,電腦將會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佩如:【可惜佩如是電腦白痴,對於電腦只是一個《門外看》。】
    雅儀:【那一個人一出世就懂的,將來可能你是電腦高手也說不定。】
    佩如:【但願如此。】

    回到家裡,佩如就走到自己的房間更換衣服。當走出大廳時,哥哥就拿著一盒二盒的東西,正在像裝配著一些機器,
    佩如心想哥哥又不知買了些甚麼音響回來了。
    家俊:【妹,你出來呀!】
    佩如從房裡走出來說:【哥,有甚麼新音響要介紹給妹妹看呀?】
    家俊:【不是音響,是電腦來的。】
    佩如聽到《電腦》兩個字就好奇的看看,家俊:【這是新式的電腦,隨了聽歌看影碟外,還可以上網和做文書工作。】
    佩如;【上網?】
    家俊:【是的,在電腦資訊的世界裡,有一個互聯網,可以得到很多地方的資訊,也可以從中找到一些需要的資料。】
    這一晚,家俊就和佩如說了很多關於電腦的知識。

  • aiselo 2020-8-8 15:01:31
    9#

    蔣仲藍,出生於廣州,家境算是小康。某年,仲藍和家人就到「香港」定居。
    「香港」是一個特別的地方,受到中西文化的影響,很多新資訊,新文化,新概念都從這裡誕生。
    每天都在不斷地轉變,變得五花八門,有時候,身處其中,也摸不透。

    在一所私立的學校,今天,來了一位插班生。校長在這所學校的禮堂上宣佈。
    校長:【各位同學!在現今的社會,不同文化,不同國藉的人,都需要學習,以適應這個萬千變化的生活。
    而本校雖是一所小規模的學校,但對教育文化是非常關注。今天本校就首先以身才則,安排一位來自廣州的同學,
    入讀本校,冀望各位同學能夠和新來的這位同學互相交流一下。】
    主任:【請蔣仲藍同學,自我介紹一下!】
    仲藍:【各位,你們好!我是蔣仲藍!】說話時,還來過九十度敬禮。
    禮堂上,即時響起一陣囌動,同學們,三五成群的討論著:【哇!好滑稽!】
    【哈!不知道中國人是喜歡這樣說話的嗎?】【哦!真的有這樣的人存在!】......
    校長:【各位同學,請安靜一下!中國和香港的文化雖然有些不同,但是大家都是中國人,
    將來大家都是活在同一天空下。現應該好好學習一下,以了解將來社會變千時能適應的那個環境!】
    【好啦!今天就說到這裡,現在解散!】
    校長對主任說:【主任,就勞煩你安排蔣同學到那一班吧!】
    主任:【是!】
    課堂上,劉老師正在教課程,主任帶同剛才的插班生到來。班上一眾女孩子又即時起哄!
    劉老師:【請大家安靜一些!】
    主任:【各位同學,這位新同學將加入到這一班,希望大家能互相幫助!】眾同學鼓掌,不過不知道是主任說得好,
    還是其他。而一旁的男生卻耳語說:【唉!又多一個同病相憐的傢伙!】
    劉老師:【蔣同學!你暫時就坐在女班長旁的那個空位置吧!遲些再和你們安排新的坐位!】
    仲藍別了老師,就往那位子去,而每當經過一些女同學身旁,其後總是一絲絲細語。
    而很快,課堂回到剛才一樣,眾同學又在安靜地聽書。

    在小休時,坐在藍前面的同學回過頭來說:【你好!我是韋,多多指教!】
    仲藍客氣的說:【多多指教!】兩人就開始交談,直至第二堂老師進來,文韋還沒發現。
    這時候女班長用間尺拍一拍文韋說:【上課了,不要左顧右盼!專心些!】
    文韋連忙說:【是!是!】便轉過身來。
    仲藍對於坐在一旁的女班長感覺到很大壓力,而在上堂中,女班長都只是靜心聽講和抄寫,沒有任何說話的聲音;
    相反文韋和鄰座的女同學時常玩耍,好幾次被女班長暗示靜下來。

    一星期了,藍也開始熟習這裡的上學生活,放學回家,仲藍就開始溫習,由於對新的教學未能熟識,
    也就用了多些時間。藍的媽媽這時拿了一碗湯來說:【藍,休息一下,飲這些湯,有益的!】
    仲藍:【謝謝!媽媽!】
    藍的媽媽:【新上學,習慣嗎?】
    仲藍:【習慣了只是有些外文書要多加努力;但我是可以應付的!】
    藍的媽媽:【讀書只是求知識,不要太多加壓力於自己!知道嗎?】
    仲藍:【知道!】
    藍的媽媽:【好啦!不阻礙你,溫習後可以休息休息啊!】
    仲藍點點頭。

    回到學校,仲藍正要回到課室,一個女孩子正走到藍面前說:【早啊!蔣仲藍!】
    仲藍愕然一下回應:【早啊!】
    女孩子點點頭就走了,仲藍想著她是誰,怎會知道他的名字。
    這時候,一隻手拍著仲藍肩膀。【藍!想甚麼這麼出神?】文韋。
    仲藍:【沒甚麼!】
    文韋:【下星期學校辦旅行,你可會參加?】
    仲藍:【是嗎?怎麼我不知道!】
    文韋:【哦!你不知道?呀!我記起了,我原來還沒通知你。對不起!哈哈!】
    仲藍苦笑著:【現在知道也不遲!】
    文韋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漫不經心;但相處一起時,會給你開心的感覺,與坐在旁邊的女班長可算是兩個世界的人。
    仲藍入到課室,女班長已端坐在坐位上,今天她卻和平日有些不同,面上架起粉藍色框的眼鏡,
    梳了馬尾,活像是一個高材生。

    劉老師臨離開課堂說:【下星期,學校辦秋季旅行,大家都知道啦!今次每一班都會分成幾組的,
    因為營地那天會同時舉辦一些活動,所以各位同學,將組成的組隊名單,明天交給班會文書,知道嗎?】
    老師走後,文韋轉過頭來說;【藍,你有組隊嗎?】
    仲藍苦笑著:【我剛剛才知道喎!】
    文韋嘻皮笑臉說:【是喎!哈哈!那麼參加我那隊如何?】
    仲藍:【無問題!】
    文韋;【好啦!成團!】
    仲藍:【那麼我們有那幾個組員?】文韋正要說,下一課老師正好入來,女班長又像平時一樣,用間尺輕拍韋的肩膀。
    韋又回卻又突然回轉身說:【今晚打電話給你!】

  • aiselo 2020-8-8 22:51:17
    10#

    旭日初昇,小鳥伴隨晨光飛舞進屋內,仲藍伸一伸身子,望望時鐘,原來時候都不早。
    經過一輪梳洗,拾起背包就往街外走去,是的,今天是學校的郊遊日,昨天晚上仲藍和文韋談了彼長時間,
    是關於今天的旅行事情。

    仲藍:【文韋,明天的情況怎樣?】
    文韋:【按照計算,我、你,加上佩文,還有班會文書慧斯,班長婉卿,還有一位,雅儀,就剛好齊人了。】
    仲藍:【哦!怎麼只得我和你倆個男孩子?】
    文韋:【啊!我們班男生小,你不知道嗎?我們都算好的了,有很多女同學還是組成全女班,男同學就組成全男班!】
    仲藍:【是喎!平時真沒有留意到!】
    文韋:【仲藍一定是感染了女班長的學習邪氣.....】
    仲藍:【當然沒你這麼好彩,像鄰座的佩兒那麼投契。說你們是天生一對,都未必沒有人不會相信!】
    文韋:【仲藍這你就錯了,文韋和佩兒只是普通朋友來,沒有甚麼的關係!】
    仲藍:【是嗎?但又不覺是,或者將來有機會,也說不定!】
    文韋:【與其說我和佩文,那麼不如說你和女班長不是還有緣。】
    仲藍:【哈哈!太玩笑,和那個嚴肅的人在一起,肯定話題不多。】
    文韋:【這個知道呀!上課總是沒聽到你們有何交談的。】

    來到集合地點,眾同學各自同自己的一組一起,仲藍卻不見自己的組員?
    這時候一少女正拍著仲藍的背說:【仲藍,她們在那裡等你呢?】
    仲藍認得這少女,她就是那天早上和他招呼的人,仲藍說:【對不起,你是?】
    雅儀:【我是雅儀,她們很早到了,因為那裡有樹陰,我們就轉移了陣地。】
    於是仲藍和雅儀就一路行一路說,仲藍:【呀!很奇怪,怎麼上課這麼久,從沒看見你的?】
    雅儀:【哦!我是坐前排近老師的那一邊,所以你未必看見;或者是你沒留意吧!】
    仲藍:【我來了上學不過只是三星期左右,真的不認得所有同學,上一回打招呼,我也想了很久,也認不出你是誰?】
    雅儀笑笑口說:【那麼下次記得打招呼啦!】
    雅儀的笑容給仲藍非常溫柔的感覺,與那女班長,就是天淵之別。
    來到樹陰下,只見佩如和文韋、同文書慧斯一起談笑,而班長婉卿卻坐在另一旁看書,仲藍真不明白,
    在今天的活動她為何還要帶著書本。
    雅儀:【喂!仲藍來了,我們可以準備出發啦!】
    文韋:【好啦!那麼我們就起行啦!仲藍,辛苦你了,這些是你的行李。】
    仲藍望著文韋,怎麼大部份的東西都由他去背負,仲藍於是問:【怎麼這麼多東西?】
    文韋邪笑著:【這是一個計謀,而且這些都是食物來,回程時都不需要的,你只是現在辛苦嘛!走的時候可樂得清閒。】
    仲藍半懷疑說:【是嗎?】
    文韋:【看看如何!】

    正當仲藍背起背包時,一旁的雅儀說:【怎麼要仲藍背那麼多的東西啊?】
    文韋藉口說:【因為他遲到,所以就罰他幫大家拿東西。】
    雅儀說:【不公平啊!】跟著佩如和慧斯同樣地說:【是喎!】
    文韋知道將會受到制裁,連忙說:【好啦,我幫他分擔一些。】

    不久來到燒烤場地,文韋和仲藍起爐,搞了好半天,爐火也是燒不著,
    這時佩文說:【怎麼你們還沒燒起爐火,本姑娘餓著呢?】文韋和仲藍苦笑著。
    雅儀說:【難道說,你們不會起爐的嗎?】這時文韋和仲藍無奈地點頭。
    慧斯:【那麼我們的食物怎算好!】
    這時只見,婉卿拿起報紙,就開始點起爐來,很快爐火燒得紅紅的。
    文韋和仲藍都驚訝著,一個看似書呆子的人,卻會懂得這些。

  • aiselo 2020-8-21 00:34:26
    11#

    中午時分,劉老師和社工靜文安排了一些活動給學生們遊戲。而當中,以文韋這一組最合拍,成為全場總冠軍。
    而活動後就各人自由活動,婉卿和雅儀就走到一小樹林旁,而文韋就和慧斯走到另一方的花圃裡去,
    而現場就只剩下佩如和仲藍在收捨現場。
    仲藍:【真想不到平日和你喜歡傾談的文韋是另有女朋友的。】
    佩如:【仲藍,有些事情有時候並不如我們所見的一樣,或者在某個地方,又有另一個她喜歡你呢?】
    仲藍疑惑地望著佩如:【你的意思是.....】
    佩如掩著咀笑著說:【不要想錯意思,喜歡你的是另有別人,佩如現在還沒想過要拍拖的。】
    仲藍:【哦!那是.....】
    佩如:【還沒發覺嗎?】
    仲藍百思不解:【真的不知道!】
    佩如:【唉!真是,看著你就真是不知好怒還是好笑。】

    正當佩文和仲藍談笑間,遠處傳來婉卿的求救聲,仲藍等人即奔到小樹林去。
    婉卿:【雅儀因為幫我趕走腳旁的毒蛇而被咬了一口.....】
    劉老師:【大家快讓開.....】
    靜文:【需要送到醫院去,遲了會有生命危險。】
    這時仲藍:【老師,讓仲藍看看.....】
    劉老師:【仲藍,你知道怎辦。】
    仲藍:【這個我有辦法,讓仲藍幫她止血和放毒先,因為如不這樣做,亦可能到醫院時都有生命危險。】

    在急症室的一角,仲藍和婉卿、靜文守候在旁,而其他同學就跟隨劉老師的安排回家。
    急症室門打開,一位醫生走出來:【你們是程雅儀的甚麼人?】
    靜文:【我是她的學校社工,雅儀的情況怎樣?】
    醫生:【今次都是來得及時,傷口處理都非常好,是那一位做的呢?】
    靜文:【是我們的學生做的,便是他,仲藍!】仲藍點點頭。
    醫生:【是你,真是看不出,小小年紀就會懂這些護理程序。】
    仲藍:【我很小就跟隨父親學習,所以一般的急救方法都略知一、二。】
    醫生:【小小年紀就有這麼高的技術,將來一定是可造之材,向著這方向去做,一定會前途無限。】
    醫生續說:【病者需要留院觀察一下,明天就可以出院的。請過來辦理一下手續和順道通知一下她的家人。】
    於是靜文就去和醫生辦理手續,而婉卿和仲藍就去探望雅儀。

    病房內,雅儀靜靜的坐著,當仲藍和婉卿走入來的時候,雅儀正想起床。
    仲藍:【醫生說,你要暫時休息一下,代明天才可出院。】
    雅儀:【謝謝你,仲藍。如果沒有你,相信雅儀可能沒法再看到你們。】
    仲藍:【雅儀,你言重啦。】
    婉卿:【對不起,雅儀,今次讓你受了痛苦。】
    雅儀:【怎麼說對不起,只是意外來的,沒有人會預料到的;也好讓我可以休息一下。】
    三人就談著,而時間就很快的過去。最後,仲藍就送婉卿回家。

    來到婉卿家,婉卿:【仲藍,送到這裡就可以的了,今天多謝你救了雅儀一命。】
    仲藍:【那裡呢,只是盡一些棉力。】
    婉卿:【不知道,仲藍知否,雅儀是喜歡你的呢?】
    仲藍呆一呆,怪不得佩如今天所說的話也是如此這般的,
    仲藍:【哦!這個都是佩如提及過,但現在我才知道是她。】
    婉卿:【作為朋友,當然是替她開心,得知有這樣一個本事的男孩;但也希望仲藍能夠不影響她學業為大前題,
    婉卿認為我們這個年紀正是求學時期,戀愛或多或小對學業有些影響,所以仲藍最好不影響大家的學習情況下,才拍拖。
    這是作為朋友的一個提點;不過婉卿都知道在愛情這一關卡,又有多小人可以逃避得到。】
    仲藍:【婉卿,你大可放心,仲藍都深明這個道理,所以都會以學業為重,而且,仲藍是剛開始才知道被人喜歡上,
    所以都要識應一下,或者和雅儀做著朋友,待真正了解後才正式開始。】
    仲藍續說:【女班長就是女班長,見識確給人較多。】
    婉卿笑笑說:【怎麼說到人家像是很老的樣子。】這時婉卿的笑容是第一次給仲藍如此的深刻。
    婉卿看見仲藍發呆的樣子說:【怎麼了,還在發呆,早些回家吧!今天你都很辛苦,早些回家休息吧!】

    婉卿看著仲藍背影遠去,心裡卻產生了一個異樣的感覺,難道是自己也.....

  • aiselo 2020-9-11 00:49:17
    12#

    錯綜複雜的愛情,總教人無所適從;這就或許是愛情的另一種魔力,身處其中也不知道何去何從。

    一星期很快的過去,雅儀出院都有兩、三天日子。今天,雅儀又和婉卿如像平日一樣的一同上學,
    在不遠處傳來一男孩子的聲音,仲藍:【雅儀、婉卿你們,早。】
    雅儀:【啊!仲藍,早。】
    而婉卿卻只是點點頭,並說:【呀!我記起今天要到劉老師那裡去,不如你們先行一步吧!】
    雅儀:【那麼我們走先吧!】於是仲藍和雅儀就先行一步;但仲藍心裡就奇怪,剛才碰到劉老師和社工,
    正要趕去教統局去,說要拿甚麼先修課程指引;又如何會約婉卿去等她呢?

    在學校的小食部,雅儀和仲藍坐在一旁,雅儀:【今天這一餐就是報答那天救命之恩。】
    仲藍:【雅儀言重啦!我們是同學,是好應互相幫助的嘛!】
    雅儀鼓起勇氣說:【仲藍,除了同學之外,我們還可以做朋友嗎?】
    仲藍:【當然可以啦!】
    雅儀面紅紅說:【真的!】
    仲藍:【當然可以,同學、朋友都可以。】
    雅儀開心地笑著,想這一次意外是不是一個好的開始。
    仲藍看著雅儀在想事情,就問道:【雅儀,你在想甚麼?】
    雅儀回應道:【沒甚麼,只是覺得今天很幸福。】
    仲藍百思不得其解。

    在駐校社工的辦公室,一個電話響起,靜文:【喂!我是靜文,請問有甚麼可以幫到你。】
    家俊:【喂!靜文,是我呀!】
    靜文:【我知你是誰,家俊嘛!找我有事嗎?】
    家俊:【哦,下個月第二個星期六有時間嗎?】
    靜文:【有的,有甚麼事嗎?】
    家俊:【社區中心要搞一個生活體驗探討的宿營活動,不知道你有興趣嗎?】
    靜文:【哦!這個不錯的提意!】
    家俊:【如果沒問題,我就安排一下活動事誼。】
    靜文:【有多小名額呢?】
    家俊:【都有十多個名額的,怎樣,想請自己的學生參加?】
    靜文:【是的,曾機去了解他們日常的生活,從而可以了解一下他們的生活圈子。】
    家俊:【那麼下星期最遲要交人名給我。】
    靜文:【好的,無問題!】

    在學校的壁報版刊登了一個生活體驗的宿營活動;但不知道是否功課繁忙的關係,竟沒有人參與。
    靜文正想打電話告訴家俊取消這個活動;這時候卻有兩個學生走來。

    雅儀:【靜文姐姐,是不是有一個生活體驗的宿營活動,我們想報名參加。】
    靜文:【是的,剛想推卻取消,幸好你們早到一步。】
    婉卿:【近來學校功課忙了些,所以就來遲了報名,現在沒問題吧!】
    靜文:【無,現在來登記資料先吧!就只得你們兩個。】
    婉卿:【還有幾位同學,不過我們先到來看看章程。】
    靜文:【哦!那麼你們將這些報名表給她們填好,一次交給我吧!因為時間都幾迫切的。】
    雅儀:【好的!】

    在課室的一角,仲藍他們正討論是否還繼續參加這個宿營活動。
    雅儀:【各位怎樣,如果無問題就填好報名表。】
    仲藍:【我就無問題,間中都要讓自己的大腦休息一下,所謂讀書時讀書,遊戲時遊戲。】
    佩文:【有得玩的話,總要預我。】
    文韋:【也好,這一段日子,功課都很繁忙,曾機休息休息。】
    仲藍:【婉卿有興趣嗎?】
    婉卿:【我想我未必可行。】
    雅儀:【你不去嗎?】
    婉卿:【那天我有一些私事要辦。】
    文韋:【那就可惜了。】
    婉卿:【大家不要這樣嘛!下一次有機會也可以的。】

    在校內圖書館,婉卿獨個兒坐著溫習,但她滿腦子在想事情,根本就無法聚精會神,
    連仲藍走到近前輕叫了幾聲,她都不知道。
    最後,仲藍還是輕拍她一下,婉卿才回過神來:【啊!你怎麼來了,也不出一聲?】
    仲藍:【我有向你打招呼,只是你在想事情,才不覺我來了。】
    婉卿:【是嗎?】
    仲藍:【婉卿,你怎麼這幾天都心事重重的,有甚麼事令你如此擔憂?】
    婉卿:【這只是自己的家事,沒需要別人擔心,對你的好意,婉卿深表多謝!】
    仲藍:【哦!一場同學,不要這麼計較,記得我初到貴境,人生路不熟,幸得你們沒有厭惡我這個新移民,
    還讓我溶入你們的生活圈子中,在這麼多的同類人中,我算是幸運地遇上你們。】
    婉卿:【其實大家都是同一天空下,就無需分區於那一個地方,國內和香港本就是同一家,
    只是有些人自抬身價罷了,也不見得那些自以為是的人,好得那裡去。】
    仲藍:【既然這樣,婉卿何不將心事說出,或者我們大家都有法子解決。】
    婉卿略想了一回:【其實事情是這樣的,最近我媽媽的身體日差,於是去看醫生,醫生說媽媽因為工作過勞,
    所以身子越來越差,加上沒有適當休息,就生出病來,所以就近日擔心媽媽的健康。】
    仲藍:【原來如此。或者這樣吧,我爸爸雖不是認可的西醫,但是早年在國內是一級的中醫師,
    不如讓他看看你媽媽的情況好嗎。】
    婉卿:【你爸爸是中醫師,怪不得那天雅儀被蛇咬,你會知道怎樣做。】
    仲藍:【婉卿你誤會了,那天的是急救常識,和中醫無關的。】
    婉卿:【是嗎?這個就不知道。】
    仲藍:【明天,你同你媽媽一同到我爸爸的醫館去看看。】
    婉卿:【多謝你!】
    而倆人就開始溫習起來,但卻沒發現在後方另一桌子的雅儀。

  • aiselo 2020-9-13 09:23:04
    13#

    生命是從無到有開始,也由有到無結束,我們生活在其中,所知的,所識的,只是生命裡的一小部份插曲。

    雖然人生是這麼的一小段,但能譜出光輝的一頁,才是令短暫的人生不會荒廢掉。

    每個人的生命價值觀都不會相同,但如何活得有意義,就是每個人心目中的理想目標。

    錯拆是人生中的一些小陷阱,它會令到美麗人生的你,因它而有所改變,
    而決擇的影響不單止是自己一個人,或會也是其他人的路向。

    在巴士站旁,靜文正等著同學的到來,這時候一個身影從靜文的身旁出現。
    靜文:【嘩!怎麼無聲無色的出現在人家身前。】
    家俊:【哈!哈!看你等得這麼無聊,就來過玩笑一下。怎麼,學生還沒到嗎?】
    靜文:【正是,與預定時間已差不多半個鐘!】
    家俊:【但你知不知道地鐵故障,要遲一些時間,他們才可以到達!】
    靜文:【哦!你怎麼知道他們會遲到的?】
    家俊:【哈!他們到了,問問他們吧!】遠處一班年青人正半走半跑的走來。
    仲藍:【靜文姐姐,不好意思,地鐵事故,所以遲了到來。】
    靜文望著家俊,為何他會知道他們因事遲到,這時佩如說:【哥,你沒有告知靜文姐姐,我們要遲一些到來嗎?】
    家俊:【有說的,不過你們的社工小姐不相信!】
    靜文:【哦!你是佩如哥哥,怎麼不說給我聽!】
    家俊:【呀!你都沒有問我,我為何要告訴你。】
    靜文:【你,你。】
    家俊:【時間差不多了,起行吧!】
    今次的宿營的地點,是在郊野公園一旁新起的營房。
    在一座三層高的平房裡,各人安放好行李後就準備今晚的燒烤食物,家俊,仲藍和文韋就忙於整理爐具。
    靜文,佩文,雅儀和婉卿就準備食物和今晚集會的事誼。是的,這一次慧斯沒有到來,因為慧斯臨時有急事,
    所以沒法來,而其位置就由婉卿補上。自從仲藍父親幫婉卿媽媽看病後,婉卿媽媽身體也日漸回復過來,
    而婉卿心中的鬱結也漸解開,人也開心了。
    眾人在天台上燒烤,有說有笑,也說了一些將來的理想等等。

    這一夜,月色明亮。在天台的一角,佩文靜靜地喝著東西,
    文韋從旁走過說:【佩文,怎麼一個人靜靜的站在這裡?】
    佩文:【剛才聽到大家的將來理想,總覺自己現在是一事無成,與各人的理想差很遠!】
    文韋:【其實每個人心目中都有自己想會做的事,只是有時候並未即時想到,或者當某日靜下來的時候,
    就會發覺自己的人生目標。】
    佩文:【哈!總不明白文韋時常都很開心的樣子,你每天都很快樂的吧!】
    文韋:【所有事情能看開一點的話,人就自然開心一些,記著人生充滿希望,明天會更好!】
    佩文:【能認識到你這個樂天知命的朋友是我一生中的幸福。】

    另一邊,婉卿正和仲藍談著家裡的事,婉卿:【仲藍,多謝你爸爸的看顧,媽媽的身體好了很多。】
    仲藍:【那就好了,你可以繼續專心讀書啦!】
    婉卿:【是的!】這時候,雅儀正從另一處走來,婉卿為免雅儀誤會,欲離開一旁。
    雅儀卻一手拖著婉卿的手說:【婉卿,請你跟我來,我看有些事我們要說明一下。】婉卿不知如何說起,
    只有跟著雅儀走到仲藍處。
    雅儀:【我想我應該說明一下,我想仲藍和婉卿知道,雅儀不想失去兩個朋友,現在我們都是求學時期,
    我不想我們的朋友關係因為愛情這個字而令到我們失去友情。】
    雅儀續說:【待我們畢業後,才想這個問題都不遲;現在我們都應該以學業為重,其他的事就由時間去証明一切吧!】
    雅儀伸出左手說:【來吧!我們都是好朋友對嗎?為我們將來努力.....】
    仲藍伸出另一隻手踏上,最後婉卿也伸出左手,雅儀、仲藍、婉卿說:【一起努力!】

  • aiselo 2020-9-15 10:14:40
    14#

    嗚、嗚、嗚、警車聲響切整個黑漆漆旳街道,令到這個聖誕的平安夜顯得並不平安,一輛救護車飛也似的正向醫院趕去。
    車上的正是受了重傷的仲藍和陪伴在則的婉卿,究竟是發生了何事?為何在這個平安夜,兩人會坐著救護車呢?

    事情的始末是發生在早一星期前的某一天,在學校的社工辦公室,靜文正接見雅儀。
    靜文:【雅儀,有甚麼可以幫到你呢?】
    雅儀:【我想問一問,是不是有社區中心是保護婦女和安排收容她們的地方?】
    靜文:【是的,在社區中心是有一些保護兒童婦女組織,去幫助一些家庭解決家庭暴力問題,或提供一些地方,
    暫時讓其家庭成員暫避一下。】
    雅儀思索著,靜文:【雅儀,你是否家裡有些困難問題?】
    雅儀終於開口說:【是的,我家的爸爸自去年失業後就沒有再找到工作,而媽媽就走去做一些臨時散工幫補家計;
    而後來爸爸因為愛面子的關係,就時常抱怨社會不公,而漸漸地就將不滿發洩在我和媽媽身上;
    所以我就想請教靜文姐姐關於這些組織的資料。】
    靜文:【好的,我給你一些資料讓你和媽媽參考一下,同時我想約見你父親,看看可否解決到你們的難題。】
    雅儀:【靜文姐姐,我看你還是給我資料就得的了,爸爸很固執的,也並不了解我們的境況。】
    當雅儀走後,靜文卻打電話給雅儀的父親,說要去做家訪。

    而在社工辦公室外,雅儀碰到佩如和慧斯。
    佩如:【咦!雅儀,你找社工傾心事?】
    雅儀並不想別人知她太多的事,就假借一個藉口;【哦!不是。只是想找一些今年聖誕節,
    社區會堂有些甚麼節目去參加!】
    慧斯:【呀!今年班會會搞一個聖誕舞會,不如就參加那個啦!】
    雅儀:【是嗎?那麼就預我一份啦!啊,時間都不早,今天要早些回家幫媽媽手,不說了,拜拜!】
    雅儀走後,
    佩如問道:【是嗎?今年班會有搞甚麼聖誕舞會,怎麼我不知道?】
    慧斯:【壁報版有貼消息的啊!都說你不要整日和文韋一起,讓他的怪病傳染你。】
    佩如邪笑著:【不要說我,不知誰人時常要到人家的屋裡溫習。】慧斯笑笑口,就用粉拳往佩如身上打,
    佩如一見就順勢的避開,而慧斯卻因失去重心,拳頭正打落在正在前面出現的人面上,這人是仲藍。
    慧斯不好意思說:【仲藍,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這。】
    仲藍:【沒事的,你又不是故意這樣!】
    佩如笑笑口說:【慧斯,你們慢慢傾,佩如走先啦!】
    慧斯:【你.....】
    佩如回轉頭還特意做了一個鬼面,而仲藍和慧斯就談著聖誕舞會的事。
    仲藍:【好的就預我一份啦!】
    慧斯:【無問題?】
    仲藍:【想問一下,就只得我們班搞的嗎?】
    慧斯:【當然不單止我們,還有其他班級。】
    慧斯續說:【你還沒有約她嗎?】
    仲藍:【誰?】
    慧斯:【當然是指你旁邊的她。】
    仲藍:【不要誤會,我們只是普通朋友來,還沒去到那個關係。】
    慧斯:【是嗎?那你可要多多努力啊!聖誕舞會見!】
    仲藍:【再見!】仲藍想著聖誕舞會那天如何和她一起!正想得出神,背後就出現了一個人,是她,婉卿。
    婉卿:【你站著這裡傻笑著甚麼?】
    仲藍:【沒有,沒有。】
    婉卿正要走,仲藍不知那來的勇氣說:【婉卿,你下星期有時間參加聖誕舞會嗎?】
    婉卿聽了回過頭來,走到仲藍面前,仲藍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在這個不適當的時候;但婉卿給仲藍竟是另一個答案!
    婉卿:【聖誕舞會,甚麼來的,好呀!我也就參加,看看怎麼樣!】

  • aiselo 2020-9-20 21:05:24
    15#

    在雅儀的家中,今天來了一個客人,她是靜文。
    雅儀爸爸:【社工小姐,不知道我家的雅儀在學校裡發生甚麼事呢?】
    靜文:【今天來只是做一個家訪,並不是有些甚麼特別事情。】
    雅儀爸爸:【這個我都知道,雅儀這個乖女孩,非常顧家的,又孝順父母,作為爸爸的都以她為榮。】
    靜文:【雅儀媽媽呢?】
    雅儀爸爸:【哦,她去上班了。都是自己不好,早一陣子,因工作弄傷了腰背,而要休息下來,
    所以就要雅儀媽媽去做工,幫補家計。預計這星期身體較好轉,就會回復工作的了。】
    靜文覺得好奇怪,為何雅儀所說的和她爸爸所說的有所出入;其次更令靜文懷疑的是,從她爸爸口中說到,
    他們不像是有問題的家庭。
    雅儀爸爸看到靜文像是有些問題,問道:【社工小姐,請恕我唐突,
    今次家訪的原因是不是我女兒雅儀說了一些似是非的家庭問題情況,而令你到來視察一下呢?】
    靜文驚訝雅儀父親料事如神說:【是的,實不相瞞,早前雅儀和我說了一些她家裡的情況和收集了一些資料;
    但今天到來傾談卻發覺事實和雅儀所說的有所不同。】
    雅儀爸爸嘆氣說:【其實這一件事並不是第一次發生,在這半年來,雅儀時常幻想家裡出了問題,
    經常走到警局去投訴,害得警察上門查究。

    而雅儀也時常亂發脾氣,害得她媽媽憂心不以,或者是雅儀的功課壓力太大,而令到她生了如此的一個怪病。】
    靜文安慰雅儀爸爸說:【雅儀爸爸,這又不用擔心,情緒病是有得醫治的。今天多謝你的意見,
    靜文回到學校會再約見雅儀,看看怎樣才可以幫到她。】
    雅儀爸爸:【謝謝!這就要勞煩社工小姐啦!】
    靜文:【這又不用客氣,幫助學生解決他們困難是我們社工的工作,我會跟進雅儀的這個個案,
    也多謝你提供的資料。】
    雅儀爸爸;【那就請社工小姐幫助一下雅儀。】
    靜文:【時候都不早,靜文都要早些回去,今天多謝你的接見,關於雅儀的事,我會跟進,
    也請你繼續留意雅儀的情況。】
    雅儀爸爸;【我送你出門口。】
    靜文:【不用啦,謝謝!】
    當靜文走了之後,雅儀爸爸卻突然自言自語說:【雅儀這個孩子,怎麼向學校投訴,爸爸那裡做錯?】說時目露凶光,
    更走到廚房裡去找些甚麼。

    很快的聖誕節來臨,同學們都為這日舞會而籌備一切。仲藍只見婉卿坐在位子內發呆說:【婉卿,你在想甚麼呀!】
    婉卿像是聽不到,於是仲藍就輕拍她肩膀說:【婉卿......】
    婉卿略有反應:【甚麼事?】
    仲藍:【沒甚麼,我看你像是想著些甚麼,所以看看有甚麼可以幫手。】
    婉卿:【哦!我想為何這兩、三天都不見雅儀上學?不知道她家裡可有事發生。】
    仲藍:【那麼你沒有打電話給她嗎?】
    婉卿:【有的,但她爸爸卻一時說她不在家,一時又說她不舒服,總之是無法和她聯絡上。】
    仲藍:【那她的媽媽呢?】
    婉卿:【早一陣子,雅儀幫她媽媽搬進了某婦女組識的臨時居所,所以無法找到她。】
    這時候,慧斯和佩如經過,她們就問問仲藍發生了甚麼事。
    佩如:【怪不得,上次在社工那裡看到雅儀出現,原來是這樣。】
    慧斯:【不如我們去問問社工,怎麼樣。】
    婉卿:【但是不知道社工會不會解答我們的問題?】
    慧斯:【我們的駐校社工是我表姊來,相信她一定會幫到我們。】
    於是一行人就走到社工那裡問情況。

    社工辦公室內,
    靜文:【哦!關於雅儀的事件,我已經跟進,雅儀家裡並沒有發生甚麼家庭問題,只是雅儀功課壓力大,
    患了妄想症。】
    婉卿:【不可能,我最了解雅儀,她沒有甚麼妄想症。而事實上她家的爸爸是有些問題,那裡的街坊都知道,
    她爸爸因為過於生活壓力太大,而偶有些小失常行為,每每借故將她們母女二人打鬧。
    而最近她媽媽已申請入住臨時之家。】
    靜文:【這個沒可能,我最近期都和她爸爸做過家訪,並不看出有何異動。你們還是過於擔心吧!】
    慧斯:【表姊,照婉卿所說未必沒可能,有些人平日是沒有任何行為失常的動作;但當某些關鍵性的點子出現,
    就會行為出軌,做出一些無法理解的事情。】
    靜文:【但也不需要太擔心,我會再約雅儀父親,看看她的情況。好了,你們還是回到課堂去上課吧!】
    眾人無可奈何的回到班房。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重要聲明:本網站討論區內容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澳門流動社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澳門流動社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並遵守特區政府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所公佈的「在互聯網上發佈個人資料的注意事項」.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內容,敬請自律。

小黑屋| Archiver| 澳門流動社區 CyberCTM.com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